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3)


虽然这个题材无比艰难,但窝写得还挺开心的wwwww

没大纲没文笔没考据,我写着玩大嘎凑合看~



12




 

3.

 

 

空气中飘扬着淡淡酒香,王杰希知道离乔家不远了。

 

大喇叭小唢呐混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忽然响起,把王杰希吓了一跳,他蒙着盖头什么都看不见,只好牢牢扯住那根绸布,走进乔家老宅大门。

 

先是被牵引着垮了火盆,又被按在原地等着三发竹箭射过耳边,才算迎亲结束,进了喜堂。

 

外面的鼓乐声骤歇,喜堂内突然安静下来,让王杰希有些不习惯,蒙着盖头四面转了转。

 

“人呢?!”老余喊道。“怎么就你一个傧相在?”

 

“时辰一过,乔家本家那些亲戚全被你家老爷轰走了。”傧相说。

 

老余冷笑了声,“走了好!走了清静!老爷还说什么?”

 

“你家老爷带着林工他们一群人吃完了喜酒,已经回房歇息了。他临走时吩咐了,新娘子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拜堂,拜完直接入洞房,明儿早再去主宅见他。”

 

“这……”老余面露难色,“堂还没拜,喜酒都吃完了?!”

 

“厨子都请来了钱也花了,不吃白不吃啊!”傧相打了个饱嗝,显然是酒足饭饱。“后院还剩了几桌菜,你们谁饿了就去吃。”

 

“吃屁吃!新娘子好不容易到了,赶紧办事儿!”老余喝道。

 

“得嘞,你们家这堂拜得……宾客被轰得一个不剩,连新郎官儿都——”

 

“哪那么多废话,钱又不会少了你的!”老余打开门,把外面的仆人和鼓乐手们都招呼进来充场面。

 

傧相站直,整理了下仪容,清了清嗓,“新郎新娘就位引赞——”

 

王杰希愣了下,这就拜堂了?新郎官呢?

 

都说乔老爷子中风多年,按说是不便出来拜堂的,可这些人一口一个“老爷”,听得他一个劲犯糊涂。老爷子身子好了?都能出来管事儿了?可好了的话,买他来冲喜又是为何?如果这个“老爷”不是乔老爷子,那又是谁?

 

“跪——!”

 

绸布的另一头一轻,王杰希被人扶着转了个方向,跪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王杰希又被人扶起,转了个方向,弯下腰时,却看到一双似曾相识的黑布鞋,边缘沾了些高粱的米壳。

 

“一帆?”王杰希问。

 

黑布鞋往后蹭了蹭,用长长的袍子遮盖住。

 

王杰希忍俊不禁,他几乎确定了对面站的就是乔一帆。

 

想必是乔老爷子中风根本站不起来,用儿子替他拜堂。虽然对王杰希来说,跟谁拜堂他并不在乎,就算对面是鸡是狗他也照样会按规矩礼成,但知道跟他拜堂的是乔一帆,沉重的心情似乎轻快了不少。

 

一帆,王杰希口中默念,若是一帆风顺的一帆,可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就是对于男孩子来说颇为温润了,笔画又少,不知道压不压得住命格。

 

“送入洞房!”高亢的声音把王杰希的神思拉回,他不由笑了笑,拜着堂呢居然替人算起命来,也算是苦中寻乐了。

 


就算儿子可以替老子拜堂,洞房他可是替不得的。老爷子虽然中风立不能立,但躺总是能躺的。

 

“我……我只能送到这里了。”乔一帆站在卧房前,绞弄着手里的大红绸布。

 

王杰希点点头,“辛苦了,今天谢谢你,早点歇息。”

 

“我爹他不会说话也不会动弹,所以不会伤害你的,就是模样有点吓人,你别怕……”乔一帆不放心地嘱咐道。

 

“我不怕。”王杰希眉目舒展,忽然想到自己还蒙着脸,没什么说服力,索性掀开了盖头,倒是把乔一帆吓得转过身去。

 

“你,你还没入洞房,不能让别人看到的!”

 

“为什么不能?你不是早就看过我什么样了么?”王杰希笑道。

 

乔一帆臊得脸堪比红布,“这,这不合规矩啊!”

 

“规矩,你们家还没拜堂就喝了喜酒,还让你替你爹跟我拜堂,这些就合规矩了?”

 

乔一帆被顶得哑口无言,“反正……”

 

“看不出来,你还挺迂腐的。”王杰希发现这个小孩逗起来好玩得紧,心情愈发好起来。

 

王杰希一扯红绸,把乔一帆的双手拉到自己面前,三下两下把上面的绳子解了,给他松了绑。

 

“诶……?”乔一帆瞪大了眼睛。

 

“我是不是耽误了你的出走计划?”王杰希问,“你原本是打算离家出走的,可遇上了乔家新姨太被人打劫,你不仅浪费了一颗子弹,还为了给他带路导致你离家出走失败?”

 

乔一帆低下了头,“换成任何人我都会救。”

 

“我知道,但如果不是帮我的话,你现在起码已经跑到镇子上去了。无论如何,我都是欠了你个人情。我现在能做的不多,但我既然已经过了门,就是乔家的人了。做为你的后娘,给你松绑这点事我还是能做主的。”

 

乔一帆听到“后娘”两个字,还是不自在地撇了撇嘴,“我……我能不能不叫你……那个……”他哆嗦了一下,使了老大劲还是叫不出口。“你明明没比我大多少,还是男人……”

 

“当然,你喜欢叫什么便叫什么。”王杰希很随意地说,“毕竟我也没有做好给人当后娘的准备。”

 

乔一帆冲着王杰希抿了抿嘴,挤出两个酒窝来。

 

 

 

卧房里并没有王杰希预想中的中风病人的臭味,即使躺在床上的乔老爷子口水流了一枕头,口中呓语不停,一看便知已是病入膏肓。

 

乍一看上去确实吓人,但王杰希跟着老掌柜行医多年早已见惯,不仅不怕,还上前去把了把脉相,顺便检查了下碗中的药渣,不由皱起了眉头。

 

虽然中风几乎不可治愈,但若精心调理,不仅可以维持生命,恢复基本的行动能力也并非不可能。乔家人很显然在照顾老爷子衣食起居上极致用心,老爷子的卧榻、房间都是干干净净没有异味,关节处也没有褥疮,可见老爷子的病恶化至此另有他因。

 

乔家不缺钱,用药极为考究,从药渣上看都是上好的药材,不乏蕲蛇,人参等物。可刚刚老爷子的脉象明明是肾虚气虚血瘀的征兆,此时用人参乃是大忌。

 

待明个天亮,得跟一帆好好说道说道。王杰希想。虽然老爷子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乔家人除了花钱买他来冲喜也确实已经无计可施,但他恰好懂医,也算是物有所值。

 

王杰希抓了把果盘里的花生和核桃,剥了皮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他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正饿得头昏眼花,而且看起来也十分有可能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老爷子已经霸占了大半张床了,另半张床上还洒满了花生桂圆枣子。

 

王杰希哭笑不得,这家人在坚持传统上这一点还真是固执得可爱——还指望他个大男人早生贵子不成?

 

于是王杰希就直直地在凳子上坐了一宿,在他“夫君”响雷一般的鼾声的伴随下打了几个盹。


 

天刚刚亮,仆人们便进屋开始伺候老爷子,扫地的倒水的提壶的端盆的,忙而不乱。老余端着熬好的药汤进了屋,跟王杰希打了个招呼。

 

“王……二奶奶。”老余也似下了决心才改了口。

 

王杰希听着也是直皱眉,摆摆手道,“余叔还是唤我我杰希就好。”

 

“昨晚可睡得踏实?”老余问完便开始咂舌,“诶哟您看我这糊涂的,乔老爷这房子根本没法住人,委屈您了吧!都是为了规矩,好让那些看乔家笑话的人挑不出理儿。待会儿我便让人在隔壁收拾出一间屋子来,让您今晚好好休息。”

 

“不妨事,睡哪里都一样。”王杰希平静地说,“对了余叔,乔老爷这药汤的方子哪里开的?”

 

“好像是荣耀镇上请来的大夫给开的,一直是这个方子没变过。怎么了?有问题?”

 

“唔,若您信得过我,日后乔老爷的汤剂可以交给我来负责。”

 

“哎呀呀……”老余的眼神登时不一样了,“这乔家可是押到宝了!我一会带你去见老爷,这家里一切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做主!”

 

“这位老爷是……?”王杰希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实不相瞒,王先生您并不是乔老爷娶的第一房男妻……”

 

“难道……?”

 

老余点了点头,“他也是跟你一样嫁到乔家来冲喜的。”


王杰希不由梗住,心道这乔老爷也真够倒霉的,竟然不明不白地娶了两房男妻,在这么保守的乡下也算是奇闻了。


“乔老爷中风后,试了无数法子还是不见好。于是大太太,哦,就是小少爷的亲娘,在一个高人的指点下,给老爷娶了房八字重的男妻来冲喜。这位姓方的先生过门不久后,大太太便过了世,家里彻底乱了套,多亏了这方先生撑起了整个乔家家业。老爷子当时还没有完全糊涂,连他也是十分宠信这人。后来老爷子的病愈发严重,这方老爷彻底成了乔家酒庄的大当家。他不喜人唤他大奶奶或太太,干脆命令所有人唤他‘老爷’,反正老爷子早就不省人事了。”

 

“所以娶我给乔老爷子冲喜,也是这位方老爷的决定?”

 

“正是。”

 

“这倒是有趣,他本就知道冲喜于事无补,为何还要重蹈覆辙?”

 

“老夫也不甚明白。你说他图乔家家业吧,也不是。对老爷子有真感情吧,也没有,但他对乔家酒庄可谓鞠躬尽瘁。老爷子中风以后,乔家本家的亲戚们各个虎视眈眈地盯着乔家这点家产,就等老爷子咽气了好瓜分,可方老爷千方百计地给老爷子续命。乔家亲戚自然看他不顺眼,却也拿他没办法。别他看年纪不大,手段硬着呢,他当家以来乔家那群亲戚们硬是没捞到一点好。”

 

“那乔一帆呢?”王杰希忽然想起了那个腼腆的少年,“他才是乔家未来的当家,方老爷再鞠躬尽瘁,这家业最终也是要传给他的吧。”

 

老余叹了口气,“理是这么个理,可这小少爷不争气啊!他就不是做生意的料,老爷再使劲也没用。自打老爷过了门,这俩人便不对付,小少爷三天两头地往外跑。这不,筹备婚礼的当口一个不留神,又给他跑了,多亏半路遇见了您,这才迷途知返。可他这次真把老爷气得够呛,昨儿半夜挨了顿板子,今儿估计起不了床了!”

 

“什么?!”王杰希惊,“他挨打了?”

 

“打得好哇,该打!”老余道,“您可知他若是真跑了,这家业就是有十个老爷在也是守不住的,乔家亲戚们都在那等着看好戏呐!姓乔的一个瘫着一个跑了,这个家也就散了得了!”

 

王杰希有些心神不宁,“他现在怎么样?我想去看看他。”

 

“我才去瞧了他,上了药在床上趴着呐,捂着屁股不让看。年轻人皮厚,抽两下不打紧。”老余眼中满是宠溺,道,“您还是先拾掇拾掇自个儿,我带您去主宅见见老爷才是正事!”



TBC


儿子替老子拜堂什么的都是我瞎胡诌的,求不打脸求不细究!满足一下我想看乔王拜堂的愿望吧!【因为我只是一只小猫咪.jpg

 

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一起蹲坑取暖!305228787




评论(2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