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执 (1)

这篇大概讲了一个两个人心中都有“执”,并且互相完成了对方的“执”的故事

文不长,有存稿,头几章应该会日更~


1. 

 

王杰希到达公园湖心岛一家西餐厅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远远看见餐厅老板等在后门,身上扛了个人。


老板是王杰希的发小,还没等他车停稳,就凑上来拽开车门,把这个不省人事的家伙塞进他车里。


王杰希皱了皱眉,伸手接了一把。

 

“他刚才吐了两次,应该没什么东西可吐了。”发小老板说。

 

被塞到座位上的家伙蜷成一团,老板怎么给他塞进来的,他就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看起来十分别扭。

 

王杰希不想被误会成绑架犯,还是探身过去把他摆放正常,又把靠背调低,让他半躺在座椅上。

 

这人才终于露出了脸来——是乔一帆。

 

发小老板敲开了王杰希的车窗:“你可欠哥们儿个大人情,这小孩儿是你们战队的吧?” 

 

“不是。”王杰希说,“他是兴欣战队的队长。”

 

老板嘴里的烟掉到地上,“啊?我听俩小姑娘在那嘀咕什么微草战队,还偷拍他来着,我还以为是你们队里的谁谁谁。”

 

“他曾经是。所以他被偷拍到了?”

 

“应该没拍到脸。我看情况不对就赶紧把他架到包间去了,果不其然一会门口就来了俩狗仔,现在还堵门口呢。怎么着,哥们儿有良心吧?怎么报答我?”

 

王杰希眼睛一瞪,“报答你?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知道他是职业选手还让他喝酒?”

 

“我哪知道!我后来才知道的!”老板各种冤,“这小孩不吃不喝在湖边坐一晚上了,我怕他想不开才叫他进来聊天,还好心给他调了杯我们店的招牌饮料!里面是含酒精,但也没啥度数啊!谁想到他喝了几口就成这德行了!”

 

王杰希无奈地叹气,“要是被人拍到,指不定被写成什么样。”

 

“还能怎么样,你们呐就是偶像包袱太重,谁还没个朋友一起喝个酒吹牛B什么的。”

 

“他们不一样,电竞选手不能沾酒,被爆出来就是丑闻。”

 

发小从车窗探进去,使劲嗅了嗅,“蒙谁呢你,你自己都喝了,还好意思说别人?”

 

王杰希有点诧异,抬起胳膊也到处闻了闻,“能闻出来?”

 

“哥们这鼻子,比酒驾测试仪还灵呢,快点招,去哪鬼混了。”

 

“战队给我办了场生日趴。”王杰希说起战队,眉眼瞬间柔和了不少,“夏休期间就没禁酒,我一高兴也喝了点,就喝了一杯啤的,不会被查出来吧?”

 

“不会不会,你的酒量我还是有谱的。”发小不屑地哼了声,“我还以为你们玩电竞的不是不能喝,只是不准喝,今个算是开眼了,终于知道什么叫一杯倒了……嘶,你说他跟个小孩儿似的,都当队长了?”

 

王杰希回头瞥了一眼,乔一帆睡得一脸安详没心机的样子,看着确实不像个队长。

 

“他是太年轻,不然还能被你骗去喝酒?”

 

“嘿!你别没完了啊,他要不是遇到我,没准现在就在湖里了——”

 

“太夸张了。”王杰希打断他,“职业选手没那么脆弱。”

 

发小提高嗓门,“诶我说王杰希你个没良心的,不就是灌他点酒吗,哥好歹费了这么大劲保他,你再跟我抬杠我可把他扔给那俩狗仔了。”

 

王杰希笑了,像真怕他发小来抢人似的,赶紧给乔一帆系上了安全带。“不跟你贫了,我这就带他走。今个多亏你了,赶明儿请你吃大餐。” 

 

“这还像句人话。生日快乐嘿哥们儿!”

 

王杰希冲发小挥了挥手,启动了车子。

 

他考虑了几个地点,在自己也喝了点酒且从来没照顾过醉鬼的情况下,最方便也最合理的目的地只有自己家了。

 

打开车里广播,“电竞之声”频道,N年没有换过台。

 

不出所料,广告时段已被微草粉丝买断,生日歌和微草队歌轮播,主持人则深情地读着粉丝们对王杰希的生日祝福。王杰希一条一条仔细听着,幸福感填满车里整个空间。

 

今天是王杰希的28岁生日。他已经退役留在微草任教练两年了,两年后的今天,在整个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微草队员们仍然会全数留在战队给他开生日会。

 

王杰希破天荒喝了点酒,他是真的高兴。微草第三次捧起了冠军奖杯,而这个冠军是高英杰做为队长拿到的第一个冠军,对他对高英杰来说都是意义非凡。荣耀十年,他目睹了多少豪门战队的兴衰浮沉,而微草却始终屹立不倒,他怎能不为之骄傲。

 

直到接到他发小的电话,让他来餐厅后门捞人。

 

他本来是不信的,以为是他发小在整蛊他——微草全员都在战队给他庆生呢,一个也没少。后来发小直接给他发了个照片,昏暗的包间里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没露脸。他这才匆匆灌下一大杯醒酒茶,跟微草队员告了辞,一路开到湖边。

 

王杰希神色复杂地看了眼睡得香甜的乔一帆。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一点戒备心都没有。一个人跑去湖边吹风就已经够刺激了,还被人拐去喝酒……真是想想都后怕。

 

王杰希寻思着,等他醒了非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做为一个队长,一个公众人物,无论有什么不顺心,他这种失去理智的行为都是很欠收拾。

 

广播里的生日祝福告一段落,电竞快报开始了。

 

“在今天结束的第三届荣耀世邀赛预选赛最后一轮比赛中,虚空战队队长李轩以2:1的成绩险胜兴欣战队队长乔一帆,拿到了最后一个国家队成员席位——”

 

王杰希恍然,皱紧了眉头。

 

难道是因为这个?不应该啊……

 

胜败乃兵家常事,每一个职业选手都已习以为常,乔一帆不至于连这点心理素质都不具备。

 

何况这次所谓的国家队选拔赛只是一次商业作秀,就算他赢了,成功入选国家队,由于经验不足也只能做为候补。但阵鬼这样的强力辅助在国家队的职业配置里非常稀缺,李轩明年就会退役,乔一帆进入国家队只是时间问题。他为什么选择现在挑战李轩?

 

王杰希心里有了大致猜测。他执教微草以来,对于其他战队选手的表现也是了如指掌。他知道乔一帆接任队长之后,兴欣的成绩的确不够出色,以第八名勉勉强强进入季后赛,却在第一轮就输给了微草,早早淘汰。做为一个新任队长,乔一帆的压力可想而知。他急需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而打败荣耀第一阵鬼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可若是赌输了,结果不仅会适得其反,还会背上自不量力踩前辈上位炒作的骂名。

 

王杰希几乎可以预见网上对乔一帆会是怎样铺天盖地的冷嘲热讽。

 

这样的压力,王杰希不是没有体会过。虽然不认同他排解压力的方式,但王杰希却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刚刚想要教训他而打好的腹稿化成一声叹息。

 

等红灯的时候望向身侧,却发现刚刚还靠在椅背上睡觉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又蜷成了一个团儿,衣服揉搡得往上堆起,露出一截腰来。

 

王杰希调低车里冷气,从后座上扯过来一件薄外套,搭在乔一帆身上。乔一帆咂吧咂吧嘴,嘟哝了一句什么,把外套团吧起来紧紧抱在怀里,就又睡过去了。

 

王杰希无奈地瞅了他一会,忽然觉得眼前的情景跟他记忆中的一个画面意外地重叠了。他掏出手机翻开相册,调出一张微博截图。

 

——那是乔一帆在全明星新秀挑战赛上惨败之后,一个人蹲在走廊哭的照片。照片里的他非常模糊,因为他只是误入了一个选手自拍的镜头。兴欣夺冠之后,乔一帆的名字也被人熟知,这张照片才被这个选手的粉丝扒出来,于是大家才知道,原来乔一帆还曾经有这么悲惨的历史。

 

“为什么没提过?因为丢人啊……”乔一帆在采访时被迫旧事重提,笑容腼腆又温暖,“但这件事确实对我影响深远,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叶神本人。他鼓励了我,让我重拾自信,我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抓住了重生的机会。”

 

王杰希也是那时才知道,曾经有个微草队员,在最彷徨无助的时候,鼓励了他、给了他希望的并不是做为队长的自己。

 

王杰希把那条微博截了图,一直存在手机里。

 

而就在刚才,醉酒昏睡的青年与那时蹲在走廊哭泣的少年的影像重合到了一起。王杰希一时间有些恍惚,直到红灯变绿,后面的车不耐烦地“嘀”他,才移开了视线。

 

 

 

车开进车库,王杰希熄了火,正愁怎么把乔一帆扛上楼去的时候,忽然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眼睛半睁,目光有点不聚焦。

 

“醒了?”王杰希问,“能走吗?”

 

乔一帆点点头,“嗯”了一声,乖得像只绵羊。

 

王杰希当然不放心,绕到另一边给他打开车门,扶他下车。

 

果不其然,乔一帆的脚软绵绵的,刚一沾地就要跪,王杰希赶紧架住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王杰希也踉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的,少年的成长真是快啊。

 

王杰希感叹着,扶着乔一帆跌跌撞撞地进了电梯。

 

 

TBC



其实是我心中的“执”

刷原著时就在想,如果小乔新秀赛惨败之后在走廊哭泣的事也被老王看到,或是后来才知道的话会发生什么……其实不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影响剧情的走向,只是小乔的心情可能会有很大不同。

说白了我就是想看老王安慰鼓励小乔而已,而且在特别篇播了之后这个执念尤为强烈。

可是小乔不论是小透明时期还是成长起来之后都是坚强的小天使,根本不需要人安慰,简直无懈可击……想要创造这样一个机会真的难QWQ

所以可能会有很多无逻辑不科学或者政治不正确的地方,大嘎不用太认真,我只是想满足自己YY【


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群:305228787

乔王这么好嗑,大家不来一起嗑吗!



评论(1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