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Undercover (6)

我的妈,这篇又半年没更了……


我还在坑里!我很好!


前文:

0-123-45



6

 

 

王杰希用余光看着乔一帆先把粥里的瘦肉和皮蛋捞干净,再一口一口把粥喝完。


原来是只肉食动物,陪自己喝粥还真是委屈他了。于是王杰希趁着乔一帆去结账,又跟服务员要了份白切鸡和豉汁排骨给他打包带着。

 

乔一帆看到肉两眼放光却死活不要,王杰希说让他回去跟值夜班的高英杰一起吃,他才犹犹豫豫地收下。

 

“少吃点浓油赤酱的,容易留疤。”王杰希说,“过来我看看,明个就该拆线了吧。”

 

乔一帆乖乖地凑过头去。

 

王杰希撩起他的刘海,在他额头那道长长的伤口上面摸了摸。药水早已褪了色,但缝合的痕迹还是像条蜈蚣一样吓人。

 

“愈合得还不错,但不留疤是不可能了。”

 

乔一帆摸着脑袋傻乎乎地笑道:“有疤挺好的,爷们儿。”

 

王杰希可能是没见过这么没心没肺的,被他逗笑了。

 

“对了,我今晚正好有空,你要是想现在搬家,我可以等你。”

 

“啊啊啊!?”

 

惶恐归惶恐,乔一帆却是个行动派。在适应了王杰希这种直接的风格之后,他花了不到五分钟就去病房打好了包,这就算搬家了。

 

当然,还不忘把吃的丢给在门诊值夜班的高英杰。

 

“都赏你了!”

 

“大半夜的去哪儿啊?”

 

“搬家!”乔一帆刚跑出门又折回来,在门口露了个脑袋笑嘻嘻地补充了句:“去睡你男神!”

 

高英杰差点拿鸡腿扔他,一看人早跑没影了,愤愤地咬了口鸡腿肉。

 

王杰希看着冲自己连跑带颠儿飞奔过来的乔一帆,心情很是愉悦,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数落了句:“跑什么,也不怕伤口开裂。”

 

“太晚了,怕您等着急。”乔一帆抹了把汗,笑道。

 

“就这么点儿东西?没落下什么?”

 

“嗯,都是洗漱用品什么的,我在英杰宿舍还有些东西,明个再收拾。”

 

有一样东西是乔一帆刻意落下的——那个差不多可以进博物馆的诺基亚手机,被乔一帆故意“忘”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

 

那两个检察官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估计是打从一开始就看出他没有当“卧底”的潜质,对他压根不上心。

 

何况王杰希这样的人会涉嫌贩毒?疯了才会信吧。现在的警察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做为一个还未正式上岗就已经反水的卧底,乔一帆觉得自己也是没谁了。

 

“王老师平时不会真的住在医院里吧?”

 

“不然呢?”

 

乔一帆瞪大了眼,“睡哪啊?”

 

“办公室有沙发。你今个要是不叫醒我我估计就在准备室凑合一宿了。”

 

乔一帆心道,那你明个脖子可就废了。

 

“吃饭不规律,睡觉也不规律,您身体能受得了吗?”

 

“你想什么呢,”王杰希不甚在意地道,“选择做医生基本就跟规律二字绝缘了。一切以病人为先,以手术的时间为先,其它的都不重要。我们科的很多手术开始前几小时不能吃也不能喝,以防手术时上厕所,如果不小心喝了水就要自觉穿纸尿裤。”

 

这个乔一帆倒是听高英杰说过,现在再听王杰希讲仍然觉得震撼。

 

王杰希看着他一脸茫然的表情,勾起嘴角。“吓到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乔一帆立马回神,“当然没有!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

 

“我知道。”王杰希露出安抚的微笑,忽而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么?”

 

乔一帆诚实地摇头:“不……不知道。”

 

“因为你不仅正直,勇敢,还有临危不乱的心理素质。”

 

乔一帆本来都做好准备听到一些诸如“为了给医生出口气”,“惩治恶势力”之类的大实话,还有些小紧张,猝不及防被夸了,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一脸的“我不是我没有。”

 

“我听英杰说了当时的状况。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只有你上前拉开了闹事者,及时叫来了保安,还报了警。做为一名医生,空有专业水平和技术是不够的,技术可以练,但医德和处理突发事务的心理素质是无法后天养成的。我相信你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但愿我没有看走眼。”

 

乔一帆脑袋里炸开无数烟花,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但他又有点惶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有王杰希说的这些优点,他真的有这么好吗?他那天的所作所为都是他下意识的举动,没想过对错,也没想过后果。在王杰希的眼里,竟然都是他的闪光点?

 

“王老师谬赞了!我……我真的没有王老师说的那么好,但我会努力,配得上您的夸奖,也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的!”

 

“不用这么紧张,加油。”

 

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乔一帆只能慢慢适应,慢慢地对于“天上掉的馅饼”不再那么诚惶诚恐,却不能停止感恩。

 

他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虽然受了点伤,却因此得到王杰希的赏识,被留在了最好的医院最好的科室,现在又阴差阳错地将要住进王杰希的家!这一连串的蝴蝶效应真的太奇妙了。

 

王杰希家的小区离医院很近,环境优雅却不是高层住宅。这种地段和质量的房子少说也要五六百万,乔一帆暗暗咋舌。

 

“先带你认个路,以后你可以自己回来。”

 

“谢谢王老师……我在宿管部那边已经排上号了,宿舍一有空床我就搬回去,尽量不打扰您太久!”

 

“……随便你。”

 

两人乘电梯上楼,电梯门刚开,便听到一阵喧哗声,楼道里弥漫着烟酒的臭味,跟这栋高级公寓相当违和。

 

王杰希皱了皱眉,快步走到自家房门前,掏钥匙开门。

 

门打开的瞬间,喧闹声一下子提高了五十分贝。

 

看清了屋内的情形,乔一帆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了两步——王杰希的家地面一片狼藉,酒瓶子滚得到处都是,一地的烟屁股。几个光膀子的纹身男瘫在皮沙发里,还有几个小流氓围着茶几甩扑克。厨房的大理石餐桌变成了麻将桌,那个曾经出现在医院过的黑社会正叼着烟盘着腿,稀里哗啦地一边洗牌一边吆喝。

 

这是怎么回事?一群黑社会在王杰希家聚众赌博?!

 

乔一帆吓得手脚冰凉,他一个从小到大从不惹事的乖宝宝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他颤抖着去拽王杰希的胳膊,却发现王杰希也抖得厉害。

 

那一瞬间乔一帆反而冷静了许多,可能是觉得自己应该给同样害怕的王杰希撑腰,也可能是王杰希之前的那句夸奖起了作用——他可是刚刚被王杰希盖章了“勇敢,临危不乱”啊!总不能刚夸完就打脸吧。

 

他调整好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坚定些:“王老师,要不要报警?”

 

王杰希却充耳不闻,挣脱开他的手,径直走到那个黑社会面前,一把揪起他的花衬衫领子。

 

“叶修,你在干什么?!”

 

王杰希的声音冷冰冰的,胸口剧烈起伏,连呼吸都断断续续夹杂着颤抖。

 

叶修也仿似吓了一跳,烟头掉在地上,“哟!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家。”王杰希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叶修嘴上这么说着却不太敢直视王杰希的眼睛,可能是自知理亏,起身踹醒几个喝大了的小弟。“快给我起来,你,把烟给我掐了,诶我操,你特么按我外卖盒里了!干嘛?没看到你们嫂子回来了?还问我干嘛……”

 

小弟们歪歪扭扭地站成一排,冲着王杰希行了个礼,齐声道:“嫂子。”

 

王杰希气得浑身发抖,狠狠地瞪着叶修,“你跟我承诺过,不会侵入我的生活……可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是答应过,可你不是总也不回来么……那什么,今个一个兄弟犯了点事儿,原先那几个点儿都被盯上了,我们回不去了就来你这避避风头。你给哥点面子,行个方便。给你这搞得这么乱是兄弟们不懂事,哥这就让他们给你收拾了,保证恢复原样,别生气了,啊,乖。”叶修说着,便要过来揽住王杰希。

 

王杰希迅速闪身,让叶修扑了个空。

 

“滚。”他低声道。

 

“啧,大眼儿,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看在咱俩好了这么多年的份上,就原谅哥这回?”叶修一边讨好,一边指挥他几个小弟:“还不赶紧收拾干净!”

 

“你要我说几次?我让你们滚,立刻滚!”王杰希提高了声调,“别碰我的东西。”

 

叶修这下彻底面子挂不住,冷下脸来,“我说王杰希你是不是不想过了?别给脸不要。”

 

叶修他小弟们见势不妙,纷纷来劝,“诶诶诶大哥消气消气,都是我们混蛋,你要揍就揍我们别跟嫂子撒气,咱这就滚吧!”

 

“咱们滚,让他跟这个小白脸儿二人世界?”

 

王杰希一怔,才想起他身后的乔一帆。

 

乔一帆此时脸色煞白,名副其实的“小白脸”。

 

“我原先还有点罪恶感,现在看来你也不是什么白莲花。咱俩这么几天没见,你特么就勾搭个小白脸回家过夜?你就这么饥渴?”叶修阴着脸,步步逼近,一把把王杰希推到墙角,拽住他的领带。“你敢在兄弟们面前绿我,信不信我当着他们的面办了你?”

 

“你放手!”乔一帆扑了上来,把王杰希挡在身后,“不管你跟王老师是什么关系你这是非法入室,你再碰他我就报警!”

 

叶修乐了,伸手勾了勾乔一帆的下巴。“哟,小鸭子挺有种啊,活儿挺好吧?屁股多少钱?玩3P么?”

 

王杰希一把把乔一帆扯到身后,“这里没你的事,躲开点。”又对叶修道:“你够了,他是我学生,在我这借住。你羞辱我糟蹋我房子我不跟你计较,但你若再把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我立刻报警。”

 

王杰希亮出手机,屏幕上110三个数字亮得晃眼。

 

“真感人,”叶修鼓起了掌,“这什么师徒情深的场景,电视剧都没这么演的,真想多看一会。”

 

“我最后说一次,滚。”

 

“好好好,我滚我滚。”叶修说着踹了一脚正撅着捡酒瓶的小弟的屁股,“都滚了。”

 

小弟一脸懵逼:“不给大嫂收拾干净了?”

 

“还有没有点眼力见,让你免费吃这么多瓜,还想让你大嫂给你现场直播谋杀亲夫啊?”

 

 

 

叶修一行人终于走了,王杰希身体晃了晃,被乔一帆眼疾手快扶住,才没有一头栽倒在地。

 

“王老师!”乔一帆吓得不轻,王杰希整个人轻飘飘软绵绵的,仿佛一碰便会散架。“王老师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

 

“没事。”王杰希虚脱地靠在他肩膀上,气息渐渐平复,身体抖得没那么厉害了。“可能休息太少,睡一觉就好了。麻烦你,扶我到卧室去吧。”

 

乔一帆点点头,把他一只胳膊架到自己脖子后,顺势一把打横抱起。

 

王杰希觉得这个姿势有点不对,但也没力气挣扎,“你还挺有劲儿的。”

 

“是您太轻了。”

 

“卧房在右边,门没锁。”

 

卧室很幸运地没有遭到叶修等人的荼毒,跟外面龙卷风过境一般的客厅比起来,简直是人间仙境。

 

乔一帆稳稳地把王杰希放到床上,脱了鞋,盖好被子。

 

“抱歉,今天让你看笑话了。”王杰希轻声道,“客房就在对面,你早点休息。外面你不用管,我明天叫保洁阿姨来打扫。”

 

乔一帆心头一阵发紧。他的王老师做了一天手术,家里却被糟蹋成这样,还被当着这么多人面羞辱,气得站都站不稳了,还在关心他的住宿。

 

他明明值得最好的,却被这样作践!

 

乔一帆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还是决定多一句嘴,问道:“王老师,我们要不要报警?我担心他还会继续找你麻烦……”

 

王杰希摇了摇头,淡漠的目光里含了几分凄然。“不了。我跟他之间已经了断,他不会再来了。”

 

TBC


这个老叶,结合前文的话,应该不难猜到他想干吗……吧?_(:з」∠)_


纯属自娱自乐,没人看也无所谓啦_(:з」∠)_

想到哪写到哪,不保证不坑


评论(1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