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16-18)

  • 出差刚回来,更得太慢对不起_(:з」∠)_

  • 有私设,例行OOC预警

  • 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渣,感谢大家能够忍受!

  • 感谢白镜替我捉虫~本章还引用了几句 Nalni 姑娘的名言~

  • 13-15 10-12 7-9 4-6 1-3

  • 乔王小火堆:305228787

  • 点赞和推荐是更文的动力!也欢迎留言讨论!【酷爱来跟我说说话吧我简直跟大眼一样孤独了呜嘤嘤



(十六)

 

兴欣一行人抵达微草的场馆时,发现门口增加了不少警卫,废了好一会功夫才一一验证身份,把他们放了进去。


“嚯,这架势,用得着吗。”方锐不耐烦道,“怎么说也是微草主场,该加强防范的是我们才对。”

 

乔一帆暗暗心惊,他只知道网络上腥风血雨,现实中居然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了吗?他早就听说荣耀已经成为虚拟的产业,除了玩家们正规的游戏内部交易,还有很大一部分见不得光的行为。比如一些私人网站的赌博活动猖獗,背后有大人物支持,联盟想管也管不了。


微草次次爆冷,对于早早把赌注压在微草身上的玩家们是个不小的打击,有些人已经做出了过激的举动,只是影响不大,被俱乐部压下了而已。若是今晚微草再输给兴欣,情况会恶化成什么样?


乔一帆不敢再想下去。

 

虽说王杰希早晚都要做到这一步,但要说没有他乔一帆的怂恿,绝不会这么雷厉风行说做就做。所以不管微草最终的结局是好是坏,乔一帆都有难以推卸的责任。


他不想趁人之危,但也绝不会放水。做为兴欣的队长,只要自己的战队能一直保持着进步速度,就算不辜负了队长的责任。别家战队的兴衰荣辱他并不在意,之所以关心微草是因为这是他在乎的人和他的好友的战队——他只是希望王杰希和高英杰能好好的,开心地向前飞。

 

现在的微草俱乐部气氛凝重,偌大的大厅静悄悄的,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匆匆穿过,走起路来都轻手轻脚的,尽量少发出声音。

 

兴欣的队员们被带领到一间宽敞的训练室,一路一名微草队员都没碰到,想必是正在紧张的训练中。大家仿佛被严肃的气氛感染到,连包子说话的时候都刻意地压低声音。

 

队员们如此严阵以待,倒是让乔一帆轻松许多,起码不用特意在赛前鼓舞士气了。

 

 

 

一切都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比赛依旧激烈,观众依旧热情。

 

直到比赛结束,两队队员上台互相握手致意时,乔一帆才见到王杰希。

 

看着那个被探照灯映得金灿灿的身影朝自己走来,乔一帆忘记了比赛的疲惫,眉目舒展,淡淡的笑意布满脸颊。

 

“恭喜。”王杰希伸出手,“打得很棒。”

 

虽然这句话乔一帆已经听过无数次,但他仍然贪恋,每每听到,心里就好比通过努力表现得到了最喜欢的老师至高无上的褒奖的幼稚园小朋友一般甜蜜。


没救了。他自暴自弃地想。

 

“前辈辛苦了。”一句话包含了千言万语,送给虽未出战团队赛却是整场最辛苦的人最合适不过。

 

“为什么不出擂台赛?”手放开的那一瞬,王杰希问道,语气茫然又无奈。

 

乔一帆一愣神的功夫,两个人便被等着握手的自家队员挤开而错过。

 

乔一帆没有回答,王杰希也从容地跟下一个人握手,似乎并没有纠结于答案。

 

在外界看来,只要有王杰希坐镇,擂台赛几乎是微草的天下。但乔一帆同样也是公认的守擂之神,这一场却选择了出战个人赛,几乎等同于把擂台赛的二分拱手相让。

 

为什么不出擂台赛?乔一帆想,还用问,当然是为了赢。

 

王杰希算盘打得好,他知道乔一帆跟他一样,几乎每场都做为最后的守擂大将出战,他便在这里等着他。乔一帆这种坚持原则的人,虽然生活上对他关怀备至,但在赛场上绝不会对他手软,若他拼出十二分的力,乔一帆就会使出二十分的劲来对付他,不管最后谁输谁赢,总归会是一场恶战。那么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没错,耗干乔一帆的精力,为接下来的团队赛扫除障碍。

 

可偏偏乔一帆没有出场,先让微草顺利拿下二分,团队赛时乔一帆当仁不让,逐个击破微草新建立起来的配合,终于胜出。说白了,这只是乔一帆玩的小小的一个战术,但王杰希没有设防。他忽略了乔一帆是成长起来的新秀中最懂战术的一位,或者说他没想到乔一帆会摆他一道。

 

但为什么不呢?如果乔一帆如他所愿出场,那才是真的放水。乔一帆既然那么了解他,当然不会这么做。

 

温柔的人最容易让人大意。王杰希无奈地总结道,他心中的乔一帆的轮廓就这样在这次挫败中又清晰了一分。


想要了解一个人,是不是都需要付出些代价呢。王杰希想,不知当初的乔一帆吃了多少苦头才能把他了解得这么透彻。


 



比完赛,王杰希便下了逐客令,两家战队各回各家。

 

“说好的烤鸭呢?!”包子十分纠结,不情不愿地被罗辑拖着走出通道。“微草的耍赖!”

 

乔一帆哭笑不得地安抚道:“今天太晚了,你吃一肚子油腻不会睡不着觉吗?前辈说了,明天有一整天的时间,会带我们玩尽兴的。”

 

“也是啊,微草输了比赛还让人家请客,有点不人道。”方锐接道,“总得需要点时间疗疗伤什么的。”

 

“我倒是觉得他们完全可以庆功。”安文逸说,“没有王杰希在还打成这个样子,进步快得简直恐怖。”

 

乔一帆点点头表示同意。现在的微草再加上王杰希,如果在季后赛相遇,恐怕会成为所有战队的噩梦。

 

“一帆!等等!”

 

正走向出口的兴欣一行人停住了脚步。

 

只见王杰希带着几个保安快步走来。

 

“请务必互送他们上大巴,辛苦了。”王杰希跟打头的保安交待道。

 

乔一帆神色紧张,“前辈,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事,只是想确保你们安全。最近敏感时期,微草招待不周还请见谅。大家今晚尽量不要出门了,明天我一定会好好补偿。”王杰希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语气礼貌坦荡波澜不惊,却还是被乔一帆发现了在眉心处深深的一道印。看得出来最近他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强颜欢笑也难掩倦容。

 

本来自家战队已经麻烦重重,却还顾虑着他们的周全。乔一帆一时有些哽住,刚要开口便像牵扯到了心,一抽一抽的疼。倒是方锐抢上一句,“辛苦王队了,放心吧。”

 

王杰希点点头,把乔一帆拉到一边,低声道,“你们先回酒店,我这边安顿好就来找你。”

 

乔一帆深吸了一口气,快速地说了声“你自己也要小心。”便转过头,不让他看见自己隐隐发红的眼圈。

 

“明天八点,我准时来接大家。”王杰希交待完,便匆匆地转身离开,消失在通道的尽头。

 

乔一帆直直地凝视着那个熟悉的背影。虽然瘦削,却依然那样坚强可靠。

 

乔一帆做为微草队员的时候,每每站在他身后,都会感到无比的安全和踏实。想必其他的微草队员也是一样,充满信赖地倚靠在那个并不是很结实的肩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他的羽翼保护下一次又一次地冲向冠军的宝座。

 

可现在,乔一帆只想冲过去,给他一个拥抱。

 

他知道王杰希并不需要被保护,他只想在王杰希飞得累了的时候,给他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十七)

 

许久未露面的叶修好不容易突破了记者的重重包围,来到兴欣下榻的酒店,已经十一点了。

 

刚想打电话给乔一帆,叫他们下来一起出去吃宵夜庆功,便看见乔一帆匆匆忙忙地跑出酒店的大门。

 

“小乔!……”条件反射地喊出了声,转眼便看见等在酒店外面的车和车主,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

 

乔一帆上了王杰希的车。

 

早就发觉他俩眉来眼去暗中勾搭了,果然有奸情!叶修一边感叹自己的火眼金睛,一边迫不及待地想跟人分享。

 

兴欣队员的房间一片寂静,好像都早早就寝了。

 

这帮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了?叶修不信,随便找个房门踢了踢。

 

安文逸出来开的门。屋里一片漆黑。

 

“你们怎么跟老头子似的,开始养生了?”叶修大喇喇地走进去,“手痒了,陪哥来几局。”

 

“一帆刚刚来查过寝,其实都没睡呢,装装样子而已。”安文逸不慌不忙地开了灯,只见床上的方锐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忙着呢忙着呢,你别来捣乱!”方锐抱着笔记本电脑,躲出好远。“卧槽!据微草方面的可靠消息说,王杰希查完房,就开车出门了!方向不明!”

 

“啊,我刚才在楼下看到王大眼把小乔接走了。”叶修不紧不慢地说,“感情这俩队长查完房,自己倒是大半夜出去约会了啊,真是一点都不以身作则!我得跟他俩好好谈谈。”

 

“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方锐神情严肃,“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对鸳鸯。他俩见一面不容易,你忍心捣乱?再说了,咱们小乔牺牲色相打入敌人内部,带领着队伍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换了你你行吗?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啊!”

 

“你莫非是被黄少天上了身?”叶修捂住耳朵。“我就是想不通啊,小乔什么眼光,哥不比大眼帅多了。”

 

“得了吧你下限都掉裤腰带上了。”方锐毫不留情地吐槽,“王杰希那是一般人攻略得了的吗?大小眼一瞪,谁心里不哆嗦?咱小乔简直太给力了,进展神速啊!现在这不是要开房的节奏吗?”

 

安文逸哭笑不得,“话不能乱说,上次王杰希在一帆家留宿过一晚,这次王杰希邀请一帆去家里坐坐,也是礼尚往来。”

 

“大半夜的去家里坐坐?听起来好刺激哦!”方锐一脸坏笑。


“真是世风日下啊!有伤风化!”叶修痛心疾首。

 

“爆料爆料!最新爆料!”包子踹门进来,后面跟着满脸黑线的罗辑。“小月月刚才私我,说公会有人看见一寸灰和王不留行同时出现在竞技场!”

 

“……”

 

“……”

 

“……”

 

一屋子的人同时沉默了,就连包子都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要不要给小乔弄份恋爱攻略?”包子捅了捅罗辑,被狠狠白了一眼。

 

 


 

这边厢,两人一人抱一个笔记本,窝在被子里战得正酣。

 

“这里,一般魔道学者会放熔岩烧瓶,但我可能直接使出高速星弹,你放冰阵会有些来不及。”

 

“如果我前面已经叠了个灰阵呢?”

 

“……有效是有效的,但你已经用过相同的打法了,你觉得我会中计?”

 

“想对魔术师见招拆招是不可能的,我就只有不变应万变了。”

 

王杰希笑了笑,不置可否。

 

乔一帆在等一寸灰的尸体消失的间隙看了眼竞技场的观众席,“诶?我怎么好像看到包子了……等等!方锐前辈也来了?!”

 

“啧,微草的也组团来了。”王杰希皱了皱眉。居然都敢不用马甲……这群家伙皮痒了吧。

 

“应该设个密码的,太久没打竞技场居然忘了这码事。”乔一帆挠挠头,有点尴尬地看向王杰希。

 

只见王杰希神色淡定地给王不留行点了退出,也越过乔一帆的上身,按住他的鼠标,强行退出了一寸灰。“不早了,睡吧。明个还要早起。”

 

王杰希的头发轻轻擦过乔一帆的鼻子,刚洗完的头发柔软湿润,带着一股好闻的清香。


那是薰衣草的香味,本应该有镇定安神的作用,乔一帆却觉得在那一瞬间,全身的细胞都激动起来,兴奋感直达每一个神经末梢,在黑暗中躺下许久都无法平静。

 

王杰希就躺在他身边,呼吸均匀而平稳,带着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这让他如何平静得下来?!


相隔短短几个月,他便跟王杰希又睡在了一张床上,可心里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就在两人下线遁去后,竞技场的公告板却沸腾了起来:

 

“按头小分队在此!普利兹够昂!”


“我们只是来观摩学习的,可以不要理我们!队长你为什么要走!QAQ”

 

“还不是你们微草的错!大半夜不睡觉组团围观,等着你们队长明天削你们吧!”

 

“明明是你们兴欣怂恿的!你们给我等着,放学别走!”

 

……

 

 

(十八)

 

乔一帆迷迷糊糊地刚一睁开眼,便扭头看向身边。

 

人去床空。

 

此时就算香喷喷的煎蛋味也没能弥补乔一帆这一刻淡淡的失落。比起吃到王杰希的“爱心早餐”,他宁愿他多睡一会。

 

乔一帆一骨碌坐起来,笑眯眯地对着写字台上跟自己的一模一样的一寸灰和王不留行手办说了声“早上好”。

 

虽然王杰希昨晚若无其事地解释过,打样版是免费的,他就拿了两个。但一寸灰对微草队员可不是免费的,他还一下子买了两个,一个送给乔一帆一个自己留着。这其中暗含的信息量怎么能让乔一帆不多想。

 

不过真人就在身边,乔一帆哪有功夫仔细品味这个小假人儿,况且还要在八点之前赶到兴欣住的宾馆,便匆匆洗漱完毕来到厨房。

 

一抹淡绿映入眼帘。


乔一帆淡淡地笑了。到底是微草队长,连围裙都是薄荷绿色的。


高挑瘦削的背影被这抹绿色包裹,掩盖了几分严肃凌厉,倒多添了几分温柔和居家感。带子在腰窝处随意打了个结,使整个轮廓在那里凹陷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显得腰愈发纤瘦,仿佛一只胳膊便足以环抱。

 

此情此景再加上焦香的煎蛋味,乔一帆脑子里立刻冒出一个词:秀色可餐。


乔一帆头一次觉得,手机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好用了。


不声不响地记录下了这个瞬间,乔一帆走上前想近距离欣赏,却发现个破坏和谐的东西——一盘煎糊的煎蛋。

 

“不准笑。”

 

“……噗。”乔一帆发誓他真没打算笑的,但看到王杰希一脸认真却因为备受打击而无奈的表情时,才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咳咳!”乔一帆将功补过,伸手捏起一个煎蛋便往嘴里送。

 

“糊了,别吃。”王杰希阻拦,结果一抬手,锅里正在煎着的蛋流出了圆形的煎蛋模子。王杰希叹了口气,将它铲了出去。

 

乔一帆赶紧抢下来,“这个摊得多好,为什么要扔?”

 

“我买这个模子就是为了摊出绝对圆形的煎蛋,不然要它有什么用。”

 

“……”

 

“不要笑。我这种程度跟张新杰比还差得远。”王杰希又打了个蛋到模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糊底,我不记得我厨艺有这么差。”

 

“模子有点小,鸡蛋太厚了不容易熟,火候大了的话就会糊底。”乔一帆边说边接过平底锅,把火调小,“前辈的手艺很有名,我听英杰说过很多次了,前辈平时会做点心带给他们吃。他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他。”

 

王杰希在一边双手抱胸,勾了下嘴角,“现在我露了馅,你就不用再羡慕了。”

 

“现在该他羡慕我啦。”乔一帆心想,拍到了独家队长居家照,吃到了独一无二的队长爱心煎蛋,呃……虽然有点糊,味道还是很好的。况且,王杰希坚持用模子的那点固执,本想露一手结果失败的尴尬挫败,甚至还有点嘴硬……这么可爱的王杰希,还有谁见过?

 

乔一帆煎出来的蛋底部金黄酥脆,蛋黄里却留有溏心。王杰希不得不心服口服。


“你跟英杰差不多大,也是从小玩荣耀,什么时候练出这么好的手艺?”


“咳,前辈过奖。”乔一帆咽下王杰希煎的煎蛋,“我小时候爸妈忙着做生意,没人管我,我就自己学着做饭了。一开始只会煮面和速冻水饺,但你知道,人嘛,总是不满足。”


“原来你也是很小就独立了。”


“嗯,应该跟前辈的情况差不多。虽然没人照顾,但很多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比如玩荣耀。”


“怪不得,在训练营时从没见过你的父母来接送。”


“我爸妈其实是反对的,但他们可能是对我有些愧疚,也就由着我去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拿起牛奶杯跟乔一帆的碰了一下。俩人咕嘟咕嘟地把热牛奶一口干了。


相视一笑。


“你多在微博晒晒厨艺,你们兴欣明年的纳新广告费都可以省了。”

 

“听起来不错,前辈不考虑一下?”

 

“以后等有机会我做点心给你,就轮到我说这句话了。”

 

“好啊,借用李指导的名言就是:让我们拭目以待。”

 

 

 

两个人吃完早餐,七点刚过就出了门。

 

这个位处三环以内的小区,虽算不上豪宅,却有着闹市区罕见的宁静温馨。安静的小区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有种远离尘嚣的感觉。

 

王杰希的车子很符合他的个性,银灰色丰田卡罗拉——稳重大气实用。王杰希一直住在俱乐部宿舍,很少出门,车保养得十分好。

 

这么一辆崭新干净的轿车,车门的地方却有一处凹陷,和几道深深的划痕。

 

昨晚天太黑,乔一帆没有注意到。可一旦暴露在阳光下,就十分明显了。

 

“这是……”乔一帆担心地问,他从没听说王杰希开车遇到什么意外,而且这凹陷虽然深,面积却很小,不像是车祸造成的。

 

“上个礼拜输给蓝雨,粉丝有点激动。”王杰希神情自若地解释道。“停在车库还被砸,不知道他们怎么混进去的。”

 

“什么?!”乔一帆无比震惊。“居然有这种事!你没事吧?”

 

王杰希不以为然,“他们不敢对我怎样,只会拿我的车来泄愤罢了。但这种事有第一次就有下一次,所以我才让俱乐部加强警戒。我们的队员平时不出门倒是可以保证安全,但我可不希望来微草比赛的队伍有危险,我承担不起。”

 

王杰希说罢戴上了墨镜,乔一帆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似乎可以想象王杰希始终挺直的脊背扛起了多少重负和压力。

 

他扛着微草飞了整整十年。大好青春全献给了微草,现在似乎要把整个人奉献给微草。无论是登顶后保席的压力,还是低谷期的奋力挣扎,他都一个人扛过去了。留给荣耀的是他始终如一的沉稳和强大。


为什么让他一个人背负这一切?他牺牲的还不够多吗?


为什么没人看到他这个决定背后的隐忍和付出?

 

为什么他还要在本该功成名就的职业生涯末期承受这些乱七八糟的指责与迁怒?

 

乔一帆紧握的双拳有点发抖。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中会比当事人还要愤慨,但他清楚的是,现在的王杰希需要的并不是同情。



 

王杰希发动汽车的一刹那,感觉到一片温暖覆在了自己的手上。

 

温柔却坚定,不容挣脱。

 

王杰希并没有要挣脱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看向乔一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谢谢。”

 

 

 

TBC

 

 

 

 


评论(48)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