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2)

这篇热度少得可怜,看开了之后决定自娱自乐算了,想填就填想坑就坑,自己开心最重要~反正我就是喜欢写严肃大长篇,脑里很多架空梗都是又红又专_(:з」∠)_这样下去可能迟早会一个热度都不剩吧……


1



2.

 

 

他们最终还是回到了翻倒在地的轿子旁,把杠夫们已经打包好的包袱捡起,王杰希又去轿子里拾回了自己的卖契。

 

这是能给乔家证明自己身份的唯一信物。


少年瞥了一眼,目光懵懂。

 

王杰希约莫他不识字,解释道:“这是我的卖契,没有这个,乔家不认的。”

 

少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你把自己卖给……乔家了?”

 

王杰希点点头,“我需要钱。”

 

他看到少年的目光明显地黯淡下去。

 

农村里买卖人口的事情很寻常,但卖给大户人家做男妻,想必这少年还是第一次见。

 

王杰希并非不在意任何人的眼光,他还没有超脱到那个程度,卖身嫁人这种荒唐事至今连他自己都还是很抗拒,就别说一个涉世未深的半大孩子了。但他并不觉得这事有多难以启齿,尤其在这乱世中,体面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成为非常奢侈的词了。何况,面对他的救命恩人,王杰希不想有所隐瞒,即使会被看轻。

 

可这少年的眼睛却是如此清澈,再看向他的时候神色恢复了先前的温和腼腆,目光中不含一丝轻视或无礼,仿佛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倒是让王杰希的心里平静了不少。对于前途未卜的未来,王杰希不愿再去忧虑。大难不死劫后余生,跟着那个背影穿梭在高粱田里,王杰希突然有种尘埃落定般的解脱和安心,步履也轻快了起来。

 

少年话不多,只顾着闷头带路,却也会时不时地回头看看他有没有跟上。遇到路边长的野果,会采下来几颗放在王杰希手心。

 

“你饿不饿?挺好吃的。”少年还是很害羞,不太敢直视王杰希的眼睛。

 

王杰希微笑着冲他道谢。

 

少年抿着嘴别过头去,嘴角边露出个淡淡的小酒窝。劈下个高粱杆子,孩子气地左右挥舞着,抽开路两旁的高粱叶子。

 

很多年以后,王杰希都记得这个场景。阳光透过浓密的高粱穗子洒下斑驳的倒影,明晃晃的随风摇曳。少年的背影瘦削却坚定,分开了层层叠叠的高粱叶子,为他开辟着道路。

 

 

 

“一二三四五六七,就是这里。”少年数着高粱杆子,蹲下去,用手刨了个坑。土质软软的,一看就知道里面埋了东西。

 

少年从随身包袱里抽出块红布,把勃朗宁小心翼翼地包好埋了进去。

 

那个坑里还有个小木盒,看来这些都是少年的秘宝。可就这样把位置暴露给外人,是不是太不谨慎了?王杰希很自觉地扭过头去,不看,不问。但转念一想,这少年对只有一面之缘的自己这般不设防,这般信任,心下竟有些感动。

 

“别告诉别人。”少年埋完了仿佛才意识到王杰希还在一旁,有点紧张地嘱咐道。

 

王杰希举手起誓,“我保证。”这是他们两个的秘密。

 

少年红着脸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埋起来?”王杰希问。

 

“反正没有子弹,空有一把枪身也没用了。”少年低声说,语气有些沮丧。

 

“这发子弹……你原本打算留给谁?”

 

少年咬了咬唇,齿缝里挤出了一句,“鬼子。”

 

王杰希微微抽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这个不识字的农村少年不大可能会有什么抗日救国的先进思想,那么想来他定是有过悲惨的遭遇才会对日本人恨之入骨。

 

王杰希的眼前浮现出中草堂老掌柜被日本人折磨致死的惨状,心中抽痛不已。这种痛楚这种恨意,他再了解不过。可他却无法像这个少年一样,抄起一把不知道从哪来的枪就去找日本人拼命,因为他不是孤身一人,他身后并不仅仅背负着中草堂的希望,背负着老掌柜的嘱托救出他的儿子高英杰,还要将高英杰顺顺利利地拉扯大,消灭他所有为父报仇雪恨的念头,不许他重蹈父亲的覆辙。

 

这个少年看起来跟英杰差不多大,本是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年纪,实不该经历如此的磨难。可他毕竟不是高英杰,王杰希跟他非亲非故,自然也做不了他的主。况且他虽然看着腼腆寡言,却是个心里有主意的主。枪里只有一发子弹却敢从那么多强壮的杠夫手中救下自己,不仅有勇,还要有谋。因此王杰希知道,即使这唯一的子弹没了,暂时埋了枪,他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个子弹,我来日必会赔给你。”王杰希说。但不是现在,他不想看到他年纪轻轻的去白白送死。

 

少年愣了半晌,慌忙摆摆手道,“不用不用,子弹跟人命孰轻孰重,我拎得清。刚才他们人多,不开枪唬不住。能把你救下来,也算它功德一件。”

 

“谢谢你。”王杰希知他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还是由衷感激道。

 

少年不自在地使劲挠了挠头。

 

王杰希失笑,这孩子这么容易害臊,他实在很难想象他从那群杠夫手中救出自己的时候需要多大的勇气。或者说,他甚至觉得这孩子并不适合拿枪,就算那颗子弹没有浪费,他也不认为他会用它来杀人。

 

想到出了这片高粱地之后,他跟这少年便可能就此分道扬镳,王杰希心中不免惋惜,他连他的名字还不知道呢。但既然这少年熟悉这一带,说明肯定住得不远,说不定还会是同村,寻起人来应该不难。等他赎回高英杰,完成掌柜临死前的心愿,他定会找到这个少年,好好感谢他。

 

可他并没有等到那么久。

 

 

他俩刚从高粱地一探头,便看到几个打着灯笼的下人模样的人把守在田边,呼啦啦地围住了那个少年,把他按倒在地,少年没有反抗,顺从地被绑住了手。

 

王杰希惊呆了,完全没有预料事情会这样发展。他毫不犹豫地冲出田地,却见为首的一个家丁冲着那个少年弯腰行了几个大礼,后背的衣服上秀了个“乔”字。

 

“哎哟我的少爷诶!您可总算是回来了!”

 

什么!?王杰希愣了。

 

少爷?乔家?

 

这个少年——竟然是乔家的小少爷?

 

少年一脸认命地冲着家丁点点头,“我不跑了,能不能放开我?”

 

“这是老爷的吩咐,小的不敢不从啊!”

 

少年幽幽叹了口气。

 

“哦对了余叔,”少年指了指目瞪口呆的王杰希,“这位是我爹新娶的……姨太,在高粱田里被人劫路了,来得有点迟。不知今个还过不过得了门,您带他回去安顿一下吧。”

 

“什么!这位就是——王先生?”家丁老余举着灯笼照了照王杰希,激动得振臂高呼:“来人啊,来人啊!”

 

还不等王杰希从惊诧中反应过来,已被一群家丁围上。

 

“快去主宅通报,说少爷找到了,再去老宅把迎亲队伍喊过来!都候了一天了,总算赶上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老余双手合十冲着王杰希就拜,一眼看到王杰希的一身行头,不由皱眉。“王先生,您就打算这么着……过门儿了?喜服和盖头呢?”

 

王杰希把肩上的包袱放下,“哦,被人劫路后一直藏在高粱田里,怕把衣服弄脏就都收在这了。多亏遇到了……乔小少爷出手相救,不然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高粱田。”

 

“乔小少爷”四个字意味深长,那少年听者有心,别过头去躲开王杰希的眼神。

 

“唉,大喜的日子,什么死啊活啊的,王先生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吉人自有天佑!”老余说着,回头戳了把少年的鼻尖,“你这孩子,这个节骨眼离家出走,倒是办了件好事。老爷刚刚大发雷霆,说要卸了你的胳膊腿儿喂猪呢!你啊还是求王先生在老爷面前帮你美言几句,饶你一顿板子吧!”

 

少年喃喃道,“谁说我离家出走……我真想走的话你们谁都找不到……”

 

“我的少爷诶!现在这世道乱得,还有比咱们乔家更安全的地儿吗!您就不能安分着点待着,老夫我替咱家老爷求求您嘞!”余叔又连着作了几个大揖。

 

少年垂下眼睫,眼底一万个不服。

 

 

王杰希被家丁服侍着,重新套上了大红喜服。盖上盖头的那一刻,王杰希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少年,发现那个少年也在看他。

 

这还是这少年第一次直视他的眼神。

 

两人对视良久,有些事心照不宣——等再次相见的时候,彼此就都有了新的身份。

 

王杰希收回目光,眼前被一片黑红所取代。

 


 

王杰希接住一根红色的绸布,被人牵引着走。

 

不知怎的,王杰希虽然看不见,却感觉到那个少年的气息近在咫尺。

 

“乔少爷?”王杰希迟疑地问道。

 

一阵沉默,王杰希几乎确信了是自己的错觉后,耳边才响起了甘若清泉一般的声音。

 

“我,我叫乔一帆。”

 



TBC




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305228787




评论(3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