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Undercover (5)

这篇一年没更了,洒点土


前文:

0-123-4



5

 

 

刘皓留给了乔一帆一个老款诺基亚手机,除了打电话别的什么都干不了,里面只有一个联系人。

 

“有任何情况,打这个电话。”刘皓临走时交待,“我们这边有了新情况也会联系你,务必时刻保持满电状态。”

 

乔一帆把手机藏在床头柜里,心情十分复杂,嗓子眼像是噎了东西似的。


看那两个人的态度,他答不答应都算是答应了吗?这叫什么事儿啊?

 

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成了个卧底?现在这卧底选拔都这么随意吗?都不用调查他祖宗八代,不用测谎,不用先修几门表演艺术的吗?像他这种跟人说话都会紧张的性格,简直就像把“我是卧底”写在脸上。

 

特别是面对王杰希的时候。

 

不是他没有公民的责任感正义感,只是……他们实在是找错人了。乔一帆想,就算他想要监视王杰希,也得见得到他才行啊!

 

一个三甲医院堂堂神经科主治,那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乔一帆虽说名义上转了正,也还是资历太浅,之前还没轮转到神经科就被刷了,突然入行,没有个几年的理论学习,他估计连出门诊的资格都没有,就别提给王杰希当跟刀了。

 

这些天来他在病床上躺得烦了,就会主动去科室帮忙打打杂,端茶倒水整理病例什么的,整个科室从上到下混了个脸熟。虽然他不是个自来熟的性格,也不怎么会跟人聊天,但科室里的同事们都对这个模样好,勤快话不多的小鲜肉印象颇佳,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会招呼他一起,不论是出诊还是查房都喜欢带着他当吉祥物,专门对付不好搞的病人。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社会,脸再臭的病人见了乔一帆,态度也多少会温和一些。

 

这天他正陪着一个住院医小姐姐查房,高英杰跑进来,让他去人事部一趟。

 

“你是不是还有两天就出院了?”高英杰问。

 

“啊……是哦。”乔一帆住院半个多月了,整天醒了就往科室跑,病房跟科室都在一个楼里,方便得很。他都快把医院当家了。

 

“还‘是哦’?”高英杰有点急,“你出院以后住哪定了没?找宿舍了吗?”

 

乔一帆愣了一下,“我记得你不是说,我住院之前是跟你一个宿舍的吗?我出院了回你宿舍不就好了?”

 

高英杰摇摇头,叹了口气,“现在麻烦了。昨天你的床位住进来一个新人,我去问人事部才知道因为你当初没有转正,宿舍也就自动收回了。今个是注册的最后一天,去晚了就排不上宿舍了。也怪我,没想到你还得重新申请宿舍,要是申请不到,你出院后可怎么办呐……”

 

乔一帆倒是不甚在意,“没事啊,那我就在外面租房子呗。我这么大个人了住哪不是住,只要别露宿街头就行。”

 

“你知道在外面租房子有多贵吗?离医院近的贵,离医院远又不方便……我都替你愁死了。” 

 

还没走到人事部,就看门口一堆人被轰了出来。

 

“都出去吧!宿舍满了啊!没有空床了!”里面的人吆喝道。

 

高英杰待在原地,长长地“啊——”了声。

 

乔一帆认命地叹了口气, “没关系的,回去吧,我这就上网找房子去。”

 

他拉了拉高英杰的胳膊,没拉动。

 

“我进去问问,我就不信一个床位都没有了,肯定有不少是留给那些医院的关系户的。”高英杰不死心,“或许,我找大神试试?他面子大,这些人不敢唬他。”

 

乔一帆急了,“多大点事儿,还用得着麻烦王老师?他一天就够忙的了——”

 

“找我?”正主突然出现在他俩身后。

 

“王老师!”俩人都吓了一跳,见到王杰希后立刻立正站好。

 

王杰希还是一脸的波澜不惊。“怎么了?”

 

“呃,是这样的——”高英杰拍掉了乔一帆在后面拧他的手,把乔一帆出了院就无家可归的事跟王杰希交待了。

 

“宿舍没床位的话……”王杰希只稍稍思考了下,“我家有个客房,你可以暂住。”

 

什么?乔一帆跟高英杰都愣了。

 

“距离医院300米,三室一厅。你既然是暂住,我就不收你房租了,没事帮我收拾一下,除除灰就行。不收拾也无所谓,我不常回去。”王杰希见俩人目瞪口呆的样子,挑了下眉,“怎么?不愿意?”

 

“啊?不不不是!”乔一帆连忙摆手,高英杰也使劲摇头。

 

王杰希看了看手表,“我马上有个手术,不跟你们多说了,我把钥匙给你,地址英杰知道,你随时可以住进去。”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串钥匙,把其中一把撸了下来,递给乔一帆。“我办公室还有把备用的,这个你拿着。”

 

乔一帆梦游似的接过钥匙,便见王杰希一阵风一般地从他面前掠过,走远了。

 

“这……怎么回事啊?”乔一帆问。

 

“不,不知道啊……”高英杰也傻了。

 

“大神他……平时也这么……直接的吗?”乔一帆看着手中的钥匙,如梦初醒,“连个客气的机会都不给我啊……”

 

高英杰扳住乔一帆的双肩,把他转了个圈。“快给我转一下,之前我总觉得你运气背,现在我真有点羡慕你了。你简直就是锦鲤本尊啊!”

 

乔锦鲤哭笑不得,“要不我把机会让给你吧?你住你男神家我住你宿舍?”

 

“这个真不用!”高英杰使劲摇头,“我那宿舍有多乱你又不是没见过,我可不想把大神的家给糟蹋了。你这么贤惠,大神肯定舍不得把你扫地出门的!”

 

乔一帆压力山大,使劲抓了抓头发。“可我就这么住进去的话……感觉欠了大神好大的人情,我又没什么东西可以报答他。”

 

“大神又不指望我们报答他,他对每个新人都很好,那种好不是表面上嘘寒问暖,而是倾尽所能帮你解决问题。所以他会直接把钥匙给你我一点也不奇怪。”高英杰拍了拍他的肩,“说让你努力工作来回报他有点假,你心里记着他就行了,大神……也挺不容易的。”

 

 

话虽如此,乔一帆还是觉得应该当面表示感谢,至少一顿饭他是请得起的,只要大神肯赏光。

 

乔一帆特意跟护士长打听了王杰希当天的手术安排,看到排班表时不由得咋舌——连续三场大手术都是一助。

 

一助注定是整个手术室最累的那个,中途的休息时间少得可以忽略不计,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护士长一脸少见多怪:“今儿这算好的了,他一天跟五台手术的时候多得是。”

 

“可……为什么每场都是一助啊?”乔一帆把排班表往前翻了翻,越翻越觉得不对。

 

“人手不够呗,他这种技术好的我们一般很少给安排门诊。至于一助,那就是咱一把手的意思了。”护士长意味不明地撇撇嘴。

 

乔一帆迷糊了,“主任?主任下头不是有好几个主治的吗?”意思是就不能换一个人折腾?

 

护士长犹豫了一会,才叹了口气道:“你新来的不知道,头几年的时候主任稀罕王大夫稀罕得不得了,非要把女儿介绍给他。他女儿那阵子天天来科室,搞得医院上下都以为他们俩已经是一对了,没想到王大夫偏偏拒绝了她,还说自己是同性恋。一开始大家还不信,以为王大夫是不想伤姑娘的心才那么说的,可后来他那个黑社会男朋友一现身,影响就……不太好了。主任面子丢大了,没少给他穿小鞋。他点名让王大夫做一助,我们也没有办法。”

 

“还有这事?”乔一帆目瞪口呆,“可,那可是大神啊!那么厉害的人——”

 

“再厉害他也就是个主治,等混到副主任主任医师怎么也得十几年。除非主任想开了不整他了,不然他这些年都别想过舒坦日子。”

 

乔一帆的三观有点小规模崩塌。


他原以为,王杰希做为一个光环重重的明星主治已经是个人生赢家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顺风顺水地一路升到副主任,主任,专家将是他不变的人生轨迹。可即使光鲜如王杰希,不仅要做好手术出好门诊,拉扯他们这些新来的住院医,竟然还要时时忍受着“上头”的无尽刁难!


他这才明白高英杰说的“大神也不容易”是指什么。这些华美袍子上的虱子,着实让他有点恶心。

 

乔一帆没有继续纠结排班的问题,现在的他——一个刚转正的住院医,不仅没资格为王杰希打抱不平,甚至连同情他心疼他的资格都没有。

 

他直接跑到了手术室楼上的医生准备通道门前等人,却没想到一等便是四个小时。

 

不知是否是麻醉出了问题,原本六点就能结束的手术持续到了晚上九点。乔一帆屁股都坐麻了,他再有耐心,此时也有点坐立难安。

 

又过了半个小时,主刀,配台,护士们陆续从通道里出来了,乔一帆望眼欲穿,也没看到王杰希。

 

“小乔?”柳非最后一个出来,跟乔一帆打了个招呼,“等谁呢?”

 

乔一帆站了起来,“柳姐,我找王老师,他在不在里面?”

 

“诶?他还没出来么?那就是在更衣室吧,男更衣室我可进不去。” 柳非抿嘴笑。

 

“那我再等等。”

 

“你直接进去找他呗。”

 

“诶?我可以进去吗?”

 

“没事儿,这是今天最后一场了,里头都收拾完了,你们出来的时候记得锁门就行。”

 

“好嘞,谢谢柳姐!”

 

乔一帆打起精神进了准备室,一推开男更衣室的门,便看到王杰希歪着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衣服刚换了一半。

 

乔一帆的心纠紧了下。

 

唤醒他,乔一帆实在不忍心,累成这样,能多睡一会都是好的。可不唤醒他,室内温度不高,他上身只穿了短袖的手术服,刚做完手术,浑身是汗地睡下去一定会着凉。而且这么歪着脖子,肯定也不会舒服。

 

乔一帆犹豫了一会,还是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把自己的白大褂脱下来,轻轻盖在他身上。

 

王杰希一个激灵,醒了。

 

“是你……”王杰希打了个哈欠坐起身子,脖子却有点睡落枕,痛得他“嘶”了声,又躺了回去。

 

乔一帆眼疾手快,忙伸出一只手垫在沙发的木头扶手上,让王杰希不至于磕到头。

 

王杰希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却仍然痛得缓了半天都说不出话。

 

乔一帆试探着,把另一只手探到他颈后,轻轻地揉捏起来。

 

“嗯……!”王杰希哼了一声,却没有叫停,他闭上了眼睛,呼吸也逐渐平稳。

 

乔一帆仿佛受到了鼓励,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一些。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乔一帆只要再往前一点,就能把王杰希的头抱在怀里。他一低头,便能数清王杰希的睫毛。

 

王杰希脸上的汗还未干,前额的头发贴在脑门上,连睫毛都被汗水打湿,几根几根聚到一起。

 

乔一帆深呼吸:我叫不紧张,不盯着他看就不紧张了……可他睫毛怎么这么长!要了命了……

 

“手法不错。”捏了一会,王杰希说。

 

乔一帆心里炸开了一朵小烟花,小声道:“我在理疗科轮转过一个月。”

 

王杰希靥足地舒了口气,按住他的手示意他停下来,然后缓慢地坐了起来。“谢了,找我有事?”

 

乔一帆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干什么来的,立刻站了起来,“哦对了,我,我是来,跟您说声谢谢的!之前一直没机会,就来这里蹲点了。”

 

王杰希反应有点慢,回忆了一会才想起来这孩子在道什么谢。“没事。你搬了么?”

 

“没呢,我后天才出院。”

 

王杰希点点头。

 

“那个,王老师,”乔一帆迟疑地问,“我真的可以住在你家吗?会不会太打扰——”

 

“我钥匙都给你了,你觉得我在跟你客气?”王杰希说。

 

“不是的,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运气这么好。”乔一帆挠了挠头,“您三番两次帮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您。”

 

王杰希微微勾了下嘴角,“举手之劳。”

 

“您还没吃晚饭吧?想吃什么,我请你!”乔一帆眨着乌溜溜的眼睛,特别真诚地看着王杰希。

 

“太晚了,今天就——”王杰希刚想拒绝,便听到对面一阵“咕噜噜噜”。他皱了皱眉,看着对面红着脸干咳的青年,“你等了很久?”

 

“也……也没多久。”

 

“晚饭吃了么?”

 

乔一帆很诚实地摇头。

 

王杰希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吧。”



TBC




评论(1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