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28

28

 

 

乔一帆虽是性命无忧,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终究是瞒不了多久的。

 

方士谦林杰和柳如非第二天听到消息立刻赶到老宅,方士谦气得把乔一帆从床上拎起来,想到他伤得不轻,又憋着气放了回去,一拳打到墙上。

 

柳如非吓得扑在乔一帆身上大哭,林杰劝阻道:“老爷你这是干什么!小少爷好不容易捡回条命,你要打要骂等他好了再说。”

 

“我打他?”方士谦狠狠地指着乔一帆,“乔一帆你给我听好,从今以后我再管你一句我就不姓方!你不是想跑吗?你跑,跑得越远越好,最好死在战场上别回来!指望我们给你立个英雄碑,你做梦去吧!”

 

“老爷你说什么呐!”林杰快急哭了,“咱家麻烦还不够多吗?一个接一个重伤——”

 

“我错了。”乔一帆低着头平静地说。

 

林方两人气喘吁吁地愣在当场,乔一帆抬起头,继续道:“我错了,昨天是我太莽撞。我并没有想去送死,但时间太紧来不及思考周详,让你们担心了。怎么罚我都成,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林杰坐在床边,心疼地摸了摸乔一帆的头,叹道:“你说说你,早这么懂事不就不会遭这些罪了,连着家人为你提心吊胆。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就是不为我们也要为小少奶奶考虑考虑。”

 

柳如非哭得更委屈了。乔一帆叹了口气,揉了揉柳如非的头发。

 

“杰希哥呢?”乔一帆问。

 

林杰小声道:“昨天照顾了你一整夜,刚刚才睡下。唉,这次真是多亏了杰希,一个人跑到战场上把你从尸体堆里刨出来,救回你一条命。他的伤还没好利索,这么一折腾又发作了。虽说是一家人,但咱们亏欠他的这辈子算是还不上了。你可长点心,别再惹祸了。”

 

乔一帆心如刀绞,咬牙忍着不让眼泪落下,重重地点点头。

 

 

林方本想让人把乔一帆抬回主宅养伤,可肩膀伤得太深,一下都碰不得,只好把他留在王杰希住的厢房里屋,又使人往外屋多搬了张床给王杰希。

 

王杰希休息了一两天,背上的伤好了,刚可下地走动,便去给乔一帆换了药。

 

乔一帆眼神里满是欣喜若狂,可又觉无颜面对王杰希,眼巴巴地望着他,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王杰希也没说话,利落地给他换完药,绑好纱布,在水盆里洗干净带血的毛巾,便端了盆走了出去。

 

一天两次,皆是无话。

 

乔一帆心乱如麻。

 

王杰希第三次进屋帮他擦洗完毕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叫住了王杰希。

 

“杰希哥!”乔一帆挣扎着要从床上起身。

 

王杰希转身,一个眼神便让他乖乖躺了回去。

 

“杰希哥……”乔一帆确定王杰希不会走,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王杰希盯着他看了会,慢慢道:“我为什么生你的气?”

 

乔一帆攥紧了被子,“因为我……做错了事,大错特错……”

 

“哦?”王杰希挑眉,“你错在哪,说来听听。”

 

“我不该自不量力,以为以一己之力便可扭转战局……被个人英雄主义冲昏了头脑,欠缺思虑一意孤行置自己于险境,害得你害得乔家不得安生……”

 

检讨得倒是充分。王杰希点点头,在他床边坐下,“那你便说说,若是同样的事再次发生,你会怎么做?”

 

乔一帆顿了一下,垂下眼睫思考了会,别过头道:“我,我会老实回家。”

 

“当真?”

 

乔一帆目光躲闪,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下头,像在跟自己怄气。过了会才委屈巴巴地看向王杰希,“其实……我也不是只会添乱,我炸断了铁轨,鬼子的粮草车脱轨了……烧了那么一车粮草,够日本鬼子饿上好一阵子了……”

 

“所以,”王杰希平静地道,“你虽认错,却还是心有不甘。只要有不甘,便说明你从心底里不觉得自己有错。”

 

“不是的!是我太着急没有算准时间,若是能早一点就不会……”乔一帆说到这才觉不对,做贼心虚地看了王杰希一眼,没了声。

 

王杰希不易察觉地轻笑一下,“所以若是再次发生,你还是会去的,只是会想得更周全些,对不对?”

 

“杰希哥……我不是……”乔一帆近乎哀求。

 

“我没生气,”王杰希道,“你也不必认错,我不觉得你有错,事实上你也确实减少了伤亡。我看了报纸所写,日本人派了战斗机沿着铁路线扫射埋伏军民,只有在我们镇吃了个大亏。你做的很好,也很勇敢。”

 

乔一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了眼睛,“杰希哥,你真这么想?”

 

“我不仅这么想,还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情报的,为什么只有你知道行动有变。”

 

乔一帆眼神中有了光彩,把自己如何解密的过程一五一十地讲给王杰希听。

 

王杰希看得出他眼中的神采,听得出来他语气中流露的自豪。

 

“我若是没解出暗语也就罢了,可当时只有我同时知道这个暗语和肖先生被捕的消息,如果我不去通知他们撤退,必是全军覆没。所以我只是想跑去通知他们一声就回来,是不会有危险的,可我没想到他们会派出战斗机……”

 

王杰希回想起树林里的惨状,想起他见到倒在血泊中的乔一帆的瞬间,闭了闭眼。

 

乔一帆本来心里有了底,一见王杰希这表情,胸口难受得紧。他是宁肯王杰希多责骂他几句,也受不了他这般伤痛的表情。他挪了挪胳膊,试探着碰了碰王杰希的胳膊,见他没有反应,便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杰希哥……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才生气吧?你一次次救我,我却不知珍惜,哪有危险往哪跑……我欠你的,大概这辈子都还不上了……”

 

王杰希回握了他的手,“我没有生你的气,只是需要时间冷静。毕竟上战场捞尸这事我是第一次干,现在还没缓过来。”

 

乔一帆心疼极了,把他的手拉到耳边,贴着脸颊蹭了蹭,“杰希哥,你是害怕了呀……”

 

“你不害怕么?子弹打下来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身临其境的时候根本没机会害怕,但我中枪那一瞬间真的后悔了,觉得特别对不起乔家,对不起你,我不想就这么死了,我还有好多好多愿望没有完成,还没把鬼子赶出中国,还没,还没……”还没娶你过门儿。这句话乔一帆咽了下去,又不甘心地蹭了蹭王杰希的手心。

 

“其实我几年前便上过战场了,也是去捞人的,”乔一帆道:“我娘去战场给我小舅送干粮,被炸弹炸得半个身子都没了……我当场就昏过去了,之后也一直做噩梦。所以……我大概能体会你当时的心情,我最大的过错也就在此。”

 

王杰希的手指插进乔一帆的头发,轻轻抚摸。他早从林杰口中得知乔一帆生母的死因,也了解这孩子痛恨日本人的原因,但听乔一帆亲口道出,心中还是一阵唏嘘。

 

“我还活着,还能见到你,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杰希哥,我今后也会好好活,不会让你再经受这些了。”

 

王杰希抚摸着他微红发热的脸颊,喃喃地道,“你还活着。”像在重复一个事实,也像在安抚彼此。

 

“嗯!”乔一帆点点头,“托杰希哥的福。”

 

乔一帆从没见过王杰希这般茫然失措的样子,若他能起身,定是忍不住要拥抱他的,现在却只能握住他的手,趁他不注意偷偷亲吻他的手心。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王杰希倏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起身开门。

 

“小少奶奶来了。”他道,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柳如非这些日子每天都来老宅看望乔一帆,她从没伺候过人,除了嘘寒问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想要下厨房亲自炖补汤,还把手指给烫了。

 

乔一帆自然是不乐意她操劳的,在老宅养了几日,能起身自理了,便让人抬回了主宅。

 

王杰希照旧每日来给他换药,却不多留,换完就走,一句闲话也无。

 

乔一帆当着柳如非的面也不好留他,攒了几肚子的话,憋得难受。终于等到伤口养好结了痂,趁着柳如非画画的档溜去了老宅。

 

一进院门,便见王杰希一个人坐在院子的长椅上晒太阳。

 

前几日下的雪还未化,愣是被阳光晒出了一股凌冽清新的味道。王杰希只着一件青灰色长衫,靠在长椅上半眯着眼,皮肤白得快要与雪融为一色。只是可能坐得久了,鼻尖冻得有些红。

 

乔一帆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脱下自己的棉袄盖在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半睁了眼,一见是乔一帆,便往边上坐了,给他留了个位置。

 

乔一帆在他身边坐下,王杰希看雪,乔一帆看王杰希。

 

这般和谐静谧被一声煞风景的喷嚏打破了,乔一帆这一使劲牵动了伤口,疼得呲牙咧嘴。

 

王杰希把棉袄盖回他身上,皱了皱眉,“冷了就回去。”

 

乔一帆抽了抽鼻子,嘟哝道:“不要。我好不容易才见你。”

 

“我们不是天天见?”

 

“就算天天见,也是一句话都说不上……”乔一帆蜷腿抱膝,额头抵在大腿上,闷闷地道。

 

“你想说什么?说吧。”王杰希淡淡地道。

 

乔一帆歪过头看他,看着看着就笑了,“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就想看看你,就满足啦。”

 

王杰希深吸了口气,微微别过头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幽幽开口道:“一帆,我要走了。”

 

 

TBC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