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桑榆 (1-3)

CP:乔一帆X王杰希

流水账文笔,狗血OOC,纯属自娱自乐

私设第13赛季,叶神沐沐退役,方锐副队,小乔接任兴欣队长

不定期更,预计中篇

PS:欢迎加入乔王取暖群:305228787


(一)

 

“前辈,我想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乔一帆端着两杯橙汁,端正笔直地站在王杰希面前。骨架已经长开了的青年个头蹿得跟王杰希不相上下,脸上早已褪去了青涩稚嫩。他从容不迫地注视着王杰希,笑容带着几分自信。

 

天知道他心里比打任何一场比赛都要紧张。

 

“一直很感激前辈对我的指点和照顾,但苦于没机会,也觉得自己没这个资格当面道谢。今天终于有机会跟微草联谊,虽然场合不够正式,但诚意不减。希望前辈能接受,也请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多多指教!”

 

乔一帆很是奇怪,本来在心里默念几次都觉得没问题的敬酒词,说出来竟这么拗口,好不容易装出来的镇定自若就快破功。他身为兴欣队长,不论是各种大型比赛还是记者会,都可以从容面对,心理素质早就被锻炼得不是一般的强大。可在王杰希面前,乔一帆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微草训练营,还是那个小心翼翼的饮水机旁边的小透明。

 

因为喝了酒么。乔一帆想。或许是喝得还不够多。

 

 

 

王杰希挑了下眉,表情玩味。他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接过杯子,转身进了屋。

 

门咣当一声响,乔一帆手抖了一下,橙汁差点洒出来。

 

这是……被拒绝了吗?乔一帆摸了摸脸,被烫得一缩,不知道是因为手太凉还是脸太热。

 

冬夜的风冰凉刺骨,带走了脑子里杂乱的思绪和微醺的醉意。酒彻底醒了,乔一帆趴在栏杆上深刻反省。

 

做错了什么吗?好像也没有,敬个酒而已。说了什么冒犯的话?记者会上再尖锐的问题他都可以应对得体,别说他这已经在心里滚过N次的敬酒词了。

 

杰希大神的心思他永远都猜不透。

 

但他并没后悔,时间倒流一百次他也还是会这么做。他是真心想感谢王杰希的——感谢这个前队长把自己带进职业圈,感谢他对自己的期待和指点,尽管自己的表现曾经让他失望。

 

乔一帆唯一觉得不妥的,可能是选择的时机有些微妙。就在今晚的常规赛第19轮兴欣主场对微草的比赛中,兴欣以7:3大比分获胜,而他正是这一场的mvp。微草队员在赛后的记者会并无意外地遭到了关于他乔一帆的问题的狂轰滥炸。

 

这仇恨自然是拉得妥妥的,更窘的是赛后吃宵夜的两家战队在同一个酒店不期而遇。两队队员顿时都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

 

正巧来H市出差顺道看了比赛的叶修被陈果揪来一起吃饭,叼着烟喷出一句“这么久不见,大眼你心还是这么脏,输了比赛就盘算着吃穷我们。”明着嘲讽暗中邀请,王杰希便若无其事风轻云淡地带领着微草队员——跟他们拼桌,虽然输了比赛,但不输风度。

 

本来主场得胜和叶修归来已是喜上加喜了,这意外的联谊让陈果更是激动,特别豪爽地去前台押了信用卡。两个战队一边互喷着垃圾话一边吃得不亦乐乎,包子老魏一高兴便叫了两箱啤酒。

 

正逢年假休赛一周,马上要回家过年了,大家开心陈果也就没拦着。微草那边则可怜巴巴地齐刷刷望向队长,王杰希点点头“少喝点,下不为例。”见到退役的叶修不容易,又快到年关,他不想太扫兴。

 

可这些微草队员们平时被限制得太严格,沾了点酒就high起来,再加上被老魏等人激将嘲讽,喝多喝少已经不是王杰希可以掌控得了的了,就连他自己也被灌着喝了小半杯。兴欣这边对叶修老魏的嘲讽倒是免疫了,可乔一帆不大会拒绝人,几个微草队员还有意无意找他泄愤,如果不是高英杰和包子挡掉几杯,差点就成了众矢之的。

 

乔一帆天生酒量不差,但被灌了几杯之后还是感觉有点飘,大脑也开始控制不住行为,目光时不时地隔着高英杰飘向旁边的王杰希。飘过去就被粘住了似的收不回来,直到王杰希似乎感受到了目光的温度,也顺着看向他,乔一帆才猛然惊醒,立刻转过头。往复几次,当乔一帆再次看向王杰希的时候,等待他的是一张微笑着的脸。

 

明明是治愈术,却让乔一帆产生了十秒的僵直效果。

 

他跟微草之间的恩怨牵绊虽然早已过时,但每当他在比赛中有亮眼表现,还是会像月经贴一样被翻来覆去的扒,好像这是他们之间永远都过不去的一道槛。乔一帆自己清楚他这几年来心无旁骛专注于比赛,这件事早已翻篇,丝毫不会影响到他,记者会上被问到也有准备好的一套答案。但他确实有些介意王杰希的想法——在他努力一步步证明自己后,这个他崇拜仰慕着的前队长是否还对他心存芥蒂。

 

而现在,收到了前队长一个治愈术,小小的僵直过后满血复活。

 

是时候解开这个结了。

 

趁着王杰希去阳台醒酒,乔一帆赶忙倒了两杯果汁追了出去。

 

可是……这次他似乎没那么好运地收到治愈术,而是个一击必杀——王杰希玩味的表情和转身离去的背影。

 

乔一帆趴在栏杆上,把脸深深埋进臂弯。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了。王杰希再大度,他们也只是对手的关系,曾经的尴尬也只能越来越深。

 

“在想什么?”温柔的声音带着一点诧异,却把乔一帆吓了个激灵。

 

“前辈!”乔一帆慌忙抬起头,“你怎么回来了?”

 

来不及掩藏的窘迫一丝不落地落在王杰希眼里,逗得王杰希嘴角一弯。“我又没说要走,乔队这是赶我啊?”

 

乔一帆有点搞不清状况,愣愣地盯着王杰希的笑脸,直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到他脸上。

 

“你脸怎么这么红?来降降温。”

 

乔一帆木讷地握住贴在脸上的啤酒杯。脸上的神经好像已经麻痹,压根感受不到那份乍凉。

 

王杰希看着认真给脸“降温”的小队长,虽觉得好笑也不忍再逗他,握住他的手把啤酒杯移到他面前。“不是说要敬我吗,果汁也太没诚意了。虽然我酒量有限,但你敬的,我一定认真喝一杯。”

 

乔一帆瞪大了眼睛,“啊?前辈进去……是为了拿啤酒?”

 

“不然呢?”王杰希扬扬手里的杯子,“乔队给个面子。”

 

乔一帆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心下却是激动不已,握着酒杯的手抖个不停。此时此刻,他实在很需要酒精的力量。还不等王杰希说出“干杯”二字,便仰起头一饮而尽。

 

王杰希无奈地摇摇头,无声地说了句“干杯”,也慢慢地喝了下去。

 

一杯冰凉的啤酒下肚,两个人都有点喘。

 

“乔队酒量不错。”

 

“前辈,可不可以……不要叫我乔队?”乔一帆小声说,他知道王杰希这么说只是谐谑,但听着仰慕的前队长叫自己“乔队”,实在是尴尬又见外。

 

“好,一帆。”王杰希当然不介意,他知道乔一帆即使在当了队长以后也是一样的谦逊低调,这也是他最欣赏的一点。只是在听到他故意叫他“乔队”时地流露出的那股青涩,王杰希觉得莫名的熟悉,仿佛看到了他当年在微草时期的模样。“一帆也改口吧,被太多人叫前辈,听着就感觉自己老了。”

 

“啊?怎么会……可是前辈希望我叫什么呢。”

 

“别学叶修就好。”

 

“咳咳!”

 

乔一帆认真地想了想这个从来没考虑过的问题,除了“前辈”还能叫什么?“队长”?虽然他很怀念叫王杰希队长的时候,可兴欣的队长叫微草的队长“队长”,有点不像话。叫“杰希”?乔一帆身子一抖,立刻pass掉了这个想法,虽然自己曾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默念过这个名字。至于那个外号,乔一帆每次听到都觉得有些刺耳。被外界说成是相貌缺陷的大小眼,在他眼里却怎么都觉得好看。因为正是这大小眼让大家印象中严肃认真的王杰希添了一丝活泼,而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王杰希看着低头纠结的乔一帆,明白他心里的挣扎,笑着叹了口气,“算了,来日方长。”

 

是啊,来日方长。乔一帆眼睛亮了起来,对于他们两个队长来说,今后的日子还有很长,还有很多交手切磋的机会。称呼什么的就顺其自然吧。

 

(二)

 

两箱啤酒,足够放倒大半平日里滴酒不沾的职业选手们。

 

陈果一边埋怨着包子老魏这两个始作俑者,一边指挥着仅存的几个神志清醒的队员搬人。平时这种情况也有几次,陈果也算是经验丰富,可现在多了一个战队,顿时有些应接不暇。本来一开始王杰希的眼神还是非常有杀伤力的,hold得住自家队员,可后来他整个人像消失了一样,在一旁一声不吭,场面也就渐渐失控。

 

“哎哎,麻烦你了许副队,你看这事闹得,招待不周不好意思了哈!”陈果陪着不是,帮着许斌把睡得人事不省的刘小别等人塞上出租车送回宾馆。微草的人手不够,有几个队员干脆就近住进上林苑。

 

乔一帆刚刚把高英杰安顿在自己的宿舍,便立刻又赶回酒店帮忙。他此刻满脑子都是散场前王杰希微微蹙起的眉头和苍白的脸色。虽然王杰希神色自若地跟陈果表示歉意,面不改色地帮忙搬人,但捕捉到这一神情的乔一帆看得出来,王杰希很不舒服,他一直在忍耐。

 

“小乔,过来这边!”

 

听到自家大神还算清醒的声音,乔一帆心里踏实许多,可定睛一看,心跳陡然加速。叶神架着的人,不是王杰希又是谁?刚才还好好的指挥别人,现在竟然连站都站不稳了,难受的神情已经无法掩饰。

 

“前辈他怎么了?”乔一帆立刻跑上前,把人接住,让他靠在自己肩膀。

 

“不大好,”叶修神色有点严肃,毕竟人是他邀请的,本是出于好意,结果没能控制住神展开的程度。喝倒个战队事小,人家大神在他这里出了岔子这事可就严重了。“可能是东西没吃好不太舒服,大眼儿的酒量我知道,不至于半杯就这样。”

 

乔一帆心里咯噔一下,何止半杯?自己敬的那一杯酒他可是一滴不剩喝下去了。按照王杰希严谨的个性,应该非常清楚自己的酒量,而且做为队长,做事是不允许失掉一点分寸的,可他今天却偏执地喝下那杯本来可以用果汁代替的酒。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看着他这样难受,乔一帆都无法不自责。

 

“我送你去医院!”乔一帆真的慌了。架住王杰希的胳膊,打算背起他。

 

“不用,”王杰希气息不稳,但还是语调淡然地抗拒道,“胃疼,老毛病了,我已经吃了药。就是喝了酒头有点晕,找个地方睡一觉就好了,放心。”

 

“不行!”乔一帆破口而出,好像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态度这么强硬。“你这个样子,没人能放得下心。出门在外对身体绝对不能草率,你要是真的病了,你的队员们怎么办?他们会担心死的。”

 

“你们把我兴师动众的送医院去,不是更吓人?行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没那么严重,一会就没事了。”

 

“你不能对自己这么不负责任……”

 

“不用说了,我说了不去医院。”

 

“可是……”

 

“我现在只想躺一会,哪里都行,劳烦你。”

 

乔一帆还想坚持,叶修发话了。“还是听你前队长的吧,大眼儿做事有谱。”

 

“……好。”乔一帆答应得十分艰难。

 

“那大眼儿就交给你照顾了,你办事我放心。有什么事及时联系。”叶修把他们送上车,便回去收拾最麻烦的包子和老魏了。

 

 

上林苑的宿舍被高英杰占着,王杰希又怕队员们担心,拒绝回酒店,乔一帆上了出租车便报了自家公寓的地址。

 

乔一帆的公寓离上林苑不远,是个一室一厅简单装修的现房,第十一赛季后乔一帆用攒下的钱付了首付。虽然面积不大,乔一帆也不常回去,但有一处自己的小窝,总会让自己有种家的安全感和满足感。

 

王杰希安安静静地靠在乔一帆的肩头,呼吸平稳了许多。上楼的时候也没用乔一帆搀扶,看起来药起了效,好了大半。可这一点都没有削弱乔一帆的心疼和自责。

 

“前辈,对不起啊。都是因为那杯酒,才……”乔一帆安顿好王杰希躺下,低着头轻声说道。

 

王杰希闭着眼笑了,“嗯,你得负责。”

 

“真的对不起。”乔一帆趴在床边,哭的心都有了。

 

“不关你的事,”王杰希叹了口气,拍拍乔一帆的头。“酒是我主动换的,当然考虑过后果。”

 

“前辈为什么不拒绝?我宁愿前辈好好的……”

 

“为什么拒绝?你来敬我酒,我很开心。”王杰希稍微支撑起身子,目光坦然地直视乔一帆的眼睛说道,“有些话我在记者会说过很多次,有些没说过,但今天的这些话我只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虽然你跟微草之间有过尴尬,但我从来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任何需要解释的地方。或许在当时我做的决定对你来说是残酷的,对我来说却是问心无愧,也没有后悔过。微草没能提供适合你发展的空间,你继续留在这里也只能被埋没。作为你的前队长,看到你做了正确的选择,逐渐成长起来,我是真心替你高兴的。无论外界理不理解,我一直是把你当做一个值得重视和尊敬的对手来看待。但我们两个之间缺少沟通,我无法左右你心里的想法,不确定你是否被舆论影响而对我产生了其他看法。我本来打算让时间化解一切,但你今天来敬我酒,让我知道了你其实心里早已没有芥蒂,这难道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么?”

 

“前辈!”乔一帆深呼吸,激动得手都抖了。“我想抱抱你,可以吗?”

 

王杰希笑着摊开双臂,接住了扑过来的乔一帆,任由他紧紧抱着自己。

 

乔一帆闭上眼睛,一瞬间无比满足。脑中像放电影一样闪过他进入职业圈之后的一幕幕,从失落彷徨再到欣喜激昂,但好像没有任何时候让他像现在这样放松。如果说夺冠给了他巨大的满足感,那么现在就好像完成了全部使命之后,全身心的放松。

 

当然被一米八多的大小伙子压着的王杰希可没那么放松,尤其身体还刚刚经过了那么一番折腾。但他知道乔一帆这样细心的孩子根本用不着提醒,果然乔一帆只抱了一会,便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双手。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乔一帆后知后觉地红了脸,低着头三下两下给王杰希掖好了被子。“我,我去给你烧点热水!”

 

“嗯。劳烦了。”

 

乔一帆蹬蹬蹬地跑了。

 

(三)

 

胃还在隐隐作痛,王杰希蜷起身子,保护住那个脆弱的部位。

 

已经习惯了反复无常的胃痛,现在这点疼痛不足以抵抗连绵不绝的倦意,王杰希打了几个哈欠,就这么蜷着身子打起了盹。

 

没脱衣服也没洗澡,有点洁癖的王杰希当然不可能睡得踏实。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乔一帆还没有睡,客厅的灯暖暖地亮着。自己的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进了一个暖宝,整个被窝里暖烘烘的,舒服得连那隐隐的疼痛都可以忽略掉了。

 

王杰希满足地舒展身体,深吸一口气,一股清甜的米饭味道充满鼻腔。

 

王杰希的厨艺还不错,喜欢做些精致的西点烘焙,如果有时间的话他能在厨房折腾一个下午最后做出个巴掌大的轻乳酪蛋糕。但打从进入职业圈开始,便是日复一日吃食堂,赛后下饭馆,吃饭变成了跟训练一样的例行事物。只为充饥,就不要奢求什么享受食物什么色香味了。有时候赶上胃病犯了,几天不敢沾荤腥,忍着痛坚持训练也是经常的事。

 

可现在躺在暖烘烘的被窝,闻着清甜的米香,王杰希竟有了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

 

意识到这一点的王杰希自嘲地笑了笑。好像自己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照顾呢。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偶尔被照顾一下感觉全身心都是暖暖的。

 

是时候想想退役以后的安排了。“有个家的感觉,好像也不错呢。”

 

“前辈你醒了?”乔一帆端着砂锅走进来,正好看到王杰希翻身,突然觉得卷在被子里“挣扎”的前辈有点萌,还哪里有什么高不可攀的大神风范?

 

乔一帆忍住笑,把砂锅放在床头柜上,扶着王杰希起身。“你之前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该饿了。我熬了粥,起来吃一点吧。”

 

“好香。”王杰希诚心赞道,他一般胃痛过后都吃不下东西,但这又暖又香的米粥真是让他有点食指大动。空空如也的胃很配合地叫了起来。

 

乔一帆给他盛出一碗,搅了搅把热气散去。“小心烫。”

 

王杰希吃得很慢,但很香。一整碗都吃了下去,端着碗等着乔一帆给他填。“手艺很棒,熬得恰到好处。”

 

乔一帆被夸奖了,开心得呵呵直乐,自己也咕嘟咕嘟喝光了一大碗粥。

 

“早知道就不吃药了。”

 

“嗯?”

 

“喝你煲的粥一样能缓解胃痛,吃药还有副作用。”

 

“……前辈喜欢的话,我多熬一点给你带回B市吧?”

 

“好啊,说定了。”

 

“前辈……今天真是吓死人了。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胃不好,英杰也没提过。再怎么拼命,身体是第一位的。就当是为了微草,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两年实在顾不过来,就这样了。退役以后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胃。”

 

“前辈要是在兴欣就好了,我就能天天看着你吃饭,想喝粥了我也随时提供。”

 

“啧,乔队长这是在挖人?吃了你的粥就要做兴欣的人,是这个意思吗?”

 

“呃……可以这么说。”

 

“原来喝粥的副作用在这。”

 

“前辈的身体最重要。”

 

“既然这么担心我,还是你来微草更实际一点。你考虑一下。”

 

“呵呵。”

 

乔一帆觉得自己开心得能飞上天去。

 

TBC


评论(19)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