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6)

前文:12345

前排给乔王百日活动打个广告~还差不到30个空位,酷爱来给tag添砖加瓦吧~爱泥萌!



6

 

 

王杰希摸黑翻遍了药柜,竟然翻到了几颗安宫牛黄丸。

 

中草堂被查封之时,所有值钱的物件甚至连药品都被洗劫一空,这几颗裹着金箔的药丸能幸免于难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王杰希心下欣喜,赶忙用杵子把药丸捣成糊,给已经烧得昏迷不醒的高英杰灌了下去。

 

 

 

——人是捞出来了,可竟然是被抬出来的。

 

王杰希随着老掌柜行医十余载,什么场面没见过。可看到这景象心也是跳漏了半拍,差点以为自己来晚了一步。

 

好在高英杰只是普通的发烧,身上并无虐待或用刑的痕迹,让王杰希稍稍心安。可如果不能得到及时医治,继续烧下去可能会伤及脏器,危及性命。

 

高英杰烧得昏昏沉沉,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王杰希凭一己之力是不可能把他扛回乔家的。他来时从乔家拿的五千大洋已全部打点警署上下,分文未剩,连马车都租不起。可若不回乔家,住店,抓药都需要钱。

 

正可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王杰希背着高英杰从警署出来的时候,深深体会了一把走投无路的感觉。

 

这街上谁人不知中草堂得罪了日本人,死了一个当家三个伙计。被封了的宅子一到天黑便阴气森森似闻鬼哭,连打更的都不敢靠近。邻居们更是逃的逃躲的躲,门口摆摊算命的也不知去向。王杰希挨家挨户敲过去,只有一家应了,一见是王杰希立马把门关得死紧。

 

都道是大当家的儿子跟王掌柜出事时正好外出行医而侥幸逃脱,可他们是否有罪在身是否被官府通缉却无人知晓。如今这二人突然现身,旧邻们是断然不敢收留的,唯恐被牵连。

 

背上的高英杰气息时断时续,求救无果的王杰希站在中草堂门口,小心翼翼地扯开了重重封条,推门进去。

 

一缕月光洒入内堂,映照着地上的一片狼藉。那日的凄惨悉数展现在王杰希眼前。他闭了闭眼,踢开散落一地的碎瓷,将高英杰放在后室的床榻上。

 

床边黏黏腻腻的东西沾了王杰希一手。他伸向窗边一照,竟是已经干涸的不知是谁的黑血。王杰希脱掉外衫,讲手上的血抹净,又把外衫垫在高英杰身下,遮住了床沿的血迹。

 

若高英杰第二天醒来看到中草堂的惨状会作何反应王杰希不敢想象,但他顾不了那么多,因为如今也就只剩这么一个落脚的地方了。这个地方起码有水,有药,是他们生活过的无比熟悉的地方。

 

服下安定牛黄丸,不到半个时辰高英杰的烧便退了,虽然还是昏迷不醒,起码命是从阎王爷手里抢过来了。王杰希终是舒了口气,踱步到外堂给供奉的药神像上了三炷香。


这次是真的要与中草堂分别了。王杰希靠在药柜墙上,仔细地描摹着这些与他相伴十余载的药柜子的轮廓,轻轻叹息。


中草堂终究不是久留之地,因此王杰希决定无论天亮之后高英杰能否恢复行动能力,就是背也要把他背回乔家。虽说他刚过门没几天,对乔家还未培养出什么深厚的感情,可他知道乔一帆,那个小孩儿,一定在牵挂着他的安危。有人牵挂的地方,便多了几分归属感。

 

王杰希想起乔一帆干净得水一般的双眸,心底柔软得一塌糊涂,嘴角也不知不觉微微上翘。

 


忽然,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人影随着倾泻而入的月光走了进来。

 

王杰希倏地起身想要躲进内堂,却被来人提着的灯笼照得无处遁形。

 

那人也被王杰希吓得不轻,退后一步,拔起腰间的枪哆哆嗦嗦地大喊:“你是人是鬼!为何私创禁地!?”这人一身黑皮制服,一看便是守夜的巡警。

 

王杰希心道不好,他本以为中草堂闹鬼闹得沸沸扬扬无人敢接近,才把高英杰安置在这里医治,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便被警察逮个正着。若是装神弄鬼,没吓跑巡警反而吓得擦枪走火,那便得不偿失了。

 

他认命地举起双手,实话实说。“警官大人,小民正好途径此处进来歇脚,并不知晓此处是禁地,还求警官大人高抬贵手,网开一面。”

 

那巡警终于放下枪,想了想觉得不对,又举了起来:“不知晓这里是禁地?门上那么多封条,不是你撕的难道是鬼撕的?!”

 

“实不相瞒,小民身无分文又无处可去,这才壮胆撕了封条借宿一夜。若警官大人不予计较,小民立刻就离开这里。”

 

“想走?你知道私闯禁地是什么罪名吗?!先跟我去警察局走一趟!”

 

话音未落,只见这巡警身后一个黑影悄然靠近,脑袋边银光一闪,“哐啷”一声,人便昏了过去。

 

王杰希被眼前的情形吓得愣在当场,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便被来人一把抓住手腕,“快走!”

 

王杰希被他拽着走到门口,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的轮廓,吃惊得嘴都合不拢了,不知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眼花。

 

“乔一帆?!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人正是乔一帆。

 

他一边跑一边手忙脚乱地把那把闪着金属光泽的“凶器”别进腰里,塞了两次也没塞进去,索性握在手里。看起来用枪砸人脑袋这种事乔小少爷还是第一次做,紧张得抖如筛糠。

 

“快跟我走!马车就停在巷口。此地不宜久留,他的同伴发现他失踪很快会查到这里的!”

 

王杰希来不及考虑乔一帆出现在这里的合理性,就算是做梦,他此时也必须立刻离开这里!他反扣住乔一帆的手腕,“等我一下!”

 

他把被砸昏的巡警拖到门口,撕碎了封条纸撒在他身上造成“闹鬼”的假象,然后才快步折回内室,背起昏迷的高英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中草堂。

 

 

 

马车很小,两人将高英杰安置在车厢里,挤着坐在车厢外的一截木板上。

 

“他怎么样啦?”乔一帆小声问。

 

“刚刚才退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起码人救出来了,谢天谢地!他肯定会没事——”

 

乔一帆安慰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王杰希一把抱住。

 

乔一帆一下子僵住了,两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在半空悬了会,终是也环抱住了王杰希。

 

“谢谢你。”王杰希一字一句地说,“救了我两次,都是在生死攸关的关头。”

 

乔一帆先是一怔,呼吸逐渐沉重了起来,一抖一抖的像在抽噎。

 

“怎么了?”王杰希赶忙放开了他。

 

乔一帆摇了摇头,“没事儿,我,我就是……刚才你一说,我突然有点后怕……如果这两次我没有出现,如果就差那么一点儿,那你不就,不就……”

 

王杰希刚刚还略有感伤,现在倒是被这孩子的反应逗乐了,又把他抱在怀里。“怕什么,你福大,我命大,我没那么容易死。”


 

马车进了高粱地,泥土混着植物散发的腥香扑面而来。夜空澄明,月朗星疏。高粱叶子浴着夜色,闪着碧青的光。

 

乔一帆毛绒绒的脑袋上也笼着一层乳白,看着十分俏皮可爱,王杰希忍不住揉了两把。

 

车厢里的高英杰还在熟睡,怀里抱着乔一帆,王杰希心底里忽然生出一丝浪漫。

 

除了高英杰,他在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牵挂。

 

这个小小的马车,此时正承载着他的整个世界。

 

 

 

“屁股的伤还没好,这么颠簸可还行?”

 

乔一帆挠了挠头,“颠麻了,忘了疼了。”

 

“那你去里边儿歇着吧,我来赶车。”

 

“我没事的!你去歇着,我认路我来赶。”

 

王杰希也不跟他推来搡去的,依然跟他挤着坐在车前聊天。

 

“诶,你就这么出来了,老爷没拦你?”

 

乔一帆撇了撇嘴,小声道,“我偷偷跑出来的。”

 

“啊?那你要是回去被发现了,不是还要挨板子?”

 

“挨就挨呗,我不怕。”乔一帆梗了梗脖儿,眼神中掩盖不住的小得意。

 

王杰希笑了,“这次我替你挨。”

 

“他们没道理打人。明明是他们不好,你去镇子上都不单独派一辆马车跟着,让你跟送货的车一起去,也不想想你要是回不来怎么办?”乔一帆噘着嘴道。

 

“这个倒是不赖老爷,是我自己要求的。乔家已经帮我太多,临走前还多给了我五百大洋留着应急用,无论住店还是雇马车都是绰绰有余,我就没让余管家单独派车。可我没想到光是打点警署上下便花光了所有钱,英杰还变成了这个样子,走都没法走回去。”王杰希叹了口气,“是我考虑不周,也多亏了你。要是晚了一步,我被抓进局子倒是不怕,英杰的命可就难保了。我替他谢谢你。”

 

“没,没什么……”乔一帆一被夸就浑身不自在,腼腆一笑,“你这么晚都没回来,我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老爷说你肯定是卷款跑路了,我不信,我就趁着夜深人静,从马厩偷了辆马车来镇子上找你。我先去警局那边转了一圈,后来想想你赎了人之后肯定不会留在这里,那你们最有可能落脚的地方便是中草堂了,就想去那里碰碰运气,结果便看到那个警察发现了你们……”

 

乔一帆一想到那个场景就后怕得要命,“你以后可别单独出门了,想去哪我跟你一起去。今早上你要是叫醒我,我肯定就跟你来了。”

 

“你睡得那么香,我怎么好意思扰你清梦啊。”

 

乔一帆猛地回想起那个淫乱的梦和那条被他扔掉的黏腻床单,脸刹那变得通红,再也不敢去看王杰希的脸。

 

 

TBC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