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31

好久不见撩!之前想的大纲都忘了,想到哪写到哪吧QWQ


大嘎都爬哪个墙头去了?回来产产粮啊?求求~








31


 


 


 


“什么!”方士谦把口里的茶全数喷了出去,呛得大咳。林杰也是目瞪口呆,梗了半晌才想起来给方士谦捶了锤背。


 


乔一帆有点没料到这两位是这个反应,一宿没睡打的腹稿全数作废,尴尬以外又多了几分迷惑和紧张。他不自在地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王杰希。


 


王杰希只是淡淡望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眼神。但只那一眼,乔一帆便像吃了颗定心丸,想起昨夜甜蜜,心头一股甜味涌向全身。他忍不住地勾起嘴角,笑意藏都藏不住。他又不能看王杰希,便回头看了看柳如非,就如王杰希之前嘱咐过他的那般,眼神要充满喜悦,要怜爱。


 


柳如非低着头躲避着乔一帆的目光,但看在别人眼里却是姑娘家第一次有了身子的彷徨和羞涩。


 


“乔一帆你行啊你,你行,”方士谦终于缓过了气儿,指着乔一帆使劲甩了甩手指,“没看出来啊,是你的吗?”


 


“咳咳!”这下换林杰咳了。


 


方士谦自知失言,立刻改口,“咳,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少奶奶你别多想,我就是,我的意思是……”


 


林杰看不下去了,唯恐方士谦越解释越荒唐,立刻出来打圆场道:“小少奶奶有喜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乔家有后了,老天有眼,真是老天有眼呐!余叔,立刻给小少奶奶房里多填两个丫头,给伺候好了,再去镇上请来最好的产婆,把该注意的都交待清楚。家里女眷少,我们几个糙汉子恐是照顾不周,小少奶奶您多包涵……”


 


乔一帆本想劝林杰不必如此兴师动众,毕竟柳如非家里早有安排,大概要不了几日柳如非一旦显怀便会接回家待产,但想到还在演戏,不能露出破绽,便把阻拦的话咽了下去,冲林杰感恩地点点头,又冲柳如非挤出个笑来。


 


有林杰在,方士谦生生憋了一肚子话,脸色不大好看。按说乔家有后他应该是最高兴的,他们这根主脉在,乔老二乔老三家的几个崽子再折腾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可他看着乔一帆握着柳如非的手小心翼翼含情脉脉的样子,心里莫名的发堵。再看看王杰希一脸的风轻云淡,就更堵了。


 


可他又能说什么?质疑乔一帆不就是质疑人家女孩子的清白么,这事他干不出来。


 


柳如非熬得脸色煞白,坐了一会便说要回房歇息,乔一帆借机


扶着她一起走了。


 


王杰希跟着余叔的车去了镇上,林杰跟方士谦也该去酒窖巡视了。


 


各怀心事的几人终是散了。


 


“这小兔崽子,”方士谦皱着眉头,口中念个不停,“还绝食抗婚,这才俩月,有没有俩月?!啊?!孩子都搞出来了!像什么样子!”


 


林杰揽了揽他的肩,“孩子大了,有主意,你管也管不住。何况这是好事啊,我一开始还担心小少奶奶看不上咱们家少爷,心里总是不踏实,现在有了孩子,两人的心也该稳下来了。”


 


“我就觉得这事不对劲,怎么想都想不通……”


 


“人家孩子都搞出来了,你想不通也得通。”


 


“不是,你不懂,唉,”方士谦拨开林杰的胳膊,烦躁地道,“我看他腻歪的样子就心烦,王杰希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对劲,不对劲……”


 


“又干王杰希什么事了?”


 


“……我就觉得他俩有事儿!之前他俩就眉来眼去的,王杰希为了乔一帆顶罪差点丢了命,乔一帆为了救他签了婚约!婚都结了,按说也该了断了,人王杰希又冒着枪林弹雨去死人堆里把乔一帆扒出来,你说他俩之间清清白白我方士谦的名字倒过来写!”


 


林杰瞠目结舌,“不,不可能吧……王杰希可是他小娘,他俩这不是……”林杰想说“扒灰”,可这是谁扒谁的灰呢?“我不信,我还是觉得他们只是投缘。再说了,小少爷这么倔,要是认准了王杰希,能搞出孩子来?我就纳闷了你这到底唱的哪出?小少爷当时不想娶亲,不是你逼他娶的?现在他都有孩子了,你又不高兴,你到底哪头的?”


 


“什么叫我逼他的?”方士谦额头气得冒烟,“是,我起初是看出他俩有点苗头,才想给乔一帆说亲,让他俩悬崖勒马。后来乔一帆又绝食又闹的,我就知道什么都晚了。但我也由着他们去了,乔家绝后就绝后好了,跟我有什么关系!谁想到王杰希出了事,乔一帆还是签了婚约,我那时是拦着他的!你以为我想看到他娶了自己不想娶的人过一辈子?”


 


林杰重重叹了口气,“可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了,也许人小少爷就是认命了呢?我看她跟小少奶奶相处得还挺融洽,王杰希也看着挺平静的,你就别替人操心了,你再怎么看不过去,日子还得他们自己过。”


 


方士谦终是冷静了点,眉头仍然紧锁。


 


林杰揉了揉他的眉心,安抚道:“好了,就算他们两个真的有什么,王杰希不是要走了么。他说只去两年,可两年啊,谁能保证一成不变呢。就算王杰希还愿意回乔家,可如今兵荒马乱的,两年后谁知道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呢。”


 


“说的什么混账话!”方士谦一巴掌拍掉了林杰的手,紧紧抱住他。


 


生于乱世,每个人都如浮萍一般,命不由己。若能寻得知心人相依相守,已是幸事。


 


 


 


乔一帆摸黑溜进了老宅,轻手轻脚地推开王杰希的卧房门。门“吱扭”一声,吓得他屏住呼吸,望向外屋睡着的高英杰。高英杰翻了个身,咂咂嘴,并没有起身的迹象。


 


乔一帆这才放心地走进卧房,轻轻带上门。三步两步走到王杰希床边,掀开被子爬上床。


 


早春四月夜里寒气依然很重,王杰希虽然醒着,却仍然被冲进被窝的寒气激得皱眉。还不等开口埋怨,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乔一帆浑身冰冰凉凉的,气息未定,一想便是从主宅一路小跑过来的。王杰希本想推开他的双手绕到了背后,抚摸着,暖和着他。


 


“好想你啊……”乔一帆嘘着声道,声音里带着激动的抖动和喜悦。


 


“早上不是才见过?”


 


“你早上只瞧了我一眼。”乔一帆嘟着嘴翻旧账。


 


多看你一眼恐怕都会露馅。王杰希想着,笑道,“你表现不错,应该是瞒过去了。”


 


“那我要奖励。”乔一帆扭了扭身子。


 


王杰希低下头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乔一帆一边嚷嚷着不够不够一边扑上去就亲,被王杰希拎着领子扒拉下来。


 


“英杰在呢,你收敛一点。”


 


乔一帆瞪着水汪汪的眼睛委屈地看着他。


 


王杰希认命地叹口气,“想亲就亲吧,别太过火。”


 


“好嘞!”乔一帆领命,兴高采烈地扑了上去,这一亲可是亲得够本,亲到俩人嘴唇都麻了。


 


乔一帆亲完嘴便得寸进尺向下摸索,王杰希阻拦也没用,是他说的想亲就亲,又没规定亲哪里。


 


燥热的呼吸把空气都染得暧M E I,不过火是不太可能的。


 


最终两人还是CHI L U O着上身,互相帮对方释F A N G了一把。


 


乔一帆像只靥足的猫,细长的胳膊搭在王杰希肩上,一下一下地抚摸他的背脊。


 


“等天儿暖了,我带你去高粱田里看星星,可好看了!”


 


“嗯。”


 


“又舒服,又安静,还没人打扰……”


 


王杰希斜了他一眼,原来这才是重点。


 


“可是……等不到天暖,你就要走了……”乔一帆鼻头发酸,抱住王杰希,呼吸里带着微微的哽咽。“现在我们隔着片高粱地,我还能跑过来见你,可以后隔了片海洋,我插了翅膀也飞不过去啊……”


 


王杰希撩起乔一帆略长的额发,亲了亲他的脑门儿。“也许要不上两年,”他说,“我争取一年完成学业,不会让你等太久。”


 


乔一帆摇摇头,毛绒绒的脑袋扫过王杰希的下巴,一阵发痒。“我舍不得你累,”乔一帆说着,抬头浅吻王杰希的嘴唇,“我会想你,肯定特别想你……但以前我连想你的资格都没,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想着你了,我已经很知足了。你只管照顾好自己,乔家的事我能处理好。”


 


王杰希心中一阵悸动,这孩子总是让他觉得豁出一切也是值得的。他凑近吻住了乔一帆的唇,乔一帆的嘴唇不厚却肉嘟嘟的,说话时无意识地嘟起,总是让人心软得一塌糊涂,王杰希忍不住轻咬了一圈。


 


换来的是更激烈的噬吻。


 


两人相拥亲吻着,难解难分。吻到面色潮红,不可收拾之前,王杰希才气喘吁吁地把他推开。


 


“我也……会想你。”王杰希哑着嗓子道,“我们可以通信。你给我讲讲乔家的近况,我给你讲讲那边的风土人情。当然,你的学业也不能松懈,我回来要验收的,知道么?”


 


乔一帆点点头,将王杰希抱得更紧,勒得两人都有点喘不过气。


 


“杰希哥,我想就这样抱着你,看你睡着……行吗?”


 


“……别闹。”


 


“我保证你睡着了我就走,不会被人发现的。”乔一帆委屈,近乎哀求。


 


夜里凉风刺骨,面对着如此小心翼翼地恳求着的乔一帆,王杰希如何忍心让他再跑回去,何况,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每分每秒他都想珍惜,与心爱之人相拥入眠的美妙可以让他忘却所有世俗的束缚与纷扰。


 


“你抱得这么紧,我怎么睡得着。”


 


乔一帆吐着舌头松了松劲,王杰希这才抽出了胳膊,揉了揉乔一帆的头发。


 


“别走了,就在这睡吧。若被人撞见了我来解释。”


 


乔一帆喜出望外,再三保证一定不会睡过头,便像八爪鱼似的手脚并用缠在王杰希身上,满脸幸福地眯上了眼。刚刚偷Q I N G的紧张劲儿一过,困意便涌了上来,没一会就打起了盹来。


 


王杰希趁机把他的胳膊腿扯下,他又警觉地醒过来,牢牢缠住。嘴里还嘟嘟哝哝的,像梦呓一般,“杰希哥,我觉得我好贪心呀……”


 


“嗯?”


 


“我原以为,你能喜欢我,我这辈子都值了……可我还是不甘心,不满足……我想每时每刻都跟你在一起,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跟你才是一对……尤其是英杰!他总让我喊他舅舅,谁要喊他舅舅……”


 


王杰希忍俊不禁,“说什么胡话呢你?”


 


乔一帆撅起嘴,虽然闭着眼睛,表情却很严肃,“我没有说胡话。杰希哥,你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们不用避着任何人,我要光明正大地跟你成亲。若世道不容,我就亲自创造一个新的世道。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站在太阳底下了。”


 


王杰希听着乔一帆稀里糊涂地说出这等豪言壮语,心中震颤,但他对于乔一帆的心性始终心里有数,哪怕再惊世骇俗的事,只要他认定了就谁都拦不住。王杰希目光温柔地望着他,点了点头,“好,我陪你一起。”






TBC 


评论(1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