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7-8)

三次元忙成狗,这文已经断更好久啦!这次一次更两章6000字吧~

其实是因为在写这一章的时候觉得太无趣,想着下一章应该会好,可两章都写完了才发现只是我的幻觉而已……QWQ

总之就是灰常无聊正经严肃的两章!

有一丢丢杰谦,不知道tag该打林方还是杰谦就先不打了【


前文:123456


广告位: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305228787

乔王百日还有不到十个空位,大多集中在12月,希望大家有空的话能救个场!报名可以私戳我,具体要求见:http://qiaowangqun.lofter.com/post/1ee3dd48_10e77031





7

 

乔一帆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瞅着床上睡了一天一夜的高英杰。

 

王杰希出门前把照顾高英杰的任务交代给了他,其实也是料定了高英杰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不用特意照料。可对乔一帆来说,他的话就犹如圣旨,自打王杰希出门以后便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新来的弟弟。

 

高英杰跟乔一帆年纪相仿,只小他数月。个头蹿得挺高,却是一脸稚气,精致的五官看上去竟有些男生女相,想必从小到大被人呵护得紧,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经历了两个月的牢狱之灾,白净的小脸上有几处淤青,乔一帆看着都心生怜惜,就别说把他当亲弟弟疼的王杰希了。

 

王杰希回来后,就怎么都不肯占他的床了,而是抱着高英杰住进了西厢房,喂水喂药照顾了一整晚没合眼。乔一帆则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他爹房里躺了一宿。

 

他不禁有些失落。才把自己的床搬了来,刚睡了一宿,王杰希就去陪高英杰了,而且可能再也不会睡他的床。但即便这样,乔一帆也不想把床搬回主宅了。老宅这边有他爹,如今又有了王杰希和高英杰,日子应该不会太无聊。

 

一个下人进来送午饭,乔一帆见王杰希去了这么久还没回,就顺口问了句主宅那边正在忙什么。

 

下人道,“老爷带着二太太去了酒庄,今个是每个月结账讨款的日子,县里的几家酒庄都要去的。”

 

那是不可能早回来了。乔一帆点点头,把碗端到床前,一边看着高英杰一边吃了起来。

 

可能是饭菜的香气太诱人,昏睡了一天一夜的高英杰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乔一帆啃了口馒头,直愣愣地瞅着醒转过来的高英杰,忘了咀嚼。半晌,才问了废句,“你醒了啊?”

 

乔一帆有点紧张,他一直担心的情景终于发生了。高英杰醒过来见不到王杰希,又不认识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在高英杰刚醒,神智还有些不清,一直没什么反应。乔一帆手忙脚乱了半天,终于问了一句,“那个,你渴不渴,我给你倒点水。”

 

水碗送到高英杰唇边,高英杰眼珠子转了转,还是没什么反应。

 

乔一帆着急了,“王……王杰希他一会就回来,不然你再睡会?”

 

一听王杰希三个字,高英杰瞬间有了反应,一个打挺坐了起来,把乔一帆吓了一跳。“杰希哥?你认识我杰希哥?”

 

乔一帆使劲点了点头。

 

“你是谁?是跟那群警察是一伙的吗?还是……”高英杰突然有些戒备起来,往床头缩了缩。

 

“我叫乔一帆,你现在在我家,是王杰希托我照顾你的。”乔一帆轻声安慰他道,“你别害怕,有我在,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王杰希在哪!我要见杰希哥!他知不知道,那些人把我爹,把我爹给——”高英杰双手抱住脑袋,声音从颤抖变得崩溃不已,“他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中草堂……已经不在了啊!”

 

乔一帆看着哭得凄惨的高英杰,心中有些抽痛。这也让他想起两年前死在自己面前的母亲,有种同病相怜的悲悯。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抚着高英杰的背,直到他哭得累了,只剩下一抖一抖的抽噎。

 

“不哭了的话,就把这个馒头吃了吧,你很久没吃上一顿饱饭了吧?”乔一帆把自己碗里的馒头递给他一个,“不够的话我再让人送几个过来。”

 

高英杰擦干涕泪,看着白花花的大馒头咽了咽口水,他饿得眼冒绿光,却还是犹豫着没有接。

 

“你不吃东西可是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的,我怎么带你去找王杰希呢。”乔一帆抛出了“诱饵”。

 

高英杰二话不说,拿起馒头就啃,一大口下去噎得直翻白眼。

 

乔一帆笑眯眯地把小菜和汤碗往他面前推了推,“慢点吃。”

 

 

 

乔一帆遵守诺言,等高英杰吃饱了,能下地走动了,便给他换了身干净衣服,带着他去了集市。虽然他不知道王杰希现在在哪,但他家开的酒庄他都认得,挨个找找肯定没错的。

 

乔一帆每走两步都要回头看看高英杰有没有跟上,后来干脆一把拉起他的手。

 

两人先来到了最大的乔家酒庄,却发现大门紧闭,门口戳着个“歇业”的立牌。乔一帆心中诧异,按说这家最大的酒庄向来生意火爆,就是年三十也是子时才打烊,现在不逢年不过节的歇业盘点,估计是惹上事儿了。

 

果不其然,只见两个低阶警士在门外晃来晃去,故意把手枪别在裤腰外面,唬得人不敢靠前。

 

高英杰一看那黑皮制服,握着乔一帆的手便是一紧。乔一帆回头给他个安定的眼神,拉着他就走。

 

“哟,这不是大侄子嘛!”

 

一个身着绫布马褂身材富态的中年人叫住了他。这人快步上前,露出灰尘泡土的黑皮鞋,中分的头发倒是油光锃亮,整个一副生怕人不知道他是个汉奸的打扮。他咧开嘴,露出被烟熏黄的牙齿,嘿嘿一笑。

 

乔一帆头也不抬,温吞吞地叫了声,“三叔。”

 

乔三爷扬了扬下巴,那两个警察便一齐上前,一个架住乔一帆,一个扯开了高英杰。高英杰吓得大叫,见此情景乔一帆像是一头爆发了的小豹子,竟挣脱开了正在铐住自己的警员,往高英杰那边扑了过去。“你们别碰他!”

 

两个纤瘦的少年如何是警察的对手,没过几招被扭住铐了起来。

 

乔三爷笑道,“大侄子来得真是时候。昨儿皇军喝了你们家的叶下红上吐下泻,卫生部门命我彻查。可你们老爷躲着不敢见人,你又刚好送上门来,那我只能大义灭亲,抓你交差了。”

 

“你怀疑我们家的酒下毒?”乔一帆瞪着他问道。

 

“究竟是下毒还是一时疏忽,那要看调查的结果了。若你们家老爷识相些,早点拿出叶下红的秘方配合调查,皇军看在我这个商会副会长的面子上,说不定会饶你一命。”

 

“说到底,你们还是为了秘方。”乔一帆恨恨地道,“我告诉你,如果毒是我下的,那些鬼子一个都别想活!”

 

“说得好!”酒庄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下子撞翻了歇业的牌子,方士谦,林杰,王杰希三人走了出来。

 

方士谦冷冷地刮了眼乔三爷,“放开他们,家主是我,有什么事儿冲我来。”

 

乔三爷挥挥手,两个警察拧开了乔一帆和高英杰的手铐。

 

高英杰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被王杰希一把接住。

 

“杰希哥救救我!我不要进监狱,我死也不想进监狱了……”高英杰搂着王杰希的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没事了,有我在,没事的。”王杰希声音有点抖,一边好声安抚,一边撩起衣服检查他身上的伤,发现除了手铐勒痕并无新伤,才松了口气,紧紧地抱住他。

 

乔一帆看着那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咬着嘴唇低下头,不声不响地擦掉了胳膊上的血迹,揉了揉被手铐勒得红肿的手腕。

 

 

 

一个警察提着手铐上前要铐方士谦,被方士谦踹了一脚,“不长眼的东西,敢铐你爷爷我!”

 

警察恼羞成怒,眼看就要从腰里拔出抢来。

 

林杰忙挡在方士谦面前,“别开枪!把枪放下!都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乔三爷吓傻了,他这个名义上的副会长也就是平常帮日本人跑跑腿,真刀真枪的还真没见识过。何况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叶下红秘方就在方士谦手上,若是方士谦就这么死了,他可就前功尽弃了。“官爷息怒哇!有话好好说!皇军请这位方老爷过去谈话,若是现在出了人命,赔上你我的命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小孩子淘气不服管,大人就不必铐着了!”

 

林杰也是吓出一身冷汗,不停地安抚方士谦,“你这样冲动怎么行,一会我陪你一块去!”

 

“不就是几个拉稀的日本人么,除了这个汉奸,谁怕他们?你带着这俩小子回家去,看住他们,别让他们再出来惹事儿。”

 

说着瞪了乔一帆一眼,“等我回去再收拾你。”

 

乔一帆道:“我也要去。”

 

方士谦眉毛一横,“你再说一次?”

 

乔一帆声音弱了弱,却很坚定,“这里只有我姓乔,乔家出了事我不去谁去?”

 

“嘿你个小崽子——”

 

还不等方士谦教训他,王杰希便把他一把扯到身后。

 

“都别争了,你跟林大哥回家,我跟老爷去。”王杰希说。

 

“杰希哥?!”“你?!”高英杰和方士谦同时道。

 

乔一帆也讶异地看着他。

 

“一来,日本人喝了我们乔家的酒中了毒,现在最重要的是解毒。我是大夫,既可看诊也可开方子,对他们来说很有用。二来,这酒里究竟有没有毒,有什么毒,我也可以判知一二。这第三,两个人一起确实比老爷一个人去更安全,家里若有林杰大哥坐镇,也会更稳妥些。”王杰希从容不迫地说。

 

林杰叹了口气,道:“杰希,话是在理,可这不关你的事……你就不要掺合了!”


“林大哥,我来到乔家也有些时日了,你和老爷助我救出英杰的时候没把我当外人,现在又为何如此见外。”


林杰低头不语,方士谦冷哼了声,“随便你。不就是去卫生局串个门,何必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乔一帆仍然固执地拉住他的手。“不行,王杰希——”

 

王杰希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胳膊,“别担心,我去去就来。英杰就交给你了,帮我照顾好他,我回来之前你们两个不准再出门。”

 

乔一帆悬在半空的手垂了下来,眼前是方士谦和王杰希被带走的画面。他的心里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愧疚和无力感,如鲠在喉。


如果他没有带着英杰出门,这一切,会不会都不曾发生?


如果他能长大一点,成熟一点,是不是也能够为乔家分担些许?


 

 

 

8

 

 

“小少爷,你也去睡吧。”林杰好不容易把高英杰哄睡了,给乔高二人盖好了被子,起身去吹蜡烛。

 

乔一帆拽住了他的衣角,眼睛水光流转。“我睡不着,我想等他们回来。林大哥,你告诉我,我们家是不是遭人暗算了?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真是拿你没办法,”林杰叹了口气,“英杰睡了,咱们出去说。”

 

二人熄了灯掩了门,进了西厢房。

 

“这事儿闹了好几天了,我们今天才去处理,没想到他们带了枪,我们只能暂时歇业不跟他们硬碰。如果我没猜错,这事应该是乔老三一手策划的,为了逼老爷交出叶下红的秘方。”林杰道。

 

乔一帆点点头,“那如果老爷不给呢?那些日本人会放过他们吗?”

 

“他就是想给也给不了啊,因为方子根本就不在老爷手上。”林杰无奈地道,“政府那帮狗腿子进贡给日本人的叶下红是商会会长的私藏,之前也曾转手多次,早就跟我们家没有干系了。日本人喝坏了肚子,明显是乔老三动了手脚:一来可以栽赃现任会长,他自己上位,二来可以逼士谦交出秘方。只要士谦他们咬住‘叶下红秘方失传停产多年’这一点不放,我们家就应该暂时安全。”

 

乔一帆悬着的心刚沉了下去,却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什么?叶下红停产?方子不在老爷那在谁那?我爹除了他又不会传给别人!”

 

林杰苦笑,“小少爷,你从来不过问家里的生意,我们也没有勉强过你。但你已经不小了,是时候让你知道一些真相了。我们毕竟不姓乔,今天这样的事发生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但我们不可能每次都侥幸过关,也不可能为你遮风挡雨一辈子。”

 

那种让乔一帆窒息的愧疚感再一次涌上心头,他重重地点点头。

 

“乔老爷从来没有把方子给过任何人,因此自他中风开始,叶下红便停产了。”

 

乔一帆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却没有打断他。

 

林杰继续道:“一开始的时候,士谦还能利用这个说法抬高价格,库存越少,叶下红的价格就越高,现在的一坛叶下红简直千金难求。可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没有方子,我们根本吃不了几年老本。所以这些年来士谦逐渐把重点放在其他酒的生产上,我们家的生意才算起死回生,可也招来了嫉恨。一直觊觎着乔家家产的二爷和三爷又怎么会错过老爷子病重的机会,为了逼走士谦,再害死你这棵独苗,他们使尽各种下三滥的手段……”

 

乔一帆忽然想起了什么:“想必也是他们派人暗示老爷,在我爹的药方里加入人参,让我爹的病情恶化,便可嫁祸于老爷。若不是被杰希发现,我爹很可能就不明不白地死了,追查的结果也只会指向老爷。”

 

“竟然还有这事……”林杰惨然一笑,继续道:“后来士谦为了阻止他们继续害人,便给乔老爷子新纳了房姨太太冲喜,也就是王杰希,之后对外谎称老爷子一高兴便回光返照将方子告诉了士谦。手里有了方子,二爷三爷那群人便不敢再动你们。”

 

乔一帆心中大震,他虽然从不过问家里的生意,但他心里一直是以乔家能够酿出叶下红这样的名酒为傲的。如今得知叶下红早已停产,而且可能永绝于世,他的心中满是心痛和绝望。

 

“就……就没别的法子了吗?”他喃喃道。

 

“除非老爷子的病能够好转,不然就算没今天这件事,这个谎也撒不了多久。”林杰长叹一声,“我们手上没了筹码,日后二爷三爷必会变本加厉加害于乔家。我跟你说这些,就是为了让你心中有数,防患于未然。你可以继续不参与不过问家里的生意,我也知道你可能对我和士谦有误会,但你今年已经15岁了,是继续你的出逃计划,还是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守护这个家,你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乔一帆握紧拳头,他有一肚子的话想问林杰,可到了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有些事注定只能烂在心里。他低声说了句:“我不会再跑了。”

 

 

 

心情沉重的两人一个坐着,一个躺着,谁都没有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方士谦风尘仆仆地闯了进来。

 

“你们俩窝在老宅干什么?害我一顿找!”

 

两人一骨碌爬起来。

 

“士谦!”林杰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他,“你回来就好,没事儿就好。”

 

乔一帆纵然激动,却也很识趣地移开目光,抻着脖子朝他身后望去。

 

“杰希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林杰问。

 

“他被隔壁那个小崽子缠住了,估计今晚就住那儿了。”方士谦道。

 

乔一帆松了口气,坐回了床上。

 

林杰拉着方士谦的手一同坐下,“来,快给我讲讲,他们有没有为难你们?”

 

“哧,就凭他们,敢为难爷爷我?”方士谦嘴角一歪,一脸的不屑。

 

林杰早习惯了他这副不正经的口吻,笑道,“那怎么这么晚才放你们回来?”

 

“卫生局这帮酒囊饭袋,等他们调查清楚,我明年也回不来。不过说起来,这次还多亏了王杰希。”

 

乔一帆竖起了耳朵。

 

“这王杰希还真是有两把刷子,一尝那酒就知道被下了什么药,普通人尝不出来,他就把给日本人的那坛和咱家酒庄的藏酒各取一碗,放火上烧干了一对比,酒渍圈一个发黄一个发白,这么明显的证据,谁也别想抵赖。”

 

“那究竟是谁下的药,他们查清没有?”

 

“用脚趾头想也不干我们的事啊!现在两个商会会长正互相咬呢,已经开始调查了,我估摸着乔老三自身难保,一时半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了。”

 

“太好了!这就叫作茧自缚!”林杰大喜。

 

“他们本来打算把一切查明之后再放我们走,后来王杰希给那几个鬼子抓了副药,一碗灌下去就好了,是鬼子催他们放人的。他大爷的,想起来我就一肚子火,我宁肯多关两天也不想让这群鬼子好受啊。”

 

林杰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早跟你说过王杰希不是普通人,你还偏看他不顺眼,现在好了,以后你可多尊重人家些,没准以后我们家还得指着他呢。”

 

“嘿,夸他两句你就借题发挥,还指望他,当我死了啊!”

 

……

 

乔一帆安静地听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地,整件事情的脉络逐渐清晰。他紧绷了一天的神经才逐渐放松下去。

 

他感觉眼皮直打架,两人的拌嘴声还在耳边,可他不但不烦,竟觉得十分动听。在他爹中风,他娘去世后,他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气息。

 

他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不知不觉地接受了很多他年少时无法接受的事情。

 

他蜷起身子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到半晌,一双手把他往床里边推了推。

 

“往里边点儿。”

 

“嗯?”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乖乖让了位置。

 

直到那人躺到他身边,他才意识到不对劲。他使劲揉了揉眼,抬头一看,正对上了一双大小眼。

 

“王杰希?!”

 

王杰希嗯了声,把他按回了床上。“不早了,睡吧。”

 

乔一帆哪里睡得下去,“你,你不陪英杰了?”

 

“他睡着了,我来看看你。”

 

乔一帆的脸上像着了火一样,烧得通红通红的,幸福感涌遍四肢百骸。他小心翼翼地蜷在王杰希身边,偷偷地红了眼圈。

 

“我,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了,再也不理我了。”乔一帆小声说。

 

王杰希轻笑,“我干嘛生你的气?”

 

“是我把英杰带出去的,害得他差点又被抓进牢房去……对不起!”虽然有惊无险,乔一帆还是后悔万分,早知道会遇见这事,他一定好好在家看着高英杰。

 

王杰希揉了把乔一帆的头发,“你是不该带他出门,但这是英杰要求的,我怎么会怪你。而且你当时那么护着英杰,我很感激。”

 

“我比他大,保护弟弟天经地义……”乔一帆不好意思地道,“他现在好点了吗?他刚从牢房出来,本来受的刺激就不小,又被警察吓到,刚才哭了好久。”

 

“好了,他心思简单,好哄。他还告诉我你为了保护他胳膊受伤了,回来有没有好好包扎?给我看看。”

 

“啊?”乔一帆傻乎乎地,抬了抬胳膊才觉得好像是有点疼,当时跟警察动手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划了个口子,还流了点血。后来事情的发展猝不及防,他都忘了这码事。“不怎么疼,我都忘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起身披了件衣服,出门取了医药箱回来,给他处理伤口。

 

乔一帆看着他往自己胳膊上缠了一圈一圈的纱布,忽然心情很好,扑哧一笑。

 

王杰希瞪了他一眼,“还笑?”

 

“我高兴啊。”乔一帆说,他真的高兴。不仅因为他们今天一起度过了难关,每个人都安然无恙,更重要的是,这个他一直想要逃离的家,因为王杰希和高英杰的到来,变得不一样了,变得让他有了盼头。


这傻小子,王杰希笑着摇摇头,“从我认识你开始,你都挂了多少彩了?你不要仗着我是大夫,就肆无忌惮地挥霍身体。”


“我仗着你是我小娘啊。”乔一帆小声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王杰希挑了下眉,“那从现在开始,你便称呼我——”


乔一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别动。”王杰希敲了他脑袋一下,用纱布在他胳膊上打了个干净漂亮的蝴蝶结。



TBC



本以为这两章会把枯燥的乔家背景介绍完毕,以后就可以放纵地写谈恋爱了,可小乔的很多身世背景的设定【比如他为啥总想离家出走】还没交代清楚……还是慢慢来吧QWQ

【为了写高粱地野合搞出这么一大摊子来我也是很气我自己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