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执 (3)

(1)(2)

 

3

 

王杰希家的厨房只是个摆设,他的料理技能仅限于把食物做熟,就也懒得开火。

 

这天早上大概是他N年来第一次手动做早餐。

 

他破天荒地动了动脑子,往煮好的牛奶麦片粥里挤了点蜂蜜,又切了点水果扔进去搅了搅。成品的颜值让他颇为满意。

 

一回头便见乔一帆像个幽灵一样站在一边,吓了他一跳。

 

他走过去探了探脑门,温温凉凉的,看来是夜里发了汗。烧退得差不多了,但人看着还不怎么清醒。

 

“需要帮忙吗前辈?”声音有点局促。

 

王杰希伸手一指,“坐那,张嘴就行。”

 

乔一帆当然不好意思张嘴等喂,但又对王杰希家不熟,想帮忙又插不上手,只好王杰希走到哪他跟到哪,眼巴巴地观望。他的大局观在此刻是失灵了的,像个会移动的路障。

 

王杰希倒也不嫌他碍事,他没养过宠物,觉得大概养只金毛之类的大型犬类就是这种感觉。

 

看着乔金毛不知是真的喜欢还是屈服于他的淫威,总之是喝到把碗都舔干净了,王杰希还挺有成就感的。

 

“好喝。”乔一帆满足地舔了圈嘴唇,眯起了眼睛,一脸满足。

 

王杰希拍拍他的脑袋,“去冲个澡,清醒清醒。”

 

“嗯。”乔一帆点头,昨晚没洗就睡了,半夜发汗浑身都黏糊糊的,难受。于是跟在王杰希屁股后进了浴室,手足无措地看着王杰希翻出换洗的浴巾,睡衣和洗浴用品。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愣着干嘛?脱啊。”

 

乔一帆慢吞吞地脱了上衣,把衣服团吧团吧抱在胸前。

 

王杰希:“?”

 

乔一帆:“……”

 

俩人僵持了一会,王杰希懂了,“你一个人行么?”

 

乔一帆使劲点头。

 

还知道害羞。王杰希笑了,“注意别着凉,脚下滑别摔了,也别睡在浴缸里了,超过半个小时没出来的话我就进来捞你。”

 

“放心吧前辈,我没事的。”

 

王杰希还是给他搬来个小凳子,铺好了防滑垫开了浴霸才出去。

 

伴着浴室里的水声,王杰希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里,点开了新鲜出炉的乔一帆与李轩的对战视频。

 

乔一帆拿下了第一场,但赢得很艰难。两个都是辅助,在崎岖的地形掩护下步步为营地布阵,小心翼翼地试探,10分钟过去除了几次偷袭俩人就没有几次正面刚的机会。王杰希感觉脑仁有点疼,他虽然对战术极其敏锐,却并不喜欢勾心斗角,简直想冲进去给这两个人每人拍一扫帚。

 

在这种情况下,对周围环境的掌控还是乔一帆更胜一筹,每个阵都下得极其阴险。王杰希也不由得感叹,即便是自己,也无法在这样刁钻的阵里全身而退。这小孩的实力,真的是今非昔比了。即使是单挑,即使对手是第一阵鬼李轩,也毫不逊色,甚至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拿下了这场比赛。

 

但李轩毕竟比乔一帆早出道了五年,经验技术已经溶于骨血。第一场有些过于谨慎小心反而吃了亏,第二场一上来就近了身,减少了乔一帆布置陷阱的机会,从头到尾地压制。

 

乔一帆刚从浴室出来,热气腾腾地坐在王杰希身边,看到的正是他被李轩压着打的那段对战视频。

 

公开处刑?!乔一帆一下子吓精神了,撩起毛巾捂住脑袋,装作擦头发。复盘什么的是肯定要的,但为什么是现在……可跟王杰希一起复盘的机会是多么可遇不可求啊……乔一帆紧张得把头发揉成了鸟窝。

 

王杰希把他的小动作全数看在眼里,不由好笑。他把电脑暂停放在一边,拉住乔一帆的胳膊让他面向自己,拿起毛巾在他头发上揉搓了起来。

 

“正视失败是跨过这个坎的第一步,你要停在这里,还是跟我一起迈过去?”

 

乔一帆抬起了头,目光闪烁。

 

湿哒哒的乱毛逐渐乖顺,露出了乔一帆的脸。红晕褪去,白净的脸英挺帅气,少年的五官长开了,已经从男孩变成了男人,可以说是兴欣的门面担当了。

 

王杰希突然有些心软。毕竟是自己带过的崽,虽然还没断奶呢就掉到别人窝里了,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留意他的一切。他有了进步,他为他高兴。他被人黑了,王杰希心里也不痛快。总之,每每事关乔一帆,他心里其实并没有像表现出来的那样风轻云淡。

 

尤其是在他退役之后,为人处世比先前当队长的时候柔软多了。所以他看到乔一帆现在扛了这么大的压力,也拿捏不准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掰扯复盘是不是有些残忍。

 

“你不想看就算了,等你病好了再说。”

 

话音没落,他便被乔一帆紧紧抱住了。灼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颈边,激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像还没退烧,王杰希想,不然堂堂一个队长,怎么还跟小狗似的腻乎人。

 

“我想看,前辈可以陪我一起么?”

 

王杰希揉了揉他的软毛,笑着说:“来。”

 

 

两人靠在一起,看完了长达五十分钟的比赛。王杰希中间没有叫停,没有记录,也没有就某个细节询问乔一帆,就好像只是单纯地在欣赏一场比赛,而非他之前说的复盘。

 

乔一帆暗中打量着王杰希。他本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前队长的盘问,可见王杰希完全没有提问的意思,慵懒放松地靠在沙发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每到精彩的赛点,或是看穿了他的意图,还会眉目舒展露出笑容。乔一帆也就不再紧张,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视频上。

 

视频放完,王杰希评论道:“很精彩的比赛。” 

 

“呃……谢谢前辈!”乔一帆受宠若惊,这场对于自己只能用“狼狈”来形容的比赛,哪有一点精彩可言?但还是摒心静气,虚心等待前队长的指教。

 

可王杰希什么也没说。

 

乔一帆有点沉不住气,问道:“前辈有什么建议吗?”

 

王杰希一顿,“比如?”

 

“比如,我哪里做得不够好,需要改进的地方。”

 

王杰希微微一笑,“这些地方,你应该都很清楚了。对我而言,这是一场顶级阵鬼的角逐,每一步操作都堪称典范,可以写进教科书了。”

 

得到如此高的赞誉,乔一帆有点懵圈,如坠云梦。好不容易才把自己已经在空中飘飘然的魂拉了回来,“可,可我还是输得很惨啊……

 

“那不如你来说说,为什么会输。”

 

乔一帆想了想,认真地道:“我觉得还是战术的问题。我近战操作和经验不如李轩前辈,所以无论什么地图,只要尽量减少正面刚,能拖就拖,时间一长不怕拖不死他。可一旦近身,我却没有针对性的计划,所以才会输掉了比赛。我想如果第二场没有被第一场的胜利冲昏头脑,有进有退,而不是延续第一场的拖延战,也许就不会……”

 

“不会输?”王杰希问。

 

乔一帆忽然不笃定了,“当然不是,就是有可能……”

 

“所以,即使你换了一种打法,也不一定会赢。”

 

“……”

 

“不要轻易否定自己的决定。场上瞬息万变,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影响最终的结果。大家都喜欢做事后诸葛,你赢了,你做了什么都是有道理的,你输了,便全盘否定当时的决定。但事实上,你当时的战术计划肯定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你现在还不具备百分百实现它的能力。”

 

乔一帆叹了口气,“还是技不如人啊!”

 

“你对李轩的胜率是多少?”

 

“这次之前,算上团队赛和场下PK的战绩,大概是26%左右吧。”

 

“那就是平均每四场赢一次,这次是三场赢一次,你的胜率提高了。”

 

乔一帆掰指头算了算,扬了扬眉毛。

 

王杰希说,“这是很了不起的进步。从几年前的新人挑战赛到这场比赛,你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这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如果你想证明什么,你已经成功了,没必要只通过一场比赛。这场比赛中你收获的意识和经验远远大于输赢本身的意义。”

 

乔一帆不置可否,咧咧嘴笑了。道理他懂,但想到就这么跟世邀赛失之交臂,还是无法释怀,就算是王杰希来安慰他,也……

 

“如果打败李轩对你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也不是没有机会。”王杰希说,“据我所知,他应该还会打满一年,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在下届世邀赛前退役,你还是有很多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呃,其实……”

 

其实我并不只是想要打败李轩。乔一帆几乎就要破口而出,而理智还是占了上风,他生生把下面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王杰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要“其实”什么,便继续说道:“如果你明年把对李轩的胜率提高到40%,场上场下都算,我会考虑再做一年领队。”

 

嗯。乔一帆点点头。

 

……诶?什么?!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把主谓宾定状补分析了一遍,乔一帆确定自己没有会错意,他猛地抬起了头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笑容玩味。挖个坑就跳,这孩子还真是耿直。

 

“说吧,对我当领队这么执着,有什么企图?”

 

“我——咳咳咳!”乔一帆被自己口水呛得咳个不停。

 

王杰希很好心地帮他拍了拍背。

 

“前辈……前辈怎么知道的!?”

 

“不是你自己说的么?”

 

我说什么了?!乔一帆使劲搓着双手,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让你胡说八道,没事瞎吹什么风乱喝什么饮料!



TBC


忘提一句,这篇其实是没什么CP成分的,俩人对对方都没有箭头,完结了也不会有。但这只是我的设定,可能由我这个CP脑写出来还是看起来箭头挺粗的_(:з」∠)_



 


评论(2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