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29


狗血预警




29

 

 

王杰希等了一会,不见乔一帆有什么反应,转头一看,乔一帆把腿放了下去并拢,正襟危坐,撑在两边的胳膊有些颤抖。

 

“走……走去哪?多久?”乔一帆声音嘶哑地问。

 

王杰希竟有点不忍看他那副天塌下来了似的表情,低着头道:“留美,两年。庚子赔款的留学名额一直为我留着,一切用度那边会提供。我跟老爷商量过了,他同意了。”

 

“……那我呢,”乔一帆问,声音不稳,像从幻境中发出的一般。“我同不同意,是不是都没用了?”

 

“我意已决。”王杰希平静的语气透着决绝,“这确实是修习西医最好的机会,我不想放弃。”

 

乔一帆呆滞了半晌,仿佛灵魂都被抽走了。“什么时候动身?”

 

“下个月,先乘车到港口,然后坐船。”

 

“也好。”乔一帆点点头,木讷地道:“我一直都替你惋惜没能修习西医,现在你有机会了,是该好好把握。国外比国内安全些,我也能放心了。”

 

“我走了以后,你好好过日子,不要乱跑,就算还想上战场打鬼子,也等我回来。不然可没人给你挖子弹。”

 

“我就在这等你回来,哪都不去。”乔一帆露出个凄然的笑,叹了口气,“两年……两年……”

 

“你不要故步自封,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里肯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也会成为真正的大人了。”

 

“可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乔一帆看着王杰希的眼睛说道。

 

王杰希知道他话里有话,可又觉得反驳并不管用。对他来说,“有些东西”正需要时间去冲淡。

 

他没想到乔一帆如此冷静,除了刚一得知这个消息时的慌乱失措,竟然一句挽留或阻拦的话都没有,冷静得可怕。王杰希反而不知道如何应对。

 

起风了,乌云把太阳遮得严严实实。

 

“快变天了,你回去吧。”王杰希站了起来,“我也该回屋了。”

 

乔一帆也起身,回头望了王杰希一眼,缓缓地走出门去。

 

王杰希注视着他的背影,虽着棉裳,在寒风中却看起来如此萧瑟,像只被遗弃的小狗。

 

 

 

乔一帆回到主宅的时候,柳如非不在卧房里,捧着一篮子的笔刷和颜料盘在水井边打水冲洗,大冬天的也不怕手冷。她平日里不许下人们动她的画材,洗完了便去找乔一帆暖手。

 

乔一帆进屋便见一大摊还未来得及收拾的纸笔颜料。他平时是不动她的东西的,但此刻心里像被挖走了一大块似的,空落落的,便鬼使神差地拾起了柳如非的一个画本,漫无目的地翻看。

 

画册里杂乱无章什么都有,有的是草草的速写,有的是几块意义不明的色块。但更多的是个年轻男人。

 

乔一帆本没太在意,可这男人出现的次数太多,各种角度,姿势,特写,应有尽有。乔一帆就算从没见过这人,此时也记住了他的长相。

 

是谁呢。

 

乔一帆默默有了猜想,心中却并无波澜。他把本子放在原处,虚脱地躺在床上,把自己蜷了起来。

 

不多时柳如非跑了进来,“你回来啦?突然变天了,好冷啊。”

 

说罢便把冰凉的手探进乔一帆的脖子。

 

乔一帆被冰得一抖,坐起身子。

 

柳如非咯咯地笑了起来,把双手伸进乔一帆怀里,乔一帆握着她的手搓了搓。

 

“你的手怎么也这么冷?”

 

乔一帆放开柳如非的手,下了床,“我去让人烧个手炉。”

 

“不用了,烤烤火就暖了。”柳如非冲着手哈了几口气。

 

“大冷天的,你还是不要亲自去洗了,女孩子受了凉对身体不好。”乔一帆说。

 

“那不行,别人洗我不放心,洗不干净还把我的刷子都洗坏了。”柳如非一把抓住乔一帆的手,“再说了,不是还有你给我暖手嘛。”

 

“那你告诉我怎么洗,以后我帮你洗好了。”

 

“那更不行了,我会心疼的。”柳如非娇嗔地白了他一眼。

 

“心疼?”乔一帆懵懵地问,“你心疼我啊?”

 

“不然呢?我不心疼自个男人我心疼谁去啊。”

 

“是吗……”乔一帆笑了,笑容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

 

这世上,还会有人真的心疼他么……

 

他有些后悔看了那个画册,让他连欺骗自己都无能为力。


他一时觉得有些窒息。

 

“我……我想出去走走。”

 

“你不是刚回来?你伤还没好,就不要多走动啊。”

 

“躺得太久,闷得慌。我出去转一圈,一会就回来。”

 

乔一帆头也不回地逃了。

 

可他没处可逃,偌大的乔家,偌大的天地,竟无一处是归宿。

 

连王杰希,也要离开他了……

 

未来的两年,甚至可能很多年,于乔一帆来说,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他不想往下跳,却已站在洞口边缘。他背对深渊,却要笑着面对王杰希,祝他一切顺利。

 

他最终晃进了地下的酒窖。

 

他没有喝酒,他只有在这里才能放心地封闭自己的一切感知,隔绝所有的苦闷不安。可酒窖里的酒气醉人,他竟昏睡了半日,出来的时候已是满天星辰。

 

他摇摇晃晃地回了主宅,一进门竟然撞到一个人身上,被那人扶正了身子。

 

“回来了!回来了!快去通报小少奶奶!”他听见人在喊。

 

“你喝酒了?”

 

乔一帆一下子醒了,一抬头,是王杰希,正拎起他的领子嗅。

 

“没,我只是去了酒窖,不小心睡着了。”

 

“没事去酒窖做什么?小少奶奶很担心你。”王杰希质问道。

 

乔一帆抬眼看他,“那你呢?”

 

“我正要去酒窖找你,”王杰希也对上他的眼睛,“我知道你在那。”

 

乔一帆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我没事的,你回去歇息吧。”

 

王杰希心中钝痛,但还是咬了咬牙,冷淡地道:“那我走了。”

 

“小少爷!不好了!——”一个家仆冲将出来,“小少奶奶她……她晕倒了!您快来看看呀!”

 

乔一帆呼吸一窒,下意识地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给了他肯定的眼神,“我去看看,走。”

 

两人一齐进了内室,见柳如非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合力把她抱起来平放在床榻上。

 

王杰希持续掐按人中,直到柳如非呼吸逐渐顺畅,面上也有了些血色。

 

“小少奶奶本就受了凉,气血虚弱,又因作画久坐导致气血不畅,这才会晕厥。西医上讲应该是供血不足,多吃些补气补血的中药会有所改善。”王杰希解释道。

 

乔一帆长出了口气,“我才说她不要碰凉水,她不听,大冷的天非要自己去洗画具。这下倒好……”

 

正在低头诊脉的王杰希眉头忽然一挑。

 

乔一帆看在眼里,“怎么了吗?有什么不对?”

 

王杰希蹙紧眉头,搓了搓手,重新抵在手腕穴位处,静静地切诊。

 

屋子里的空气都凝结了,安静得不像话,只能听得见王杰希愈发急促的呼吸声。

 

乔一帆大气都不敢喘,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王杰希站了起来,嘴唇微张,眼神迷离,脚步也踉跄了一下。

 

“杰希哥?”乔一帆暗道不好,“你,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王杰希目光失去了焦点,任由乔一帆唤他,脑子中却是一片空白。片刻后,他的眼神才恢复了清明,长长出了口气,面无表情地道:“恭喜小少爷,小少奶奶……有喜了。”

 

五雷轰顶。

 

乔一帆目眦欲裂,像被钉住一般不能动弹。

 

“怎么……可能——”

 

王杰希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不,杰希哥,别走,别抛下我。乔一帆嘴唇嗫喏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无力地栽到椅子上,大口呼吸,像个溺水的人。



TBC



明个还有一章就没有囤文了,下章会甜。

上一章个位数的热度让我很是震撼到。但还是谢谢点赞评论的小伙伴,你们都是天使。这一波用爱发电结束,下文等我什么时候把爱攒起来再说吧,反正也没人看╮(╯_╰)╭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