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10-12)

  • 将流水账进行到底!

  • 本章过渡章,有苏有OOC,也有那么点点伏笔

  • 慢慢来~急不得~

  • 7-9 4-6 1-3

  • 乔王小火堆:305228787


(十)

 

年后经历了跟霸图和蓝雨的两场恶战,兴欣有胜有负,排名暂列第四,与前三名的积分都咬得死紧。

 

队员们回到兴欣都已累到虚脱,休息了一个周末还没缓过来。好在下周对战贺武,虽不能松懈但压力骤减许多,乔一帆索性又给大家放了一天假,自己也回到小窝换换空气暖暖房。

 

但乔一帆做为队长,是不能给自己放假的。即使回了家也照例带回了一大包其他战队上周的比赛录像,打算自己一个人复盘。

 

可进了家门,乔一帆一看到沙发便一头栽到里面不想动弹,身上每个细胞都叫嚣着疲乏。

 

顺手拾起了茶几上新一期的电竞周刊。扫了眼封面,乔一帆乐了。“王杰希新年访谈录”几个微草绿色的大字十分醒目,旁边还画了个Q版王杰希红着脸蛋抿嘴乐,标志性的大小眼炯炯有神。

 

乔一帆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发给了王杰希——“图片.jpg 前辈很萌”

 

现在是训练时间,乔一帆知道王杰希肯定不会回他的短信,但他想象得出来王杰希看到这条信息时抽动的嘴角。

 

乔一帆抿嘴乐了会,才翻开杂志,直奔向访谈那一页。

 

——巨幅王杰希的硬照。

 

乔一帆狠狠掐了把大腿,才抑制住自己想把这页撕下来藏钱包里的冲动。

 

就算很不配合地只是穿着微草的队服——好吧他能想象被王杰希义正辞严地拒绝穿西装的拍摄方的无奈——这幅照片中的王杰希也实在是太亮眼了。

 

王杰希的身材虽然不像运动员那般壮实,但也一点都不显弱。宽肩窄臀,标准的衣架子,随便穿个队服也特别有范儿。安安静静在那一坐便透出一丝咄咄逼人的领袖气质。浅棕色的头发在强烈的光照下闪闪发光,略有些随性地撒下来,遮住了较大的那只眼睛,徒增一丝神秘感。另一只眼睛直视摄像头,眼神坚定且自信,没有一丝明星拍照的做作。这就是王杰希,固执,理性,神秘,自信。

 

乔一帆不知道别人是否能看出这么多东西,但这就是他心中的王杰希,完完整整的王杰希。咳,如果能露出来另一只眼,会更迷人的。他偷偷地想。

 

访谈的内容很常规,因为新年的缘故,增添了许多轻松的八卦环节。

 

“Q:很多网友给王队起了个爱称,叫做‘单亲爸爸’,请问如何看待这个称呼?”

 

“A: 嗯,比另一个‘爱称’好听。”

 

“Q:那么王队觉得这个称呼很贴切咯?”

 

“A:可能是我的外表和性格给大家留下了‘严父’的印象,其实我跟队员们私下里更像朋友。大家都很严于律己,成长的速度也相当快,不需要我事无巨细地去操心。我更倾向于放手让他们自由地发展,而不是用我的理念去束缚整个战队。”

 

“Q: 所以在最近的几场比赛中,网友评论说隐约看到了久违的魔术师打法,请问这是不是王队‘放手’的一种表现?”

 

“A: (笑而不言)”

 

“Q:‘单亲爸爸’打算什么时候结束‘单亲’生活呢?”

 

“A:退役以后吧。我相信缘分。”

 

“Q:是因为联盟里女孩子太少了吗?”

 

“A:不,如果我有了恋人,会想有多一点的时间来陪她。我不想因为荣耀而冷落她,也不想因为她而冷落荣耀。这是对双方的不负责。”

 

“Q:没想到王队是个传统顾家型的好男人,不知道哪个女孩子会这么幸运。”

 

“A:呵呵。”

 

“Q:王队平时会自己做饭吗?我注意到你的宿舍里有一个慢煮锅。”

 

“A:嗯,朋友送的。我现在比较注意养生。”

 

这一段的配图是王杰希坐在宿舍的凳子上接受采访,身边露出了写字台上慢煮锅的一角。

 

乔一帆盯着“朋友”二字盯了很久,心中一股暖暖的情绪四处游走。


 

(十一)

 

做为这个送他慢煮锅的“朋友”,没有比看到王杰希每天乖乖地煮粥喝更让他开心的了。

 

乔一帆年后抽空去了趟超市,填补家用。正赶上有款可以定时的慢炖锅促销,乔一帆很动心,毫不犹豫地买了两个。这种可以定时的锅具最适合他们这种饮食作息不规律的职业选手了。早上一杯米两杯水,定个时,晚上回来就有香喷喷的热粥喝了。

 

可即使有了锅,乔一帆觉得王杰希也绝对不会抽时间去超市买米。于是他就连这个也代劳了。配齐了五谷杂粮,又顺带配上几味中药。毕竟在微草待了一年,乔一帆对中药名字跟作用还是了解一二的。

 

回到家乔一帆便分门别类的配好杂粮跟中药,分成小包装,里面塞上介绍配方和功效的小纸条。

 

于是,一个装着锅和足够吃上大半年的杂粮的大纸箱很快便被快递给了王杰希。自己的锅放在寝室,也会偶尔造福一下室友和其他队员。

 

王杰希第一次发来短信,便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杂粮粥,和“谢谢”二字。

 

乔一帆那天晚上开心到失眠,翻来覆去思前想后,却只回了个笑脸。

 

两个人都不是习惯发短信聊天的人,这件事也并没增加两人发短信互动的频率。但除了去外地比赛,每日一粥和每日一笑脸都是必须的,准时的。在别人眼里很无趣的一件事,他们俩却一直坚持着。

 

此时居然在杂志的访谈中看到自己送的锅,乔一帆突然觉得有点害羞——有种送礼被围观的感觉,况且这礼物也太接地气了点,不别致也不浪漫。

 

乔一帆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当初送礼物只是出于关心,一点其他想法也没。现在自己的关心也收到了回应,这就够了。要浪漫干吗?

 

好在王杰希并没有暴露他的身份,乔一帆除了有点害羞之外也没想太多。

 

相比之下,王杰希的回礼虽然有点不太符合他天马行空的思路,但却极尽细心。

 

上次在乔一帆家留宿的时候,王杰希很细心地发现了他没有新版的一寸灰,便买来送他,同时也送来了待测中还未发售的王不留行打样版。

 

乔一帆又感动又开心,特意把两个手办摆在最中间的位置,扭了个十分酷炫的对战姿势。

 

乔一帆不由自主地看向橱柜上崭新的一寸灰和王不留行手办。王不留行比之前的还要炫,乔一帆怎么看怎么喜欢。


正回味着,门铃响了。

 

乔一帆放下杂志,一骨碌爬起来起来开门,是方锐和安文逸。

 

“小乔队长,求收留。”方锐嘿嘿一笑,大摇大摆地进了屋。“哎嘿,老远就闻到香味儿了。”

 

“我还没做饭呢,前辈鼻子真好使。”乔一帆认命地接过方锐买来的食材,笑道,“陈姐不会又要秀厨艺了吧?”

 

方锐一脸坏笑,冲着乔一帆甩甩指头,“小乔队长学坏了啊,我们可没说!”

 

“你们先坐,我给你们泡茶。”乔一帆转身进了厨房。

 

方锐跟安文逸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里等着享受自家队长的伺候。要知道,乔一帆给人倒水的习惯直到当了队长还在保持着,结果被陈果生生给“扳正”了:“多大脸?想喝水自己接!小乔以后不准惯他们毛病!”

 

于是队员们也就只有在去乔一帆家蹭吃蹭喝时开点小灶了。

 

安文逸安安静静地拾起茶几上的电竞周刊看了起来,方锐不老实,起身去摆弄乔一帆的手办。

 

“诶?这款王不留行,是打样版吧?”方锐惊叹道,“这银武不是刚刚更新的80级的吗,市面上绝对没有卖的!”

 

“打样版手办,应该只有操作者本人才有吧?”安文逸说话不紧不慢,目光却依然留在电竞周刊上,乔一帆还没来得及合上的那页王杰希的访谈上。

 

“没错!”方锐恍然大悟,随即眯着眼看向他,小声说道,“你好像话里有话。”

 

“来看这个。”安文逸扬了扬手中的杂志。

 

方锐窜上沙发,接过杂志一看,顿时一脸玩味,低声嘟哝道,“王杰希王杰希,又是王杰希。我没进错门吧,这到底是谁家啊?啧,我早被那十个王不留行手办闪瞎了,愣是没想到一帆居然这么喜欢那个王杰希。”

 

“这不是重点,你看这里。”安文逸指着访谈中的一个照片,“眼熟吗?跟一帆宿舍的那个慢煮锅是同一款。我记得一帆确实是买了两个,但自己只留了一个。我现在终于知道另一个去了哪里了。”

 

方锐此时满脑子都回响着《名侦探柯南》的背景音乐。“不是吧,情侣锅?咱们一帆品位有点另类啊,追求人哪能这么实在!不行,哥得给他传授几招。”

 

“王杰希也不是没有回应啊,”安文逸耸耸肩,“送打样版手办的除了王杰希,还会有谁?而且我发现一帆最近每天晚上都会在固定时间发短信,不多不少就一条,发完后心情很好。我猜那个人就是王杰希。”

 

“嗡——”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三声。

 

“一帆,有短——”方锐拿起手机刚要召唤乔一帆,便被屏幕上自动显示的内容惊得立刻收了声。

 

——“王杰希:……”

 

安文逸虽然早预料到,看到短信也有点吃惊地挑眉,“说曹操曹操到。”

 

方锐显然是被信息量冲击得有点迟钝,“喂我说,咱们这样蹭吃蹭喝,还八卦人家,看人家短信……真的好吗?”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有点违和。”

 

(十二)

 

乔一帆的茶具并非什么高大上的景德镇陶瓷,而是形状简洁的透明玻璃茶壶,里面淡色的茶水和一朵朵洋甘菊,决明子,枸杞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颜色煞是惹人喜欢。

 

方锐其实喜欢得很,却不大好意思承认,“几个大老爷们喝花茶,实在有点……”

 

“哦,”乔一帆解释道,“文逸哥茶碱不耐受,没办法喝真正的茶叶。菊花和决明子有去火明目的功效,喝了对眼睛好。”说完便又进厨房准备午饭去了。

 

方锐跟安文逸对视一眼,叹了口气。“这么贤惠的孩子,怎么就迷上王杰希了呢。真是不甘心啊不甘心。”

 

“王杰希是一帆的前队长,一帆可能打小就崇拜王杰希,感情容易变质也说不定。”

 

“可当初,王杰希放弃过一帆啊,不然怎么能让我们白白捡到宝。”

 

“正是因为被放弃过,一帆才更渴望得到他的认可吧。也正是因为离开微草,一帆才抓住了机会,努力成长,终于与他并肩,有了追求他的资格。”

 

“啧啧!简直就是小透明逆袭大神的励志故事。”方锐摇摇头,“小乔可一定要把握主动权!不然永世不得翻身!”说罢一把揽住安文逸的脖子,“哎我说安大侦探,咱们八卦了半天,有多少是你确定的,有多少是推测啊?”

 

“当然全是推测。”安文逸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一帆虽然单纯,但也不会轻易把心思露给别人看。我们之所以能猜到这么多,是因为他根本没设防,或者说他其实还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不然像他这么细心谨慎的人,会把十个王不留行手办摆在外面?会把杂志就这么翻开放着?”

 

“看不出来呀,爱情专家啊你!”

 

“学校里每天都在上演八点档,见得多了而已。职业战队里倒是纯洁多了。”

 

方锐表情跟吃了苍蝇一般,“废话,女性资源这么少,都是大老爷们,谁跟谁一天眉来眼去的啊!”

 

安文逸笑笑,“所以说,内部消化不是也不错吗。像王杰希那样的,得吸引多少女性资源啊。就冲这个,咱也得好好给一帆助攻。”

 

 

 

三个人吃了午饭,方锐和安文逸赖着不走,乔一帆索性拉着他俩一起看录像复盘。

 

“下周对贺武,咱们先看贺武的视频吧。”

 

“小乔队长,我想看微草的!”方锐双手抱膝,冲着乔一帆挤挤眼。

 

“呃,没问题,但我们跟微草的比赛还有两周,到时候再看也不迟。”

 

“据说,微草对新嘉世,出现了诡异的平局。”方锐眼神特别真诚地看着乔一帆。“这么多年来出现平局的情况两个爪子都数的过来,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么?”

 

乔一帆当初知道消息的时候也很诧异,却还没来得及了解细节,被方锐这么一吊胃口,立刻乖乖拿出了微草比赛的光盘。

 

 

 

不出所料,个人赛和擂台赛微草都是一路碾压。高英杰更是毫不费力地完成了一挑二。

 

微草输在了团队赛上。

 

团队赛开始,看着王不留行骑着扫帚,像灵巧的蝴蝶般穿梭在炮火和魔法的绚丽光影中,魔术师的紫色帽檐随风颤动,灭绝星尘飞舞的轨迹上落下星星点点,乔一帆屏住了呼吸。

 

他总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描述这个贯穿了他整个荣耀生涯的场景。

 

“一帆?一帆!”方锐使劲挥了挥手臂,“王杰希一出场,你怎么眼神发直啊?”

 

“啊?哦!”乔一帆才回了神,调整了下情绪,但还是没有掩盖住脸上的一抹红晕。

 

方锐偷偷在心里比了个“V”。

 

 

“这里,停一下。”乔一帆皱起了眉,反复拖动着进度条,将不到10秒钟的细节反反复复看了5次。

 

刘小别的飞刀剑使出了幻影无形剑,接仙人指路,却在冷却的几秒内被邱非的战法一个龙牙挑翻。

 

“这个地方……如果使用的是迎风一刀斩,对手肯定没有机会还击。”方锐语气肯定,“刘小别不至于犯这种错误吧?”

 

乔一帆仔细看了下周围环境,飞刀剑的身后是他正在奋力保护的牧师冬虫夏草,而他视线范围内只有木恩一个人,在与对方的忍者周旋。飞刀剑读秒的时候,木恩的星星射线也刚刚被放出,若此时出其不意地向邱非的战斗格式扔个熔岩烧瓶,时机刚刚好。可木恩仿佛没看到,转手便接了个重力加速拍,由于读秒时间较长被对方的忍者躲过。飞刀剑就此错失良机,几乎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被战斗格式和赶来援助的元素法师气功师三人集火而亡,紧接着冬虫夏草也难逃厄运,继而倒下。

 

而两个人的快速死亡让微草乱了阵脚,虽然王杰希在频道里紧急调度,但在开场不到十分钟便少了牧师的情况下终究难以力挽狂澜,在被对手磨了半个小时之后还是输掉了比赛。

 

三个人看完后默默无语。新嘉世并没有多强悍,而微草的这场失利简直毫无预兆,从飞刀剑阵亡开始便被嘉世用最土的方法压着打,直到全军覆没。

 

“刘小别的想法没有错。”安文逸说道,“如果高英杰在他读秒的时候补救,对对手将是更沉重的打击。但明显高英杰有自己的节奏,这也没有错,可是……不得不说这场比赛的赛点就在他这里。”

 

“虽说魔术师打法不适合团队赛,但小高的打法也太循规蹈矩了,不会是被王杰希矫枉过正了吧?”方锐纳闷道,“上一次输给我们,我记得小高也有失误,虽然后来被王杰希补救,但我现在想想,那次失误也是因为打法太谨慎。”

 

乔一帆郁闷地点点头,他知道虽然舆论并不会将这场失利归结于某个人的头上,但他的这位好友心里肯定不会好受。“我……去找英杰谈谈。”


TBC


评论(5)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