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执 (2)


2.

 

乔一帆的意识几度断线,直到听见一个遥远的声音。这个声音非常温暖,令人怀念,也许这是一个美梦,梦里是自己最想得到的一切。乔一帆不想醒来,但他实在很想靠近,想要听到更多,想要看到这个声音的来源。

 

他睁开了眼,声音没有消失。乔一帆心中欣喜,虽然脑子还不怎么会转,身体倒是随着那个声音的指引开始移动了,像只印随的雏鸟。

 

王杰希把人扶到沙发上,去厨房烧水泡了一大壶茶。

 

“感觉怎么样?喝点茶。”王杰希将水杯塞进愣愣的青年的手里,有点担心他会不会下一秒就把杯子摔在地上。

 

乔一帆的头还是晕的,眼皮火辣辣的睁不开,但还是乖乖地把茶喝了。

 

 “还记得你是谁吗?”王杰希问。

 

茶水让乔一帆的视力恢复了正常,第一句没有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队长?

 

“是真的醉了。”王杰希砰地弹了一下乔一帆的额头,“你还知道你是兴欣的队长,你这样子像一个队长吗?”

 

这句话像颗子弹,把酒精营造出的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梦境打破,稀里哗啦地崩成碎片。惨败的记忆,键盘侠们的诋毁一股脑涌入了脑海。 他不是没有经历过低谷,挫折,失望,相反的,他尝过太多各中滋味,但是这次超越了一个临界点,冷静也好理智也好,输给了专属于年轻人的任性。

 

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前,在他要重新扛起一个队长的责任面对重重舆论之前,他只需要一点时间,一个空间,让他冷静下来,重新长出抵挡一切恶意的壁垒。

 

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冷静怎么冷静到他前队长家里来了?

 

在最窘迫的时候遇见最希望被刮目相看的人,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那个,真是太打扰前辈了!我,我该走了。”乔一帆说着想要站起来,无奈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起得猛了没站稳,一屁股坐了下去,还栽到了王杰希的怀里。

 

这下丢人丢大发了。乔一帆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结果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他不禁捂住了额头。

 

王杰希倒是不甚在意,又给他倒了杯茶。“你先醒醒酒再说吧,你现在这样如果被拍到,不知道会被解读成什么样。”

 

乔一帆捧着杯子看着自己在茶水中的倒影——他不得不承认那个眼神迷离失魂落魄的人是他自己……他低下头不愿再看。“咳,也是啊,我这个样子……实在不够格做为一个队长……”

 

王杰希给自己也倒了杯,抿了一口,问道:“一帆,你认为联盟里最好的队长是谁,最差的队长是谁?”

 

乔一帆缓缓地抬头看着他。出其不意,单刀直入,咄咄逼人,典型的王杰希风格,饶是做了队长以后的乔一帆也不知如何招架。

 

“最好的队长……无论是公认的还是我主观认为的,都是前辈你啊。最差的队长……”乔一帆笑容有些尴尬,“我自己吧。”

 

“你和我之间的不同有哪些,说说看。”

 

乔一帆噎住了,这个问题显然不像它看上去那样简单,只是他现在的脑子还是一团浆糊,不太适合思考。

 

他其实很想自暴自弃地说:“我跟你差远了啊,哪有一点跟你一样?”可王杰希想要的答案肯定不是这个。

 

乔一帆皱紧眉头,使劲在脑中寻找着他们之间的“不同”。

 

技术?领导能力?责任心?在如今的职业圈,“技术”这个词就跟“努力”一样不值一提。虽然也有强弱对比,但对于队长级别的人来说,早已无法用技术来定胜负,只能说“各有千秋”。王杰希打法诡异多变适合单挑,乔一帆大局观出众擅长控场,没有可比性。至于领导能力,王杰希刚出道就是队长,有种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而乔一帆虽然性子软,但人缘是圈里公认的好,没有距离感,是队里的粘合剂。两人的领导风格完全不同,也没什么高下之分。王杰希为了团队配合牺牲了魔术师打法,乔一帆婉拒了各大战队的橄榄枝,在兴欣最青黄不接的时候扛下队长的担子,一年来没有休过一天假,是公认的劳模。

 

这些不同就像一团乱线中的线头,乔一帆揪住一个顺着捋下去,却捋着捋着回到了原点。最后竟然发现,做为队长,他们之间只是风格迥异,但本质上却没什么不同。

 

可这不对啊,不是这样的!

 

乔一帆熬干了脑汁得出这样的结论,却拒绝接受。他捂着头,用力了半天说了一句废话:“你是王杰希,我是乔一帆。”

 

“你现在去改个名还来得及。”王杰希半开玩笑地回答。

 

乔一帆低下头笑了。

 

 “一个队长,可以输,可以哭,可以孤高,可以平和,可以一往无前,也可以谨慎用心,只要承担起队长的责任,就是一个好队长。”王杰希说的很慢,很清晰,也许是对着乔一帆,也许是对着自己。

 

平静的声音像一股细流,温柔地撞击着乔一帆内心的堤坝。

 

乔一帆使劲抿起嘴,努力想要保持笑脸,一声哽咽却冲破喉咙,因为憋太紧,声音听起来别扭极了,像是什么动物的怪嚎。这简直是他这辈子最尴尬最丢人的瞬间了!他疯狂地想嘲笑自己,眼泪却先冲了出来。于是他又是哭又是笑的,坐在沙发里抖成一团。

 

王杰希把哭成一团的青年拉进怀里,揉搓他温软的头发。

 

“完美的队长是不存在的,我也不是,我也有很多做得不够的地方。你比我幸运的是,你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弥补,去完善。比赛输了不是坏事,你还没有准备好,做一个队长也好,进入国家队也好。你还有明年,还有再下一年。”

 

乔一帆在王杰希怀里有点僵硬,忍住了抽噎,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淌。

 

我在干什么啊……乔一帆羞愤得想把自己埋了,可王杰希身上好像有一种魔力,让他的HP和MP蹭蹭往上涨。痛苦的回忆被驱散,冥冥之中感觉有个很久远的伤疤正在缓缓愈合,又好像找到了一块丢失已久的拼图,填补了长久以来的心灵空隙。他想要再枕一会,就一会,反正已经这么丢人了……

 

止住了眼泪,乔一帆昏昏沉沉地说;“今年和明年,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今年你做领队,明年你就去总局了……”

 

什么?

 

这下换王杰希糊涂了,跟他做领队有什么关系?而且谁告诉他自己明年要去总局的?他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呢。不过这并不是重点。

 

新任队长的压力,兴欣的成绩,舆论的贬低,现在貌似还有他的原因……究竟哪个才是那根压死骆驼的稻草呢。

 

“跟我有关?”王杰希问。

 

乔一帆抽了抽鼻子,没了动静,不知道是真睡还是装睡。

 

王杰希推推他的脑袋,手心留下了灼热的温度。

 

发烧了?!

 

“一帆,等会再睡!”王杰希轻轻拍他的脸,“你是不是发烧了?”

 

“唔……不知道,好像……”

 

王杰希无奈地叹气,简直没见过这么迟钝的,生病了都感觉不出来。王杰希把他扶到卧室的床上,盖好被子,取来体温计给他含了一会。

 

38度7,还好,不算太高。王杰希呼了口气。

 

“什么时候开始的?比赛前还是比赛后?” 

 

“嗯……刚才……比赛时还好好的。”

 

还好不是带着病比赛,可一提起刚才王杰希气就不打一处来,“你在湖边吹了一晚上凉风,不着凉才怪!”

 

乔一帆低下头把头埋在枕头里,像只鸵鸟。

 

“我听说你还没吃东西?还空腹喝酒?你是怕病得太轻?”王杰希越说越火大。

 

乔一帆浑身烧得滚烫,没有一处得劲儿,就是心情特别好。他头一次发现自己不仅没在怕前队长了,反而莫名享受他的数落,有种怀念的感觉。

 

约莫王杰希训完话了,乔一帆赶紧讨好:“我错了……队长。”

 

王杰希愣了,一声“队长”把他那股无名火浇个熄灭。

 

“……谁是你队长。”

 

乔一帆困得双眼直打架,还是努力睁着,望着王杰希。“谢谢前辈……给你添麻烦了。”

 

王杰希没辙了,认命地叹了口气,“你先吃点药,要是明早烧还没退就叫医生来吊个瓶。”

 

乔一帆忙揪住王杰希的衣角。

 

“前辈!”

 

“嗯?”

 

“生日快乐!”乔一帆迷迷糊糊地冲他笑,烧得红红的眼睛里满是真挚。

 

“……”王杰希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自己的心脏一下。

 

“谢谢。”



TBC


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305228787




评论(1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