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骊歌 By Nalni (乔王合志《一寸星尘》Guest文)

Nalni @一棵桉树 姑娘不方便发文,po主代发~

也顺便宣传一下,《一寸星尘》会开通贩,预售日随后公布。

印调:http://vote.weibo.com/vid=2674966
微博:http://weibo.com/1834527974/Baoeb4HqL
公式:http://littlemouse.lofter.com/post/2d3e87_16699ca

乔王群:305228787


------------------------------------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前辈。”

 

闪光灯亮得措手不及。王杰希先是一愣,条件反射要挡,看清来人后松了口气。

 

“是啊,真巧。还没回去?”

 

“第一次出来,想着多看看,就留了几天。”乔一帆收起相机,随意撑在栏杆上,和他挨着。

“感觉如何?”

“别的还不错。至于广场嘛——和国内广场差不多——有时候还不如国内广场呢。不是说国外广场都有很多鸽子吗?我在这儿站了这么半天,一只鸽子影都没见到,跟它一比,当代有趣多了。”乔一帆抱怨。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王杰希笑了笑。他发现,尽管乔一帆已经是相当成熟稳重的成年人了,可当他笑起来时,眉宇间仍然保留了一点稚气,这种稚气令他无比熟悉,在异国他乡也格外亲切。

他顿了顿,“还是那么喜欢鸽子?”

“是啊,一直都喜欢呢。”乔一帆望着他脚边跑来跑去的白人小孩,他们举着气球,无忧无虑。两个人不约而同想起还在微草的时候,从训练室窗户跌进来的小鸽子。它才那么小,那么弱,奄奄一息地趴在窗台上。乔一帆捡到它,和高英杰偷偷照顾。后来被王杰希发现了,少年抱着必死无疑的心,眯眼偷看他们队长变戏法似的转身,掏出药箱,给小鸽子换药喂水。王杰希的侧脸映在玻璃上,神情专注。那侧脸就永远印在乔一帆心里,挥之不去。

    

“前辈呢?怎么在这?”

“来这开个会,正好赶上荣耀决赛,就顺路去了。”王杰希转头注视乔一帆,“你打得不错,发挥很稳定。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我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之一,就是放弃你。”

乔一帆了然地点头。他当然理解王杰希的含义。倘若在微草,他只能用他可有可无的账号,做一名可有可无的选手,怎样都是互相耽误。可他忽然不太舒服,想任性一次,想口无遮拦地问他:若非出于微草,仅凭个人感情层面,他会不会这样轻易放开他。然而后一秒理智回归,乔一帆意识到,他曾经的队长,可是为了微草连自身习惯都能生生改变的人,让他割裂微草谈自身感情,他办不到。哽到喉咙里,绕了几个弯,最终咽回去了,咽得心口酸涩。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能多在意在意自己的感受?

可若是能将个人和微草轻易隔开,那样的王杰希,还是他所钦佩、所敬仰、所爱慕的王杰希吗?

答案显而易见。

 

广场上不乏和他们一样的中国游客,有些看乔一帆是黄种人又面善,就请他帮忙拍照。乔一帆应允下来,认认真真给人家拍了好几张。王杰希就在他旁边,望着屏幕里笑得跟花儿似的人脸,“你拍照水平不错。”

 

“真的吗,”乔一帆抹了把额头上的薄汗,“跟方锐哥学的。”

“他倒是会拍照。”王杰希打量着照片的采光和角度。

“不好奇你那张吗?”乔一帆将相机还回去,笑着问。

“有你这技术我就放心了。再说,也无所谓。”话音没落电话就响了。王杰希皱了皱眉,按下接听。乔一帆安静地打量广场,目光时而落在他的侧脸。他退役后接手了部分家中生意,整个人更加沉稳了,也更加不动声色了。生意场上虚虚实实,活将他打磨出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可越是这样,越想让人关心这个男人,究竟什么时候会脆弱,什么时候会疲惫。

 

王杰希放下电话,跟乔一帆告别,说是公司临时有事要回去一趟,实在抱歉。

乔一帆点点头,“等回了国,一定要去当代转转,说不定还能偶遇前辈。”

“那希望你下次换个方式打招呼。”

 

乔一帆摸了摸手上的相机,又摸了摸头发,乐呵呵的,有点不好意思。

    

王杰希很想告诉乔一帆,他害羞时的举动和少年时期一模一样,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

有什么用呢。王杰希拨通秘书电话,却不由自主回忆起他退役那年。

 

在王杰希眼里,乔一帆永远是个孩子:勤勉,乖巧,毕恭毕敬。

因此当结束了国际赛,在接机口再次见到他时,未免有些错愕。

 

乔一帆站在门口,见到王杰希走过来,朝他笑着招了招手。他背了个灰色的包,穿得简简单单,眉目舒展了些,骨架也完全拉开,更像个大人了。洗褪了训练营时期青涩晦暗的灰尘,露出他既光芒四射又不咄咄逼人的大好青春。

 

平日里王杰希对微草队员的关照几乎涵盖各方面,而对微草外选手的关注仅限荣耀。他无暇理会其他人的高矮胖瘦、着装品味。阔别国土两月之久,一朝回归,王杰希不得不承认,乔一帆就像背阴的植物,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悄悄地抽条拔节,枝繁叶茂地探出头,笼出一片浓荫。

 

已经是足以撑得起大局的人了。

 

他们中间隔着人,有工作人员,也有其他选手,河流似的把他们分开。他们兴欣最先出来的是方锐,扶了扶帽子,露出真诚又愉快的眼神,紧接着伸出双臂,给乔一帆一个大大的拥抱:“怎么样!”

“厉害。”乔一帆由衷赞叹。

国家队再填一冠,方锐功不可没。

随后走出苏沐橙,戴着大墨镜和乔一帆拥抱,笑盈盈的。其间周泽楷从乔一帆视野里飘过,悄无声息地钻进车里;与之相反的是黄少天,乔一帆总能凭借声音判断出他的方位。叶修走在最后,夹着烟,迫不及待掏出来就想抽,叼在嘴里,看见乔一帆,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大批粉丝堵在接机口,霸占机场前所有能霸占的空地,热情太盛,他们只得从临时通道出来。乔一帆他们这些内部人士知道地点,早早绕背守着了。事实上为避免树大招风,接机的职业选手并不多,来的几个都是本地的,乔一帆算一个,微草也只来了高英杰。

起初他们是在聊天的,人一出来,才奔向各自队长。王杰希拍了拍高英杰后背,高英杰下意识挺直腰板。高英杰二十出头,已经很有大人的样子了,在自家队长面前却仍像个十七岁少年,行为举止流露着毫无保留的信任与服从。

王杰希和自家队员边走边聊,上车前看见正要离开的乔一帆,冲他点了点头。微草的工作人员贴过来,朝王杰希说了些什么,王杰希将腿收进车里,回复了几句,看不出表情。

 

粉丝扑了空,大部分记者扑了空,极小部分却早早守在俱乐部,等候属于他们的第一手消息。

——那年国家队第二次夺得桂冠。那年魔术师王杰希退役。

 

王杰希回到微草,稍作休整,就出席了为他准备的小型记者招待会。招待会上,他正式透露了退役的意向,引起轩然大波。荣耀论坛被粉丝刷屏,微博一小时内就进了热门。王杰希的@关了,翻看了一会儿朋友们的微博,最终转了一条,算作回应。

 

 

@王杰希:谢谢,你也是。//@乔一帆:前辈是值得尊敬的对手,望以后平安珍重。//@叶修V:又来了个捣乱的,还让不让人好好抢BOSS了?//@喻文州:无法逾越的魔术师,祝一帆风顺。

 

@黄少天V:卧槽不是吧?!王大眼你居然退役了!靠靠靠以后再没有棋逢对手的快感了本剑圣会很寂寞的!不过一想到蓝雨又少了个竞争对手夺冠更没压力了我就哈哈哈哈哈!当然,要不然我也能狂虐你!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退役前来场最后的PK呀!

 

回复完全偏离原PO重点。被无视的剑圣非常愤怒,在荣耀里蹲等一晚上,结果王杰希出去吃饭了,压根没上线。

王杰希当晚上QQ,乔一帆问他,前辈将来有什么打算?

微草的重心早就正式移给英杰了,他们很快会适应的。至于我会去帮家里忙,做做生意。

嗯,相信英杰会是名好队长。

你们加油。

我们会全力以赴的,前辈也是。

微草必将成为充满活力的微草的。

 

那时候总爱把个人命运和微草未来扯在一起,就连说话也先从微草出发,本以为退役后自然会恢复,可他扛着微草飞了太久,以至于忘了肩头空空的时候,他是怎样飞翔。

老朋友总笑他说话一股外交官架势,三十岁活成七十岁模样。他有事懒得搭理,有事也会噎上一句:总比活成三岁的强。可内心说不出滋味。

 

王杰希回国后,收到的第一条短信是乔一帆发来的,内容极简:前辈到了吗?

刚下车。

好好休息。

 

自广场一别到现在,王杰希已经习惯了乔一帆定时打卡似的关心。内容大多简短,时间久了也觉受用。

     

 

后来又出来一次,在阴天的当代广场。并非偶遇,乔一帆旧事重提,王杰希顿了顿,回了句好。夏季变天快,出门还是晴空万里,此刻乌云在头顶,喷泉在身后,穿着轮滑鞋的孩子像低空飞行的燕子,掠过卖棉花糖的摊子,又掠过他们。

乔一帆早早等在那儿,手里拿了包谷粒,正弯腰喂鸽子。见王杰希来,直起腰叫了声前辈。王杰希笑笑,走到他身旁。鸽子还在等乔一帆喂食,围在他脚边,胆子大些的竟然蹦上前啄他的鞋带。二人忍俊不禁。王杰希感叹,这儿的鸽子真肥。

是啊,饲养员和游客一起喂,从早吃到晚都不带停的。

王杰希从乔一帆那儿要了些谷粒,手一扬,洒出去,空地瞬间热热闹闹。

 

有孩子跑到王杰希面前跑跳——这点全世界的孩子无甚差别。那孩子从王杰希眼前跳过时她点摔倒,王杰希眼疾手快扶了一把。

乔一帆蹲下来,喂啄食的鸽子。王杰希的声音从身后上空传来。

“你们都长大了。”

乔一帆笑笑,扑了扑手里的碎屑,站起身。直直地冲王杰希说,是啊,你的孩子都长大了,你也应该关心一下自己了。

王杰希意识到他的语言和神态传达出的讯息。他没说话。

乔一帆接着说,其实有时候我倒希望你没那么强大,这样我就可以照顾你了。你看,你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站在你面前,想要尽他所能保护你。你怎么……说到这里,乔一帆顿了顿,自哂似的。

“你怎么,就不能多替自己考虑考虑呢……”

 

王杰希盯着他的眼睛,看到十七岁的乔一帆正迅疾地朝远处退去,如同电影里飞驰的列车。

而后镜头一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出现在他面前,用平稳却真挚的语调对他说,我希望,以后能陪你一起走下去。

 

王杰希移开目光。广场上的鸽子飞起又落下,在地上跳着啄食,看上去傻乎乎的,毫无防备。

 

过了许久,王杰希叹了口气:一帆。

乔一帆屏息等着,然而又没了下文。

 

广场上放音乐的人走过,乔一帆只听请没头没尾的一句:可痛若骊歌/乐如儿歌/像你没来过/没去过。他不知道王杰希怎样理解他的感情,对他而言这是负担还是幸福。他只知道,自己不会逃避。

    远方打了第一个雷,隆隆的闷响。雨点还没掉,卖冰激凌的正在收摊,轮滑小朋友收起了鞋。而他们彼此静默着,像两座相顾无言的雕塑。

 

又过了许久,王杰希看了看表,无声的叹了口气,说,走吧,想吃什么。

 

王杰希不傻,怎么可能猜不到乔一帆叫他出来的目的。

而乔一帆同样不傻,他知道,王杰希肯定会猜到,他赌的是他会不会来。

眼下,至少他来了。

 

没松口,却也没否认。乔一帆想着,有种说不出的愉快。

 

“相机带了吗?”王杰希忽然问。

“带了。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给我拍的那张。”

 

第一滴雨,隔着窗子,落在饭馆屋檐上,凉丝丝的。


FIN


评论(1)

热度(50)

  1. NALNI诗晴脑洞纳米级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棵桉树
    大家好!请大家忽略未校对版本的错字及某些大大没入V的情况,支持我们的本子谢谢! 诗晴脑洞纳米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