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24:00】礼物



 

  • 老王生快!


  • 乔王24h最后一棒


  • 根据2014年的官方小册子上的乔王陨石糖有感而发






 

乔一帆跟王杰希确定关系后,在离上林苑不远的小区里买了套房子。

 

王杰希在B市早已是有房一族,但为了让刚刚荣升队长的乔一帆安心留在战队,把工作调到了S市。虽然两人相隔不远,却只有周末的时候才有机会见面,因此仍是聚少离多。

 

相处的时间如此珍贵,还要同时跟狗仔打游击,两个人在住遍了兴欣附近的所有酒店后心力交瘁,一致决定购置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小窝。

 

乔一帆一天到晚忙着训练比赛,因此从选房到装修,几乎是王杰希一个人敲定的。而王杰希平时也要上班,选材跟装修也就全权交给装修公司,只有在周末的时候回来监监工。

 

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装了半年,装修公司终于交了房,放好了味儿,可以入住了。

 

王杰希从万年历中挑了个黄道吉日,通知乔一帆那天一起搬进去。他一般在这种事情上比较执拗说一不二,乔一帆知道他的脾性,虽然那天不是周末,他还是等着训练结束叫上了安文逸帮他一起搬家。

 

乔一帆在上林苑的东西不多,而且很多东西其实没必要搬出宿舍,也就是一些衣物和他这些年来收集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周边摆设。整理出两个大箱子,两个人一趟就能搬完。

 

“这下可清静多了,”安文逸抱着他那个满是周边的箱子,感叹道:“终于不用每天面对一柜子的王不留行了。”

 

乔一帆脸有点红,“胡说,哪有那么夸张,我明明收集了所有人的,包括你的。”

 

安文逸一副早就看透了他的表情,“哦?你说的是免费送的那套兴欣的吧,你的王不留行可是每年一套四款全收集啊,我算算,四七二十八。”

 

“……有那么多吗?”乔一帆自己其实也没仔细算过,基本是出几个买几个,听到这个数量有点诧异。

 

安文逸送给他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一年买一款也就算了,为什么四个姿势都要买齐?”

 

“因为他好看啊。”乔一帆理不直气也壮。

 

安文逸服气了,“你现在真人都到手了,还留着这些周边干嘛?”

 

“见不到摸不着,跟以前有什么区别……唉两地真辛苦啊。”

 

又来了。安文逸想,要不是双手都被箱子占着,他肯定捂住耳朵拒绝这份狗粮。

 

 

新房在一个新落成不久的小区,乔一帆算是买的早的,虽然装修花了半年,楼里还是施工的较多,基本没什么人住。

 

两个瓦匠推着水泥车从电梯出来,吱扭吱扭的在地上留下几道印子。

 

乔一帆和安文逸抱着箱子进了电梯,一踩上去吱嘎一声响,门一顿一卡地关上了。

 

“这么晚了还有装修的。”乔一帆抬头看了看四周,好好一个电梯被频繁的装修工程毁得破破烂烂。“我说……这电梯也太破了,不然……”

 

乔一帆看了一眼正靠着墙擦汗的安文逸,把那句“我们还是爬楼吧”给咽下去了,用膝盖戳下了3层的按钮。

 

电梯咣咣当当地上升。

 

大约升到三层楼的高度,忽然一声尖锐的摩擦声响起,电梯里的灯黑了,还不等乔一帆和安文逸做出反应,电梯便开始自由落体。

 

“受身!”乔一帆扔掉手中的箱子冲安文逸喊。

 

安文逸立刻抱头半蹲下去,电梯忽然骤停了。

 

正在下蹲的乔一帆撞翻了箱子,东西洒了一地。

 

“哎哟……”乔一帆捂着肚子,伏在箱子上呻吟。

 

安文逸惊魂未定,电梯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战战兢兢地伸手去摸,终于摸到个毛茸茸的脑袋。

 

“你没事吧?”

 

乔一帆抽了几口冷气,才渐渐缓过来,转过身来靠在箱子上,“可撞死我了……”

 

“这电梯怎么说坏就坏啊……我们现在在几层?”

 

“本来快到了,掉了一层,应该在二层或者卡在二三层之间。”乔一帆掏出手机来,嚯,屏蔽得严严实实,一格子信号都没有,只能用来照明。

 

按下了紧急救援按键,响了无数声却没人接。

 

“你们这什么物业啊!”安文逸快哭了。

 

“这楼还没什么人住,物业肯定不上心。现在只能等着有人发现电梯坏了找人来修了。”

 

“可是都这么晚了,装修的也都走人了吧?”

 

“唔……我们耐心等一会,总会有人来的,听到脚步声我们就喊。”

 

安文逸突然想起了什么,“诶,你家王队今天不过来吗?”

 

乔一帆叹了口气,“他大概九点到,可他每次都直接走楼梯从来不坐电梯的……到时候找不到我可怎么办啊……”

 

乔一帆蹲在地上,使劲扯头发。

 

“别乱动了,省得再掉下去,老实等着救援吧。”安文逸小心翼翼地坐到了地上。“诶我说,你刚刚是不是喊了‘受身’?”

 

“有吗?”乔一帆抬起头,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当时情况紧急连中文都不会说了,一着急就飙起了游戏术语。乔一帆把脸埋在膝盖,扑哧扑哧笑了出来,肩膀乱颤。

 

“你还笑得出来!游戏打多了吧你,还受身!”安文逸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

 

“你不也是吗!你还立刻照做了,姿势还挺标准!”乔一帆揶揄他。

 

这真是职业选手的悲哀。安文逸脸有点红,“出去了就别提这事了。”

 

乔一帆笑个不停。被困在电梯中的两个人也算是苦中寻乐了。

 

可下一秒乔一帆就笑不出来了。

 

“糟了!”乔一帆用手机的手电筒照到了从箱子里洒出来的东西。一台暖风机躺在地上,磕碎了一个角。

 

乔一帆心疼得直“啧啧”,“摔坏了可咋办啊!”

 

“再买一个呗。”安文逸说,“这什么呀?没见你用过。”

 

乔一帆把它拾起来,吹了吹灰,抱在怀里。“这是杰希送我的第一个礼物,世间仅此一件。”

 

安文逸想要嘲笑他几句,此情此景,却也不忍心嘲什么,两个难兄难弟应该更团结才对。反正饿着肚子,吃点狗粮也没什么,何况这个礼物真的勾起了安文逸的好奇心。

 

“不愧是魔术师,礼物都送得这么……呃……放飞自我。”

 

“我收到的时候脑子里也是十万个为什么,但更意外的是他会送我礼物这件事。”乔一帆说,“因为那个时候我来了兴欣小半年了,早就不是微草的队员了。”

 

“他不会那个时候就看上你了吧?还是因为他后悔放你走,在争取你回去?”

 

乔一帆笑了笑,“我那时候也有这样的脑洞,但只过了一秒就觉得不可能。一个早已认定我对微草没有价值的人,当然不可能因为我去了兴欣就突然对我刮目相看。

“我后来问了英杰才知道,他是有一天看到我跟英杰视频的时候我裹着羽绒服,以为我们兴欣宿舍条件艰苦没有暖气,就买了个暖风机寄给我当做新年礼物。”

 

“……这也行?魔术师的脑回路这么直接?”安文逸有点哭笑不得,“我记得上林苑一直都有空调的啊。”

 

“哦,其实那天是叶神和魏前辈来我们屋开会,他们走了之后我就打开窗户放放烟味儿,视频时冻得直哆嗦所以穿上了羽绒服,结果被杰希看到了。”乔一帆低头吃吃地笑,“但我一直都没告诉他。”

 

安文逸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也没见你用啊,舍不得?”

 

“我用了一次,结果功率太大保险丝烧断了,以后就也不敢用了,一直好好保存着。”

 

“这个你也没告诉他吧?”

 

“当然。当时只是出于礼貌,后来我喜欢上他之后,越回想起这个误会越觉得可爱,也就不想告诉他了。”

 

“诶等等,”安文逸推了推眼镜,“你不是很早就喜欢他了吗?”

 

“唔……崇拜和喜欢不一样吧。”乔一帆想了想,说:“崇拜是因为不了解而会神化他,即使身在微草,我跟他的交集也非常少,没机会也没勇气去了解他,所以我一直把他当成微草的标杆崇拜着。来兴欣以后,我一直在回避,甚至想极力忘记在微草的过去。所以那个时候,说实话我心里就完全没有微草,也没有想过他。”

 

“所以你没想到他会先想起你?”

 

“是啊,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关心我,担心我过得不好,甚至连这么小的细节都会注意到。当时真是受宠若惊,也很感动,有种被人记挂的感觉,而且是被从来都不觉得会记挂自己的人记挂着,那感觉真是没法形容。

 

“其实他这并不是第一次送礼物给我,在微草的时候,有一次圣诞节俱乐部搞事,让杰希穿成圣诞老人的样子,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套定制的键盘和鼠标。据说点子是杰希想的,但因为每个人都有,就没有显得很特别。而这个暖风机就纯粹是对我个人的关心,不夹杂着对微草的感情,对我来说就弥足珍贵了。”

 

“一个礼物就把你撩到手了,你还真是挺好撩啊。”安文逸总结道。

 

“……嗯,我不否认这一点,但杰希更厉害,他都没有想撩我,我就上钩了。”乔一帆吃吃地笑,“杰希是个很善良的人,也很简单,他是真的觉得我的生活艰难,想要关心我。当然这里也有英杰的功劳,那阵子我都不敢联系他,无论我怎么解释我对现在的生活状况很满意,他都很替我担心,变着法地劝我回微草,估计他在杰希那里也吹了不少风儿。

“总之杰希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我的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是从这件礼物开始,心里有了他,他在我心中不再是一个符号一般的存在了。”

 

“所以这件事算是个契机,王杰希先抛出了诱饵,你就咬钩了?”

 

“呃……我没有立刻回礼,那样太不自然,我之前确实没有想过他,更没想过要送他礼物,想必他那么聪明的人也是心知肚明的。但我开始惦记他了,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都会想着他会不会喜欢,吃到好吃的东西也会想着啊如果H市离B市不远就好了,我就可以寄一份给他尝尝了。但我那时觉得这些只是正常的对好朋友的惦记吧,对英杰,对叶神也是一样的,我自认为还没有太出格。可事实是,人要是开始有了惦记,就真的离万劫不复不远了……”

 

“就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我很好奇你送他的第一份礼物是什么?”

 

乔一帆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倒是有很多点子想等着他生日的时候给他个惊喜,可那时我们还在打挑战赛,穷得吃土,又不好找爸妈要。于是就买了个沐橙姐推荐的手部按摩霜,这个我还是买得起的。本来想等他生日时寄给他,没想到竟然有机会亲手交给他。”

 

“他来这里比赛了?”

 

“不是,是他代言的那个公司赞助的访谈节目,转发微博就可以抽奖,奖品是能去现场跟杰希互动拿到他的签名,我一看地点就在H市,就用小号转了那条微博,居然被抽中了。我这辈子唯一一次中奖呢!”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因为我也觉得很丢人啊,还犹豫要不要去来着……后来想着反正也没人认识我,就厚着脸皮去了。排队签名的时候杰希看到我很惊讶,以为我是节目组故意安排的,我说我真的是被抽到的,杰希问我来凑什么热闹,想要签名就直说啊,给我签一打想签哪签哪……

 

“你应该当时就掏出结婚证。”安文逸严肃地说。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套路。”乔一帆一拍大腿,“下次我有机会实践一下!”

 

“实践成功了记得请我喝喜酒。”

 

“一定一定,嘿嘿嘿。”

 

安文逸呵呵一笑,“签完名就完了?后来呢?”

 

“后来我等他录完节目就带他去西湖边走了走,虽然那时我对H市还没那么熟,但毕竟想尽地主之谊嘛。我就是这个时候送他手部按摩霜的,还当场给他示范了一下怎么按摩,那是我第一次碰到他的手!我在微草时也从来没碰过啊!从这一点来看来兴欣也是很正确的选择!”

 

“诶诶诶你注意点口水。”安文逸想幸亏电梯里黑灯瞎火不然乔一帆现在的表情肯定很闪瞎眼。

 

“我们那天聊了很多,比我在微草一年加起来说的话还要多。他说他一直都有关注挑战赛,但他都快不认识我了。看我成长这么快,他彻底放心了,对兴欣也放下偏见了,看好我们闯进联盟。”

 

“他之前是有多嫌弃兴欣?”

 

“哈哈哈他那时候仍然对我们宿舍没暖气这件事耿耿于怀,虽然微草不需要我,但他始终觉得微草出去的队员无论去哪都应该是宝贝,过得这么糙让他难以接受吧。但他也承认兴欣是最适合我的,毕竟成长和开心最重要。他说我看起来比在微草的时候快乐得多,从这一点上看他很佩服叶神,也更欣赏兴欣。”

 

“他就不担心你被叶神老魏他们几个带歪?”

 

“唔……他担心的倒不是这个。”乔一帆想起了什么,点亮了手机屏幕在箱子里翻啊翻,翻出了个奇怪形状的东西。

 

安文逸推了半天眼镜才看明白——一个防毒面具。“你别告诉我这也是他送你的。”

 

“是啊!”乔一帆笑了起来。

 

“……”安文逸表示什么都不想说。

 

“那阵子B市雾霾严重,俱乐部担心他们队员生病,每人都发了一个,出门的时候戴上,又防雾霾又防狗仔。但他们还剩了一个,于是杰希就寄给我了。”

 

“H市哪有什么雾霾?”

 

“我当时也是黑人问号脸,但杰希说,你身边不就有几个重度污染源?我无法反驳……”

 

“……嗯。”

 

“但我又不能真的戴着防二手烟,就只能把它供起来了。”

 

“等等,这个箱子里不会全都是王杰希送你的东西吧?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你真的要放在新家?”安文逸帮着乔一帆把洒出来的东西一一摆进箱子码好,突然有点同情乔一帆。

 

 “唔……不全是,但都是很有纪念意义的,都是我的宝贝!”乔一帆打开了个塑料整理盒,“比如一起吃饭的账单啊,看电影的票根啊,合照啊,一起旅游时带回来的纪念品啊等等的。这些我是绝对不会扔掉的。”

 

这痴汉力也是没谁了,安文逸叹了口气。突然目光一亮,看到盒子的一格有几个不可描述的东西。刚要伸手去拿,乔一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盒子扣上了。

 

“……那个,不会是……”安文逸虽然尴尬,还是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硬着头皮问了。

 

乔一帆埋着头抱着盒子,脸上已经快煮熟了。

 

“没,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你不是吧!?这东西你也留着?!”安文逸感觉三观受到了极大震撼。

 

“啊你误会了,就,就只是用完以后的空盒子而已……”乔一帆声如蚊讷,“我才没那么变态……”

 

“那也很变态了啊!这么多空盒?”安文逸没吃过猪肉但见多了猪跑,“乔一帆你很行啊,我还真没看出来!”

 

“……”乔一帆默不作声,就当做夸奖接受了。

 

安文逸现在开始有点同情王杰希了,虽然他不知道两人如何勾搭上的细节,但在谁攻谁受这种最基本的设定上还是不会KY的。“你应该庆幸看到的是我而不是老魏方锐他们,不然你得被他们烦死。”

 

“噗!”

 

“王杰希知道你收着这些东西吗?”

 

“我没给他看过,本来想先搬进来藏好的,这下怕是藏不住了。”乔一帆叹了口气。“实物就是很麻烦,我跟杰希后来就不送礼物了,因为什么都不缺。偶尔会一起在游戏里做情侣任务赢装备,更重要的日子就直接飞到对方身边,毕竟最好的礼物就是彼此的陪伴嘛。”

 

“不过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他的,其实我们的感情起源于一个可爱的误会。但那时候他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脏!”安文逸翘了翘大拇指。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电梯仍然纹丝不动,当两个人快要放弃,甚至打算窝在电梯里过夜的时候,电梯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

 

乔一帆一骨碌爬起来,狂敲电梯门:“快来人啊!有没有人啊!我们被困在里面了!”

 

……

 

电梯门开了,刺眼的灯光照进来,安文逸挡住了双眼。

 

乔一帆的眼睛被灯光刺得快要流泪,却舍不得闭眼——因为门外,站着一个发着光的,比灯光还要耀眼的人。

 

“一帆。”那人说。

 

那是他的精灵,那是他这辈子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乔一帆冲了出去。

 

 

安文逸看着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人,默默地抱走了那个装着一堆奇怪东西的箱子。乔一帆的这些秘密,还是等日后让王杰希自己去发掘吧!

 

 

END

 

想写礼物的梗很久了。

想当年小册子上的那一大块乔王陨石糖砸得整个群全都炸了,老王给弟弟妹妹买礼物还特意带上小乔一份!而小乔像是习以为常的样子……简直细思极恐好吗!老王从什么时候开始送的,小乔去兴欣之前还是之后,送了什么,小乔收到后有没有回礼,回礼之后第二年是不是应该继续……一来二去的,不就搞在一起了吗!!!!!虽然小册子并不是出自虫爹,但四舍五入好歹也算是个官方糖,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可是呢炸过之后竟然没人玩这个梗。我猜可能大家的内心戏应该是这样:想写老王跟小乔互送礼物的梗!送什么好呢?……想不出来……算了吧。因为我就是这样的。

但写过很多老王了之后仔细想想,其实送什么不重要,因为老王这个人会送出什么都不奇怪!都是合理的!这是老王这个极其难写的角色的唯一一点便利之处啊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乔王这个CP看似难写,但只要他们之间打开一个契机或缺口,会发现进展会极其顺利,剩下的路他们就会自己走完。那么礼物其实就是老王打破这个僵局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啊!

总之这篇写完之后算是圆了自己一个念想,自己的脑洞又被掏空了一大半,但乔王就又多了一种合理的在一起的方式,还是很值的! 

不絮叨啦~老王的生日过完啦,24h也结束了~接下来要准备乔王百日了,准备在小乔生日的时候开,应该会有充足的准备时间~这里打个广告,想参加的姑娘可以私信我或者来加入小火炉群呀~305228787

爱你们比心! 

 

 

 

 

 

 

 

 

 

 


评论(13)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