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人间事 (1)





开个新坑~

架空,红高粱paro,有抗日,手撕鬼子…狗血欧欧吸【x】脑洞之前讲过,还是忍不住想看它成文,纠结了俩月终于鼓起勇气码了起来QWQ

文笔幼稚逻辑感人懒得科考,大嘎看个乐就好,切勿较真QWQ

这个背景写起来太苦手,更新缓慢,极有可能会坑QWQ




1.


绣着龙凤图案的大红轿帘被风吹开,王杰希扭头看向了窗外。

 

土路两侧是连绵不绝的高粱田,叶子被毒辣的日头晒得有些干枯褪色,抽出的穗子却十分健壮地在风里招摇。今年雨季长,高温迟迟不退,定是个丰收年。靠这片高粱田为生的乡亲们怕是做梦也会笑出声。

 

而王杰希却只觉心头烦闷,呼吸不畅。一个时辰过去,眼前仍然是同一片景色。这片方圆几十里的高粱地,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到头。

 

上一回路过这里的时候,王杰希还是中草堂的小学徒,跟着掌柜驾着马车穿过高粱地去邻村行医。一转眼十年过去,整个国家已是天翻地覆千疮百孔。战火蔓延至今,城里兵荒马乱,城郊匪徒猖獗。这片高粱田早已沦为了日本人的粮仓,表面一片祥和宁静,内里却不知埋藏了多少喧嚣和罪恶,吞噬了多少希望。

 

蒙头的红布被王杰希揉成一团扔在一边,赁货铺租来的锦缎婚服并不合身,脖子那里紧得他喘不过气来,他索性扯开领扣,翻开白色衫绸领子,露出一截颈子。纵使平日性子冷淡如他,却也挨不过在这蒸笼天里裹上厚重的喜服。默念心静自然凉已经不管用了,王杰希干脆敞开喜服的衣襟,拿起盖头不停地扇风。

 

他一个大男人,哪那么多讲究,一开始是连花轿都坚决不坐的。可这乔家怎么也算是方圆百里有头有脸的大户,虽然乔老爷子中风多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可家中管事的大姨太是个讲究人,愣是一纸聘书明媒正娶雇了乘四人大轿大老远地把他从县城抬了过来。

 

签下卖契的时候王杰希便已想通。身为男人却要做别人的小老婆纵然别扭,却也没什么不平衡,反正是各取所需。他需要一大笔钱从牢房赎人,而乔家也需要他又横又硬的八字来冲喜。既然乔家不在意他是个男的,不在意他的身份背景,还不惜重金也要把他娶进门做做样子,那他自然也会按人家的规矩办事,跟久卧不起的乔老爷子完婚。至于完婚之后老爷子能不能坐得起来,那就全看上天的造化了。

 

也不知是不是杠夫的喜钱给得不够,这轿子抬得极为颠簸,一路上颠得他想吐。想来也是难为这几个杠夫了,抬了半辈子的轿子估计也没抬过一个大男人。他虽然瘦削,骨架子还是比女人要重上许多。何况重量姑且不说,就单单在日头下走上几十里路都不是人受的,一股酸臭的汗味隔着轿帘都闻得到。


王杰希正想着要不要出去走动走动,轿子突然停了。

 

“下轿。”杠夫说。

 

王杰希有种不祥的预感,还是欠起身,从从容容地跨过轿杆,站在了一脸惊愕的杠夫们面前。

 

杠头上下打量了王杰希一番,狠狠地啐到地上,“妈的,闹了半天原来抬的是个爷们,乔家个狗杂种只付了抬娘们的工钱!”

 

“算了大哥,就算是个兔儿爷那也是乔家的新娘子,嫁妆少不了!”

 

杠头点了点头,“搜。”其他几个听令便钻到了轿子里。

 

王杰希心下了然,自己这是碰上打劫的了。可他之前为了赎人,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打点牢房上下,多一个子儿都没有了,这次他是空手上轿的,除了一包旧衣物,一件像样的“嫁妆”也没有。

 

而乔家为了少付工钱,竟然也隐瞒了自己是男人这回事,让杠夫们误以为轿子里抬的除了新娘子还有嫁妆。怪不得上轿之前,媒人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拿下盖头坏了规矩,过门前让人瞧见容貌不吉利。原来是怕杠夫发现他是个男人而抬价。

 

这乔家大姨太不愧是撑起整个乔家酒庄生意的主,还真是精打细算啊,王杰希心想。可惜这群杠夫一点好处都没捞着,反而被乔家摆了一道,只怕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大哥,什么都没有!”一个小弟把王杰希的包袱翻得稀巴烂,扔在了“大哥”面前。

 

“大哥”显然是难以置信,亲自把轿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出一样首饰来,气得大吼一声,一脚踹向轿子,轿子晃了晃,其他杠夫一哄而上,硬是把轿子踹倒在地,扬起了一人多高的沙子。

 

“狗娘养的乔家,敢驴老子!老子饶不了他们!”

 

“大哥,现在怎么办?”

 

杠头气红了眼,“怎么办,先把值钱的玩意儿撸了,去六爷那交差。明个把这个兔儿爷一起带寨里去关起来,让乔家交钱赎人!”

 

几个小弟应声,把轿子上的装饰,彩绸,顶灯串灯全都扯了下来,扔在地上。

 

“小兔儿爷,对不住了。”杠头说着,把王杰希按在地上,撕扯他的喜服。

 

王杰希攥住杠头的手腕,冷声道:“这不好吧?我嫁到乔家只是为了给乔老爷讨个喜头,没了我,他们照样会找别人。你绑了我也是白费力气。”

 

杠头充耳不闻,掐住了王杰希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个兔儿爷懂个屁!乔家不来赎人,你就一辈子待在寨子里挨肏!要是被我们大王看上,那也是我们哥几个功劳一件!”

 

王杰希有所耳闻,常年做这一行的,都沾染了一身的匪气,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只是没想到这乔家请的杠夫班也算是老字号了,乱世生意难做,竟穷苦到集体投匪,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事已至此,他索性放弃了挣扎。

 

杠头松开了被勒得脸色铁青的王杰希,大红的喜服被几人三下五除二扒了下来,跟地上那堆装饰堆在一起,用红盖头布裹起。

 

“你要怨就怨乔家太缺德,等哥哥们发达了,定饶不了这群有钱的狗杂种。不过你这兔儿爷看着细皮嫩肉的,还真是有几分姿色。”杠头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粗糙的大手伸进了王杰希的里衫,使劲一扯,坦露出白皙的胸膛。几个杠夫同时倒吸了口气。

 

“哥几个今个就先替乔老爷给你开个苞!”

 

王杰希绝望地闭了闭眼。他并不在乎自己的贞操清白,只是不晓得自己能否活着挨过这一遭。可若真的被绑去土匪窝做了压寨夫人,怕是生不如死。如果面前只有这两种死法,王杰希还真不知道该选哪一种。

 

他不想死,也不能死。他这条命是中草堂的掌柜拼死救出来的,而掌柜的独苗儿子还在牢里生死未卜,他怎么可以轻易把命交待在这片高粱地!

 

王杰希咬牙忍受着皮肤传来的阵阵刺痛,屏住呼吸强压着酸臭的气味引起的恶心,一边等待着这场酷刑,一边盘算着脱身的办法。

 

他等来的却是“砰”的一声巨响。

 

这声音,几个想要改行当土匪的杠夫不可能不熟悉,吓得立即疲软在当场。

 

“放开他!不然我开枪了!”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从高粱地传来。这声音的主人显然是很努力地吼了出来,嗓子都吼破了音,但听着依然没什么魄力,尾音还有点抖。

 

王杰希撑起身望去,一个身形瘦削的少年双手举着枪,从高粱的阴影中慢慢走出来。逆光刺眼,王杰希看不清他的相貌,却被那闪亮的,小野狼一般的眼神摄住心魄。

 

杠夫们刚才被枪声吓呆,却没想到开枪的是个半大孩子。心下犯嘀咕,互相交头:“真枪假枪?”“聋了么你,那声音,肯定是真家伙!”“哪搞的?老子这辈子都没摸过……”

 

“闭嘴!”少年喝道,“都给我站起来,走到轿子后面,不然崩了你们!”

 

杠夫们起立,双手抱头,慢慢绕到轿子后面。

 

少年上前一步,一把拉起王杰希,把他护在身后,推进了高粱田,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现在,打哪来的回哪去,有多远滚多远!”少年把枪“咔擦”上了镗,举过头顶。

 

杠夫们吓得屁股尿流,顺着羊肠小道跑得无影无踪。

 

少年终于松了口气,拉着王杰希在高粱地里穿梭。紧扣着王杰希手腕的那只手颤抖个不停,看起来像是吓坏了。比起刚刚的那股狠劲儿,气势上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没事吧?”王杰希问。他们此时已藏身于茂密的高粱杆中,隐蔽非常。

 

他这时才算是看清了救命恩人的相貌。十五六岁的年纪,长相虽然不是浓眉大眼,但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看起来非常舒服,皮肤白净不像是常年干活的下人,但衣着朴素还打着补丁,也不像个养尊处优的少爷。

 

“在下王杰希,中草堂……曾经是中草堂掌柜。今日小哥救命之恩,王某日后定当重谢!”王杰希双手抱拳做了个揖,“敢问小哥尊姓大名?”

 

少年并没有回礼,而是别开了头,耳朵尖红红的。“你……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好。”

 

王杰希这才发现,自己依然衣衫不整,里衫咧开了好大一个口子,又被高粱杆勾勾划划,露出一大片胸膛。

 

都是男人,王杰希倒不觉得尴尬,三下两下把自己裹了个严实。那个少年却十分害羞,背对着他摆弄手里的勃朗宁手枪。

 

“你这枪哪来的?”王杰希问。

 

少年低着头,默不做声。

 

他不想说,王杰希也不打算刨根问底。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从这片高粱地活着走出去,找到乔家,过门完婚。

 

“请问,你知道怎么走出这片高粱地么?”王杰希问,“我要去村东头的乔家,开酒庄的乔家,你知道吗?”

 

少年一怔,双眼有些失神,嘴唇微微颤抖着,犹豫了半晌才喃喃地说:“这片高粱地……你只要进来了,就走不出去了。”

 

“什么?”王杰希以为自己听岔了,解释道:“再大也有个尽头,我十年前来过一次,当时是有一条直通村口的路,可我如今一点印象也没了。如果你对这里熟悉的话,告诉我方向也可——”

 

“我带你去。”少年突然说道,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哦?多谢你。”王杰希对于他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不适,还是立刻道了谢。却发现少年不经意回头的一瞬间,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看着有几分可怜。王杰希纳闷,刚刚跟着杠夫对峙时那狼崽子一般的眼神难道是他的错觉?

 

“稍等我一下。”王杰希转身向轿子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少年一把拉住他。

 

“取点东西,轿子里有我的衣物,和……很重要的东西。”

 

“不行,不能回去,那些杠夫们就这么跑了肯定不甘心,一会怕是要折回来的捡东西的!”

 

王杰希思索片刻,“我觉得不会,他们毕竟还是更怕你的勃朗宁。”

 

“不……”少年摇了摇头,“如果他们回来了,我是唬不住他们第二次的。”

 

“为什么?”

 

“因为我的枪里,只有一发子弹。”




TBC


感谢唯太 @五更清明 给取的名!高大上的赶脚!不然我还想就直接叫红高粱算了……

梗和背景构架源自电视剧版红高粱,如果觉得有即视感不是巧合……

就是写着玩的,群里很多姑娘包括我都对“小妈王”执念颇深,但又没人写,我就先试试水……


乔王小火炉欢迎你!305228787



 


评论(25)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