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 (4-6)

CP:乔一帆X王杰希

继续流水账,没有文笔,整篇文的主旨只是想写一个完整的感情发展过程。随时有可能坑

PS:欢迎加入乔王取暖群:305228787

1-3请戳


(四)

 

王杰希起床的时候,乔一帆已经在厨房叮叮当当地忙开了。高挑的青年裹着围裙,不太熟练地切着葱末,刀法却均匀好看。他的鼻尖冒出亮晶晶的汗珠,时不时地用毛衣袖子抹去。整个人被笼罩在朝阳的金色光辉中,让这个冬天的清晨显得格外的温暖明亮。葱末下锅,顿时香味扑鼻。

 

看见王杰希,乔一帆咧嘴一笑,“醒啦?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王杰希都记得这个场景。厨房中忙碌的身影,辛香翠绿的葱末,明亮得让他恍惚的笑容,构成了他对心中的家的最基本最模糊的描摹。

 

乔一帆端着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摆上桌时,王杰希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客厅的陈列架上那一排排荣耀角色手办。


除了兴欣队员每人一套的夺冠时期角色全员,他还很荣幸地发现了他的王不留行手办和高英杰的木恩。别的队伍角色是没有免费赠送的,那么就只能自掏腰包了。王不留行的摆位在很中间的位置,初版再版新版限量版一应俱全,极其显眼。

 

王杰希不否认那一刻的虚荣心蠢蠢欲动,挑着眉看向乔一帆。“挺狂热啊。”

 

“咳,被发现了啊。”乔一帆有点尴尬地解释道。“进微草之前我就是前辈的粉丝啊,现在也一直……所以都有收集。”

 

“我自己都没有这么全。”除了手办,还有大大小小的王不留行系列周边,连陈列架旁边的扫把都是1:1仿真的,据说价格不菲。

 

“一寸灰的东西我也收集得不全。但王不留行的周边每次出新款我都拿它没辙。”乔一帆一脸认真,“人物手办酷炫,仿真周边也很别致。你看这顶魔法师帽子,跟真的一样,好看又实用。还有这扫把,造型特别带感,比我那把仿真剑别致多了。”

 

虽然看不出来那帽子那扫把有任何的实用价值和美感,王杰希还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等身抱枕不来一个?”王杰希还不等说完,自己先笑了。平时严肃正经惯了,调戏人的功夫一点都不到家。

 

乔一帆本来就够尴尬了,解释加掩饰了半天,到头来还是惨遭调戏。一时脸热心跳,索性破罐子破摔。“有真人在,还要什么抱枕?”

 

“啧,史上最拉仇恨粉丝啊。”王杰希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我手感怎么样?”

 

“挺……挺好的。”乔一帆已经脸红得说不下去了。“没有没有,我开玩笑的。”

 

王杰希抿了珉薄唇,话锋一转,“对了,你回家过年的话,应该是跟我们一班飞机?”

 

“啊?”转折有点大,乔一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哦,我今年不回家。”

 

“为什么?”

 

“兴欣一直人员紧缺,年前年后有太多的事要忙,我想留下来帮陈姐。”

 

“哦?这么拼。”王杰希并无意外,即使回家过年他也是天天往战队跑的,只不过他的家住得近方便些。

 

“我也要肩负起兴欣的未来呀。”

 

两人心照不宣,相视一笑。

 

(五)

 

虽然是傍晚的飞机,王杰希还是执意一大早就赶去酒店查看队员们的情况,乔一帆只好把剩下的粥分装了大大小小3个保温桶,陪着王杰希赶去了大部分队员所在的宾馆。

 

许斌早就把队员们叫醒,王杰希赶到时已经整装待发,乖乖排队等着队长训话。没想到王杰希只是清点了下人数,便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带着队伍离开了酒店。由乔一帆领头去兴欣跟剩下的那部分人会和。

 

刚一迈进上林苑小区大门,就看见叶修坐在花坛边抽烟。

 

“小乔把你照顾得挺滋润啊,还连吃带拿的。大眼你也太不客气了。”叶修一眼就瞥见了那几个保温桶。

 

“已经很客气了,没能把人也带回去真是遗憾。”王杰希面不改色。

 

“不是吧大眼?我真是大意了,简直是引狼入室。小乔,你可别被他的糖衣炮弹击中了啊。”

 

“呵呵怎么会,”乔一帆笑眯眯地拎起保温桶,“前辈倒是很喜欢我的糖衣炮弹呢。”

 

“啪啪啪!”叶修拍起了手,“干得好!”

 

“难得见到你,择日不如撞日,来一局指导赛如何?”王杰希拼垃圾话自然是拼不过这位前辈,但要说对团队的责任心,可是十年如一日。全员撞到退役的荣耀教科书这一机会岂能放过?他可不想扯咸淡浪费时间。

 

叶修被烟呛到咳了起来。“你确定?被我一个退役三年的老人家团灭,不太利于团队的心理建设啊。”

 

“你哪来的自信。”

 

“前辈,其实我想请您指导一下兴欣的新人们已经很久了。”乔一帆早有此意,但又担心大家都喝了酒,状态不佳。见王杰希开了口便赶忙见缝插针。

 

“我算看出来了,你们师徒两个是串通好了算计我。”叶修无奈地喷了口烟。“输了的话,可别哭啊。”

 

“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晚节不保吧。”

 

“速战速决速战速决!耽误了飞机我家老爷子又该吃药了。”

 

“急什么,我们同一班飞机,要是晚了就都留下来陪一帆过年。”

 

“……一帆一帆的,叫得这么亲热,你们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

 

“……”

 

 

 

两个队的队员分组PK,外加两轮团队赛后,已经将近中午了。

 

“不玩了!”叶修使劲抻了个懒腰。“不带你这么压榨人的,要尊老爱幼懂不懂?”

 

“我看你这个状态,起码还能再玩十年。”王杰希淡定地表示一点都不心疼,两队虽各有胜负,但队员收获良多,他可不舍得停手。

 

“恭维我没用,老子要吃饭。”

 

兴欣队员们纷纷站出来给不敢吭声的微草队员们撑腰,表示饿得前胸贴后背,无力再战。王杰希这才默默点了下头,跟叶修道了谢,两队队员们兴高采烈勾肩搭背地奔去食堂了。

 

乔一帆还沉浸在刚才的训练赛中有些意犹未尽,正打算整理录像的时候一把被高英杰拉走。

 

“走啦去吃饭,打荣耀又填不饱肚子。你是要成为第二个我们队长吗?”

 

“哈,我跟你们队长比还差得远吧。”

 

“我看你有这个趋势,你们都是靠光合作用和荣耀就能活的。”

 

乔一帆笑笑,不置可否。

 

到了食堂打好饭,乔一帆的思路始终还在游戏中拔不出来,吃饭都忘了咀嚼,直到被高英杰摇醒。

 

“开心一点啊一帆,我们好不容易能一起吃个饭的。”高英杰从昨天见到乔一帆开始就很兴奋,多年的老朋友,能聚在一起吃顿饭的机会都不多。这次能相处上两天,即使闹哄哄地吃顿食堂,他都很开心。

 

乔一帆总算回过神,满脸歉意,扔给高英杰一个鸡腿。“哝,给你赔个不是。”

 

“别了,队长大人得多多进补。”高英杰又扔了回去。

 

乔一帆一怔,抬起头来环视一周,感觉有点不对。

 

“你队长呢?怎么没看见他?”

 

高英杰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队长很少跟我们一起吃饭的,上午训练完之后,他习惯先总结整理再来吃饭,一般这个时候没人敢打扰他。”

 

乔一帆脸色一僵。他终于知道了王杰希的胃病是怎么来的了。他昨天被折腾成那个样子,居然还敢不按时吃饭。

 

“等我一下,一会回来。”乔一帆哪里吃得下饭,立刻披上衣服,头也不回地跑了。

 

高英杰差点被骨头噎到,瞪大了眼睛看着好友离开的背影,一脸疑惑。

 

(六)

 

“前辈!”

 

推开训练室的大门,乔一帆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电脑前认真复盘的王杰希。偌大个训练室空荡荡的,王杰希的背影显得愈发的瘦削孤单。

 

乔一帆觉得心口紧得上不来气,瞪着他半天说不出话。

 

“一帆?”等了半天见他没了声音,王杰希终于舍得把眼神从屏幕上挪开。看他纠结得五官都皱到一起去了,王杰希了然,声音温和道,“你去吃你的,不用管我,我一会就吃。”

 

“不,你跟我去食堂。”

 

“我这里有粥,你做的,你都忘了?”王杰希拎起一桶搁在桌子上,眼睛还是离不开屏幕。

 

“你昨天刚犯过病,你都忘了?”乔一帆特别无情地戳穿了他。“粥已经凉了,跟我去食堂热一下再吃,我得看着你。”

 

“一帆。”王杰希表情严肃了起来,声音冷冰冰的。“等我做完复盘。”

 

“还有两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复盘之后吃什么都来不及了。我会让人把录像拷给你。这里是兴欣,我是队长,我说了算。”

 

乔一帆软硬不吃,一手拎着保温桶,一手拉起王杰希就往食堂走。

 

王杰希无奈,换做平常,他早就拉下脸来了,或者说压根没人敢挑战他的耐心。可面对乔一帆,他便是没辙。无论是在微草时的送水小天使,或是现在这个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的冠军队队长。

 

不知道这一幕若是给那些喊着乔一帆小天使的粉丝们看到了,会不会大跌眼镜呢。

 

原来小天使长大了,这么不可爱。王杰希感叹道。

 

被紧紧攥着的手滚滚发烫,一直暖到了心里。

 

 

 

虽然乔一帆在进门的时候发现不对,立刻放开了牵住王杰希的手,还是被几个眼尖的人注意到了。

 

柳非跟肖云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便偷偷摸摸地溜到兴欣队员那里刺探情报。

 

“关键词汇总!”柳非回来敲敲桌子,几个人围了过来。“一室一厅,一张床,三个保温桶。”

 

“啧啧啧,一帆这小子有两下啊!把队长带回家,睡在同一张床上,拉个手一起吃爱心午餐什么的……怎能不让人浮想联翩呐……”

 

“你说啥?队长跟一帆睡在同一张床上?”刚凑过来的刘小别失声喊了出来。许斌想捂他的嘴也来不及了。

 

王杰希扭过头,看向那一伙人。“有什么问题么?”大小眼一瞪,队员们大气都不敢出。

 

刘小别也没指望谁替他出头,连忙摇头摆手:没有!当然没有问题!

 

嗯。王杰希点了下头,继续吃他的粥。

 

几个人冒了一身冷汗,挤眉弄眼了一会,开始小声互相抱怨。

 

刘小别:“敢八卦队长,活腻了吧你们!”

 

柳非:“这事细思极恐啊!那可是队长!微草的高岭之花要被摘走了吗!得哭死多少女粉丝啊!”

 

肖云:“得了吧,第一个哭的是你吧。“ 


许斌:“我觉得一帆这孩子挺靠谱,个性咱都了解先不说,就凭他能把队长拖来跟我们一起吃饭这一点,我表示佩服。”


“你们好无聊啊,一帆只是关心队长而已,我觉得挺正常的,干嘛想得那么复杂?”高英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一边,语气有点不快。


八卦的气焰瞬间被浇灭了一半,几个人立刻住了嘴。小当家不高兴,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一行人索然无味地胡乱调侃着,高英杰托着腮,用余光扫着无声吃饭的两个队长。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舔了下勺子,把空了的保温桶瓶口冲向乔一帆。


乔一帆点点头,眉开眼笑。

 

评论(1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