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4)






4

 

王杰希去见乔家真正的家主的时候,心里仍然惦记着挨了板子的乔一帆。

 

这板子可以说是为了他挨的——他请求乔一帆带路,就等于让他自投罗网。而乔一帆明知后果,却还是将他安全送到乔家。

 

王杰希心中过意不去,自然对这位一言不合便揍人的方老爷有些不满。

 

可这方老爷也似乎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自打他自报家门到现在,人悠哉悠哉地坐在太师椅中,把玩着手中的小酒壶,连正眼都没瞧过他一眼。

 

“老林啊,”方老爷倾身靠向身边站着的年长一些的青年,刻意压低了声音,却还是让王杰希听得清清楚楚,“看来这些算卦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点好处钱真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嘴里没一句真话。”

 

算卦的?王杰希有些摸不着头脑,说的可是中草堂门前摆摊算命的大仙儿天南星?说起来当初正是这天南星将他的生辰八字交予乔家的,也可以说是他的媒人了。

 

那姓林的青年看面相便知是一把好脾气,颇有耐心地问道:“老爷何出此言?”

 

“什么出身清白品貌佳,我怎么就相信了个算命瞎子的话……大小眼可是会影响风水的你懂不懂!”

 

青年额上冒汗,一个劲给方老爷递眼色。

 

“还他妈骗了我一千大洋定金,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老林,你今个雇几个人过去,不砸了他的摊子他不知道我方士谦的厉害——”

 

“老爷!”

 

“知道了知道了,”方老爷不耐烦地啧啧两声,“我被人欺负到头顶上了你还不让我念叨几句,这个家到底谁说了算。”说着终于抬头看了眼王杰希,“别站着了,坐吧。”

 

王杰希面上波澜不惊,仿佛丝毫没有被那些话冒犯到,冲着方林二人颔首,坐到一旁。

 

林姓青年见方老爷醉心品酒并无挑起话头的意思,连忙解围道:“敝姓林,单名一个杰字,是乔家酒坊的监工,在酒坊帮工已经十余载。听说王先生名字里也带着个杰字,还真是有缘啊。这以后成了一家人,还请王先生不要见外,有用得到林某的地方尽管开口。”

 

“多谢林大哥。”王杰希话不多,也不擅寒暄,但他感受得到林杰的善意。


可能真的因为名字里同有一个杰字而更觉亲近,一来二去的,竟然将先前方老爷对他出言不逊的心火浇灭了一半。

 

而且看得出来方老爷对林杰态度是相当的倚仗,说明这林杰在乔家的地位不可小觑。王杰希差不多摸清这二人的脾性,接下来的事也就知道怎么开口了。

 

“说起杰字,我们中草堂老掌柜的儿子名字里也有个杰,他也正是我想要花钱赎出来的那个孩子。”

 

林杰神色凝重,低声道,“你说的可是荣耀镇上第一大药铺中草堂?它真的被日本人查封了?”

 

王杰希点点头,“老掌柜不肯交出成药方子,被日本人折磨致死。”

 

“不愧是中草堂的掌柜!是个有风骨的。”林杰叹口气道。

 

“现在他唯一的儿子以妨碍皇军公务的罪名被抓了关在局子里。”


“这算什么劳什子罪名?!”


“其实把他关进去也是对他的变相保护。局子里还有点良知的人我认识一两个,若花钱上下打点应该很快就会放出来。”

 

“所以你才……”林杰很是善解人意地咽掉了后面几个字,“赶明儿让老余从账上划走五千,你两日后回娘家的时候带上,把人赎出来,不够的话再回来拿就是了。”

 

“多谢——”

 

“诶给我等等!”方老爷直起身子来,“怎么个意思?我花了五千大洋买了你,还要帮你养个拖油瓶是怎么着?”

 

王杰希皱了皱眉,“我当时签卖契的时候说得很清楚,这个钱是为了救人用的,人救出来自然是要跟着我。方老爷花了五千买了两个人,其实不亏。”

 

方士谦啪地一拍桌,“我亏不亏还轮不到你说了算。我买你过来是为了冲喜的,冲不来我可是要退货的!”

 

“老爷,”王杰希慢条斯理地说,“冲喜这儿事,冲不冲得来,想必您比我有经验得多。”

 

“你!”

 

方士谦头顶冒烟,林杰赶忙劝慰道,“老爷息怒,您当初不就是看上了王先生的生辰八字压得住乔老爷嘛,现在人家王先生已经过了门,该做的都做了,至于乔老爷能不能起死回生就只能看天了,这个强求不来。”

 

“哼!”方士谦一甩袖,“我当初要是先验货,他那生辰八字求我我都不看!”

 

王杰希心知这方老爷还是嫌弃他长相上的瑕疵,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这人如此幼稚乖张,是如何撑起家里这么大一摊生意的呢。

 

“老爷若是担心我的面相那大可不必。大小眼又称雌雄眼,拥有雌雄眼之人男有谋略,女可旺夫。我生辰八字暗成财局,财星为喜用,是为富命。不仅不会破坏风水,还会使家门兴旺,福禄双收。”

 

林杰惊叹道:“原来王先生不仅懂医,还精通命理之术?”

 

“精通谈不上,但与天南星为邻多年,耳濡目眼也就略懂一二。”

 

“哎呀,我们家真是捡到宝了。”林杰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老爷你看,王先生本就精通医术,有他照顾乔老爷我是一百个放心。而且王先生昨个一来,小少爷就变得服服帖帖,他的生辰八字能旺门我是信了。”

 

“哼。”方士谦白了他一眼,却也看出来这两个人已经暗结一伙,便懒得驳斥。何况退婚只是他的气话,他自知理亏,再不乐意也找不出人王杰希什么茬来。

 

林杰眉开眼笑,“这以后家里就有三个杰了。”

 

王杰希也笑了笑,“英杰跟一帆同龄,日后也能互相做个伴。”

 

“那可太好了!就有劳王先生对小少爷多加管教了。这个家,我们再怎么撑着,也是为了小少爷。”

 

 

 

王杰希离开了上房院西客厅,便在这个陌生的大宅子中走动,很快便发现了乔一帆的卧房。

 

一个仆人正端着食盒送到他房里,被王杰希拦下,亲自送了进去。

 

乔一帆趴在床上,露了半截屁股。一看王杰希进来,赶忙扯过一边的被子把自个裹得严严实实。

 

王杰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遮了,我都看到了。”

 

“……”乔一帆把头埋进了枕头。

 

“疼吗?”王杰希问。

 

“不疼。”

 

“给我看看。”

 

“不……不给看。”

 

“又不是姑娘家,这么害羞干什么。”王杰希说着便要掀他的被子。“别捂着,这么热的天,伤口会捂坏的。”

 

乔一帆死死拽住,被子扯得太紧勒到屁股的伤处,疼出一脑袋汗。

 

王杰希无奈地叹了口气,“行,那我走了,你不用捂着了。”

 

乔一帆扭头看了他一眼,眼睛红红的,一脸委屈。

 

王杰希心软了半截,坐到炕沿上,伸手擦掉乔一帆额头的汗珠,拿起搁在床头的摇扇给他搧起了风。

 

“别人看得,我怎么看不得?”

 

“……你又不是别人。”乔一帆嘟哝着说,又觉得哪里不对,慌忙补充道:“不是,别人,别人也不给看的。”

 

王杰希心里很是受用,他知道这小孩跟他亲近,这种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示好让他心动不已。

 

“我当然不是别人,”他说,“我现在可是你小娘,哪里都看得。”

 

乔一帆这回没绷住笑了出来,被子抖个不停。

 

“给我看看,不然我不放心。”他声音温柔地劝道,“我是大夫,常年给人看病,你不用避讳我的。”

 

乔一帆默默地僵持了一会,抓着被子的手放松了力道。

 

王杰希趁机扒开被子,光溜溜的屁股蛋子露了出来,一道一道的印子纵横交错,又红又肿。

 

王杰希蹙起眉头,抚摸上去。

 

“嘶——疼……”乔一帆小声说,仍然不肯抬头。

 

“打这么狠?”王杰希感叹,心中不由记了方士谦一笔账,嘴上却说,“以后可别跑了,要是跑了的话,就别回来。”

 

乔一帆埋在枕头里摇了摇头,“我不跑了”。

 

王杰希暗暗舒了口气心道你最好别,轻轻揉了把他的屁股。 “上的什么药?”

 

乔一帆伸手指了指床头的小瓷瓶。

 

“光外敷不行,我去给你熬点药,喝了祛火止疼,好得快。”

 

乔一帆终于露出脸来,“王,王杰希。”

 

“嗯?”

 

“你……能不能救救我爹?”

 

王杰希移开了注视着乔一帆的目光,思索片刻。“你听我说——”

 

“他是不是没救了?”乔一帆眼中含泪。

 

“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中风虽然不可治愈,但你爹的病恶化如此迅速,其中必有蹊跷。我在他的药渣里发现了人参,你爹的中风并非血瘀造成,用人参乃是大忌。我不知开方子的人是何居心,也不知是否是被别人刻意放进去的。总之我建议你尽快仔细排查照顾老爷的佣人,从购药,煎药到喂药全部严格监管。总之若是继续这般胡乱用药,老爷熬不过今年冬天。”

 

乔一帆咬着牙摇了摇头,“这个家,想要我爹的命的人太多了,真是防不胜防。”

 

 


TBC





评论(2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