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30

没囤稿啦~




30

 

王杰希受柳如非之托,来到地下酒窖寻乔一帆的时候已是深夜。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酒气,地上散落着几个开了口的酒坛子。

 

乔一帆不出所料地靠在两格酒架之间,目光涣散。

 

王杰希蹲下抱起那几个酒坛子颠了颠,发现每个都少了大概一碗的分量。他把酒坛子封好口,重新放回酒架,坐在乔一帆身边。

 

“怎么喝了这么多?”

 

乔一帆抬眼看了看王杰希,又失神地转过头去,喝了一大口酒。

 

王杰希抢下酒碗,“别喝了。”

 

乔一帆呛了口酒,咳得撕心裂肺,眼泪都蹦出来了。好不容易顺过了气,他冲着王杰希挤出个笑脸,“我现在才发现,酒真是个好东西啊。喝醉了以后什么愁苦都不见了,什么龌龊事都不记得了。”

 

“事情该面对还是要面对,不会因为你喝醉就不存在了。”王杰希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总不能一辈子待在这里。”

 

乔一帆像没听到似的怔怔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如果我说,我与柳如非从未行过夫妻之实,你信吗?”

 

王杰希深吸了口气,“我信。”

 

乔一帆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她的脉象是害喜之人明显的滑脉,但这种脉象最少要怀孕八到十周才会呈现稳定。你们成婚不足二月,致她受孕的纵然另有其人,不可能是你。”

 

乔一帆捂住嘴,剧烈地干呕了起来。

 

王杰希上下抚弄他的背,等着他渐渐平复,才缓缓开口道,“想必这便是柳家急于嫁女的原因了。她的孕象马上会显现,若拖到那时,一个女儿家的清白便保不住了,她这辈子怕是嫁不出去。刚好乔家有求于他,你性格敦厚善良,家底又不薄,是柳家女婿的不二人选。柳老爷大概是赌定了你是个值得托付的,婚后定会待她死心塌地,就算万一事情败露,也会心软不舍得休她,才会如此逼迫你们成婚。”

 

乔一帆目光呆滞地,喃喃道:“柳老爷一个商人,怎可能下风险如此大的赌注。真正下赌的是柳如非。”

 

王杰希略有不解,但他也知在他离开之后,柳如非见瞒不住了,定是对乔一帆和盘托出了原委。

 

“柳老爷见我与柳如非迟迟未行F A N G,逼迫柳如非使用手段,诱我在她孕象显现之前行F A N G,这样我家便不会起疑,即使她的孩子会早两个月出生,柳家仍可以在生产之前以乔家照顾不周为由把她接回家待产,便可瞒报生辰。”

 

王杰希不敢置信地叹了口气,“竟然……算计至此!”

 

“可他没有算到,我没有中计,而柳如非也并不愿听从她爹的话构陷于我。她说她是真心待我,真心实意想跟我过日子的,她知道这样下去事情迟早会败露,但她不忍心让我一辈子蒙在鼓里,稀里糊涂地替她养娃,便用她的下半辈子和肚子里的孩子,赌我对她的不忍心。”

 

两人沉默无言了片刻,王杰希问:“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做?离婚?休妻?还是接受她?”

 

乔一帆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心里没有她,她与谁有染我并不在意。可我又无法不恨她,她为了她自己的下半辈子,把我的人生搅合得一团糟。我跟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

 

“这件事拖不了多久,乔家人多眼杂,估计明个就会传到老爷那里。是喜事还是丑事,全在你一念之间。若你容不得柳如非,以老爷的性子更容不下,和离是不可能的。若你决定帮她保守秘密,她便是你一辈子的妻子,她的孩子……也就是乔家的血脉。你作为父亲,有责任把这孩子养大成人。”

 

乔一帆绝望地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王杰希也没再说话,这种能左右人一生的决定,他并不指望一个十六七的孩子能立刻作出决断。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王杰希以为乔一帆已经睡着了,他才幽幽开口道:“柳如非跪下来求我,看在夫妻一场,帮帮她和她的孩子。可我那时想的是,若我认了,你是不是再也不会相信我……我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除了你的。也许你根本不在意我与柳如非之间的种种,可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刚才说你信我,我就满足了。”

 

“我当然信你,”王杰希道,“即使我没有亲自诊脉,只要你说的,我都信。”

 

乔一帆的眼泪无声无息地滑落。

 

“我接受。”

 

王杰希一愣,随后意识到乔一帆已经做出了选择。虽然跟他预期的一样,还是难抑胸中悸动。他颤声道:“你确定?”

 

乔一帆无力地点点头。

 

“就算用你的一生替别人扛下过错,也不后悔?”

 

乔一帆眼神空洞,却有如垂死之人弥留之际看破红尘的透彻,淡笑着道:“我的人生已经毁了,何苦再害别人。我努力地爱每个人,但这个世界不爱我……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活得这么累……我没有力气爱,也没有力气恨了,这种滋味……便是万念俱灰罢。”

 

王杰希探过身去,扳过乔一帆的头,用力地亲了上去,泪水淌进口中,满是苦涩。

 

“我爱你。”王杰希放开他的唇,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也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道。既然你选择了扛下一切,我会陪你一起。”

 

下一秒他便被乔一帆按在地上,狠狠地堵住了嘴唇。

 

两人发泄一般地亲吻着,用力地拥抱对方,恨不得将人嵌到自己的身体里。

 

他们如此相爱,即使命运如此相欺。

 

前一秒还万念俱灰一无所有,下一秒便拥有了全世界。

 

乔一帆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决堤而下。他不舍地放开王杰希的唇,伏在他身上放声大哭了起来,所有的委屈倾泻而出。

 

王杰希微笑着湿了眼眶,自上而下轻抚着他清瘦的脊背,亲吻他脸上的泪珠。

 

乔一帆哭了会便直起身子,孩子气地抹了两把脸,继续亲王杰希的嘴。这次却是温柔缱绻,甜美缠绵,怎么亲都亲不够。

 

“杰希哥……”两人吻得气喘吁吁,却始终不愿分开,互相浅浅轻啄,“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王杰希捏了捏他的脸,乔一帆立刻躲闪,“别,让我再多做一会儿吧。”

 

王杰希笑了,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又是一番唇舌交缠。

 

一坛酒罐打翻在地,美酒泼洒,酒香四起,空气都变得迷醉。

 

美酒再美,也敌不过与心爱之人心意相通的甘美滋味。

 

“唔……”乔一帆松开口,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地从王杰希身上蹭下来。

 

“怎么了?”王杰希翻了个身面向他,“伤口疼?”

 

“不,不是……”乔一帆低下了头,微微蜷起身子夹紧腿,小声道:“杰希哥你……你别问了,一会就好了……”

 

王杰希心知肚明,如此耳鬓厮磨浓情蜜意,他的身体也有了反应。只是乔一帆的反应实在可爱,让他忍不住想逗弄。他伸出手,隔着衣裤摸了一把那Y I N G物。

 

“啊!”乔一帆吓得不轻,立马用双手捂住。

 

“嘘!放轻松。”王杰希凑过去轻咬他的嘴唇,一只手探进棉衣,灵活地解开了他的腰带,钻了进去。

 

乔一帆剧烈扭动了起来,“不行啊,杰希哥!”

 

一摸到滚烫的皮肤,王杰希的手也顿了下。刚有了点逼良为C H A N G的内疚,乔一帆这一乱扭,他一伸手便轻轻松松握住了那话。乔一帆立马不动了,只剩下急促的喘息。

 

“老实点,”王杰希道,“你长这么大,自己没弄出来过?”

 

乔一帆羞愤得想要撞墙,那里又舒服得不像话,哪有功夫回答王杰希的话。他咬着牙低着头,脑袋抵在王杰希的肩头,像只逃避现实的鸵鸟。

 

王杰希笑了,也不继续问他,手上不停地L U 动,心道这孩子发育得还真好,只是这么些年一直压抑,怕是憋着了。

 

果然一会就缴了械,一股一股地喷得王杰希满手都是。

 

乔一帆大口喘着气,精神恍惚。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冲击太大,他有点承受不来。

 

我都做了什么?他飘忽地想,怎么会这样?我是不是升天了?不然为什么见到极乐世界的模样?

 

王杰希等着怀里的人平复,他自己也需要平复。

 

过了一会,他听到乔一帆闷闷地说了句:“我弄过。”

 

“什么?”

 

“我弄出来过,每次都是想着你。”乔一帆小声道,说完便不好意思地往王杰希怀里缩了缩。

 

王杰希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孩子说的什么,哭笑不得。

 

“回门儿那天,柳老爷往我酒里下了药。我又不想碰柳如非,那天夜里我跑到马厩,想着你泄了三次。除了你,我对谁都Y I N G不起来……”

 

“……你这傻瓜。”王杰希回想起那天乔一帆估计就是因为这个才着凉的,心疼地亲了亲他毛绒绒的脑瓜,突然有点好奇,懒懒地问,“你肖想的我是什么样儿?”

 

乔一帆抬头,眼睛亮晶晶的,“就是现在这样。”

 

接着便吻住了他。

 

一边吻,一边解开了长衫的扣子,露出里面白色的亵衣。手指探进去摸到皮肤的时候,又缩了回来。见王杰希没什么反应,便鼓起勇气,扯开亵衣的领子一翻,半边肩膀便露了出来。

 

王杰希打了个寒颤,乔一帆没有继续脱他的衣服,而是顺着下巴,脖颈,喉结,锁骨一路吻了下来。

 

他仿效着王杰希刚才的手法,帮王杰希也释放了一次。

 

王杰希气喘吁吁地瘫倒在地,面颊绯红,双目氤氲。

 

乔一帆不由得看呆了。“杰希哥,你真好看……”

 

王杰希噗嗤笑了,心道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眼神儿不怎么好使。“我当年可是因为相貌的瑕疵差点过不了门。”

 

乔一帆撅起了嘴,“他们不懂。在我眼里,你哪里都好。”

 

王杰希微笑着道:“你也一样。”

 

乔一帆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不安地道:“杰希哥,我真的没在做梦吗……我以为我已经一无所有,可现在心里却一下子被塞得满满当当……杰希哥,你是不是同情我可怜我,才接受我的?”

 

王杰希道:“我对你的感情,我不说,你难道感受不到么?”

 

乔一帆得到笃定的答案,却仍然有些委屈,“感受得到,我才从没想过放弃……可是,你……总是拒我于千里之外。”

 

“从前我拒绝,不是不想,而是不能。”王杰希缓缓道:“就算早已动心,我还是希望你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如今你被逼上绝路却主动扛下一切,我不能看着你万劫不复。我想让你知道,就算全世界都不爱你,还有我爱你。接下来要面对的,不管什么礼数世俗伦理常纲,我会陪你一起扛。”



TBC



写了十万字终于互通心意啦~可喜可贺XD

 

所以卡在这里OK……吧?【你问谁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