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 (7-9)

 

吆喝一声,这篇真·流水账文还没坑呐!

还……还有人看吗?orz



(七)

 

“打搅各位了,下次来B市比赛的时候,微草做东,请务必赏脸。”临行前,王杰希跟兴欣队员们一一握手。

 

包子一听“做东”,立马来了精神,“老大老大!烤鸭!全聚德怎么样?”

 

“这点出息,不把微草吃穷别回来了啊。”叶修拍了把包子脑袋。

 

“一帆,谢谢招待。”王杰希笑着伸出手。

 

“应该的。前辈回去了好好照顾自己,咱们赛场见了。”

 

“加油,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快别卿卿我我的了,一会咱们真赶不上飞机了。你就是真赖在这也别想打小乔主意。”叶修坐在行李箱上不耐烦地点起根烟。

 

“你搞错了吧?谁跟你‘咱们’?大巴是微草租的,没你的位置。自己打车走吧。”

 

“好你个王大眼这么记仇!刚跟小乔‘咱们咱们’的,转眼就跟我撇清关系,简直见色忘义……”

 

乔一帆笑着挥手,分别总是不舍,但也更加期待下一次的相遇。

 

 

 

兴欣的员工走得彻底,连唐柔都回家陪老爸去了。乔一帆跟陈果好不容易结清了年终财务报表,又要开始新一年的支出预算。

 

没日没夜地整理了两天,终于赶在大年夜前夕匆匆搞定。陈果早已没了兴致,网吧里一片萧条,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连对联都懒得贴,年夜饭也是叫的外卖对付的。两个人对春晚都没啥兴趣,吃完外卖便各自回房了。

 

乔一帆早早给父母打了电话拜年,便打开电脑,披着ID叫半夏的80级鬼剑小号刷进了神之领域。

 

“来得正好,野图boss刷新了,坐标XXX,速度支援!”一登录消息便一个接一个扑头盖脸而来。

 

乔一帆一看马甲,立马来了精神。“前辈!伯父居然同意你在家打荣耀?”

 

“当然不同意,但哥一看春晚就忍不住开嘲讽,被老头子赶出来了。”

 

“……原来如此。”

 

“一会小心啊,boss是中草堂发现的,这会看到我们跟拼了命似的,你先别急着进入仇恨范围,在外面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明白。”

 

乔一帆很快便发现了正在混战的大队人马。当然,说是大队人马也不确切,毕竟大过年的还执着于抢boss的人不多,跟平时的神之领域大混战不可同日而语。

 

不用看名字乔一帆也猜得出来是哪家公会,超过半数的人骑着扫把满天飞,晃得乔一帆有点走神。

 

前辈现在一定是跟家人在一起吧,有家人的照顾应该会乖乖吃饭的。想到王杰希,乔一帆心里一阵悸动,止不住地扬起嘴角。

 

找到了不错的隐藏地点,乔一帆的视角刚刚好照顾到boss的走位。算好时机,一个冰阵放下去,冻住了5名中草堂玩家。

 

乔一帆迅速地撤离到另一个埋伏点,刚刚开始吟唱,一个闪亮的东西飞进视野。

 

熔岩烧瓶!

 

乔一帆迅速终止吟唱逃离,却还是被烧掉了1/5的生命条。

 

鬼剑移动的速度哪里赶得上魔道学者的扫把,ID叫冬凌草的魔道学者追上便是一通乱打,打法又快又炫。乔一帆的半夏被限制得死死的,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

 

“集火半夏!”

 

“集火冬凌草!”

 

两条指令几乎同时发出,霎时间炮火蜂拥而至,场面一片混乱。冬凌草的出招被打乱,乔一帆算准时机,先是一记月光斩加满月斩劈开距离,得到空挡后迅速站位铺开灰阵。前来支援的中草堂的玩家几乎无人幸免,行动力锐减。兴欣的各远程近战职业趁机展开猛攻,三名中草堂玩家不幸被一波带走。

 

乔一帆见好就收,抽身去支援大部队。本来也不是为了团灭中草堂,一切还是以抢boss为最终目标。虽然他此刻有些小激动,刚才走神念想着的人,此刻真的出现在他面前——冬凌草就是王杰希,他十分确定。这种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即使因为小号的缘故效果被限制了不少,却还是像标签一样让人想无视都不行。

 

可是,大过年的,这些大神们都不好好跟家人吃团圆饭看春晚,像约好了一样来网游抢boss是为哪般?

 

(八)

 

正纳闷着,身后一阵风声,暗夜斗篷扫来,乔一帆一个翻滚躲过,回手来了一记满月斩。“前辈?”

 

冬凌草掉转扫把,像陀螺般打了个转,丢出个熔岩烧瓶。“一帆?真是敬业。”

 

半夏早准备好了受身操作,但也被擦到边掉了点血,十字斩!“彼此彼此,前辈怎么知道是我?”

 

王杰希鼠标一甩,冬凌草横身错位,几乎同时放出机械钻。“这么刁钻的站位,一出手就封住了5个,除了你我想不到别的鬼剑。”

 

强制,格挡!“谢谢夸奖。前辈怎么不在家吃团圆饭?”

 

强制判定使冬凌草被半夏拉开了距离。王杰希提升速度追上,猛的一发高速星弹。“父母都在国外,到哪都是一个人,还不如留在战队这边过年。”

 

乔一帆的手指稍稍顿了一下,半夏不幸挨下一击,转身退后,跳跃,银光落刃!“……早知道就把你扣压在兴欣了,都是孤家寡人的,还能做个伴。”

 

冬凌草被冲击波扫到,差点摔下扫把,索性一个俯冲从扫把上跳下,把半夏挑上半空。“习惯了,每年都是一个人,年不是照样过?”

 

半夏被彻底压制,只能躺平任削,“过年还是应该热热闹闹的。不过能跟前辈在网游里一起守岁,也不错啊。”

 

冬凌草扫把挥舞得绚烂,“零点在封魔塔那边有烟花活动,一起吧。”

 

半夏转身一个上挑,虽然没刺中,但也终止了冬凌草的连击。“好啊,等兴欣把boss抢下来再说。”

 

“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喂!小乔你不要放水啊,我们这是在抢boss,谈情说爱请线下!”

 

伴随着一个大大的文字泡,叶修的战法冲将过来,一记圆舞棍劈下。“敢当着我的面挖人,受死吧大眼!”

 

冬凌草的血也所剩无多,在二人合力连击下最终清零。而只剩百分之十血条的半夏也被中草堂着重围剿,不一会便追随冬凌草而去。

 

最终兴欣还是没能抢下boss,罪魁祸首竟然是叶秋的夺命连环call,叶修不得不中断游戏乖乖回家。

 

乔一帆跟王杰希一前一后从复活点出来,默契地直奔向封魔塔。

 

(九)

 

对于这场虚拟世界的新年焰火,乔一帆很是期待。虽然他已经不记得上次这样期待看焰火是什么年纪。


当然令他兴奋的并非焰火本身,而是——王杰希邀请他一起看焰火这件事!能想象吗?为了战队争分夺秒的王杰希会关注网游里的新年焰火?还邀请他一起看?这绝对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啊!


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一般,乔一帆打足了精神,无比期待。

 

找到一个视角完美的观赏地点,两个人便坐了下来。周围比想象中热闹,大多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他们两个头顶着两家公会马甲的男号坐在一起,稍显乍眼。

 

“前辈身体没事了?回去有没有按时吃饭?”

 

“有。”

 

“我才不信。”

 

“不信你还问。”

 

“每次问问你,你就能多留意一下自己。我又不在你身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就算你会烦,也不一定听话,问了也总比不问效果好。”

 

“……叶修有没有跟你说过,其实你的个性更适合玩治疗?”

 

“这么说……加血成功了?(惊讶脸)(笑脸)那前辈累了的时候,偶尔也依赖我这个治疗一下啊。”

 

“……谢谢,心领了。我会量力而为。”

 

乔一帆抻了个懒腰,像刚打完boss一样脱力。不过,看着固执冷硬的王杰希柔软下来,也是成就感满满的一件事呢。

 

“前辈对这里很熟悉,是每年都会来吗?”

 

“嗯,有点意思,你一会就知道了。”

 

“所以说,前辈这些年都是留在战队过年?这……”

 

“对。怎么,同情我啊?你自己还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哈哈是呀(笑脸)(笑脸)。”

 

“这么开心?孤男寡男一起看网络焰火,听起来比一个人还要可怜。”

 

“怎么会,跟前辈一起我很开心。”

 

“……真的假的,以后每年都来吧。”

 

“嗯!”

 

乔一帆激动得听得见砰砰的心跳。每年都来吧,这不仅仅是一个邀请,还是一个约定。不管接下来的每一年自己身在何处,新年的零时他会交给荣耀,跟王杰希一起。

 

乔一帆激动归激动,也同时隐隐担忧:这是否暗示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王杰希都不会离开荣耀圈?以他现在的状态,坚持下去就等于继续透支健康。不知道像他这种拼命卖血的方式,还能坚持多久。

 

正想着,一簇烟花当空炸裂开来,光彩夺目。零点就这样来到了。

 

“一帆,新年快乐。”

 

“前辈新年快乐!”

 

两句问候的文字泡被层出不穷的烟花所淹没,屏幕绚烂得堪比十个百花缭乱的效果。虽然闪烁但足够美丽,足够吸引乔一帆的眼球。乔一帆盯着看了一会,突然发现每朵烟花里都有一行字。仔细一看,原来是玩家们在零时许下的新年愿望。大部分以表白为主,其中也不乏各个战队粉丝们的期望。

 

离自己最近的一朵烟花炸开,看到文字后乔一帆乐了。“微草必胜!”

 

居然不告诉他这个玄机,这是在向他示威吗?趁着时间还停在零时,乔一帆赶忙噼里啪啦输入,一句“冠军是兴欣的!”升上了半空。

 

乔一帆正乐不可支,突然想起来什么,最后的几秒时间大爆手速,几乎是最后的一朵烟花上,一句“王杰希你要好好的!我们再战十年!”在屏幕上闪烁,停留了很久。

 

王杰希愣愣地盯着那句话直到消失。一直以来静如止水的心里激起了一丝波澜。

 

暗下来的屏幕反射出自己正在微笑着的脸。王杰希有点不适应,抚上脸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爱笑了?难道天使症也是会传染的吗。


TBC


只是更新,就不打单人tag了

字数有点缩水,下次补上!=3=



评论(22)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