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晴脑洞纳米级

渣画手,手速慢脑洞小没活路
亲儿子乔一帆,吹儿狂魔,老王厨
全职杂食,主推乔王/叶all/all王/all肖/卢刘

【乔王】小幸孕(下)

完结啦~【顶锅盖跑



7

 

王杰希上班以后,乔一帆去了趟微草战队。

 

高英杰十分怀疑他的动机,但还是急吼吼地把他拉去了训练室。主动送上门儿来的,不用白不用。

 

“乔一帆是谁大家都清楚,他的战术,实战经验,大局观,甚至垃圾话都值得大家学习!”

 

乔一帆额上冒了几滴冷汗,这,这话怎么似曾相识啊……

 

“下面两两自由组队,刷boss!”

 

于是乔一帆上午陪练战队,下午训练营观战,中午就被高英杰请吃了一顿食堂餐。直到APM明显下降,高英杰才放了他一马。

 

“今个谢啦,欢迎明天再来!”高英杰拍拍他的肩。

 

“好啊。”乔一帆没怎么犹豫就点头了。

 

“啧啧,奇怪了……”高英杰纳闷,“你怎么这么好心,心甘情愿来微草当陪练?”

 

“我也不亏啊,你们微草从上到下我都了解了个遍,下个赛季想赢我们可要加把劲了。”

 

高英杰还是觉得没那么简单,交手这么多年了,他可是眼看着乔一帆从一个小天使无缝衔接转变成了小心脏,赔本生意他是绝对不做的。在他那吃过很多次亏之后,他那副天使的外表唬得了别人但绝对唬不了高英杰。

 

“你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说的话我可去问前辈去了!”

 

“诶,我说我说,你别问他。”乔一帆举双手投降,“最近他身体不太好,白天上一天班,晚上回家吃不下东西,一吃就吐。但他还是很记挂着微草,每天都会关注你们训练营的选拔和战队的集训,所以我就,就想帮他分担一点,反正兴欣还有一个月才集训,我最近也没事干。”

 

“啊?前辈怎么了?!生病了吗?”高英杰一脸担忧,“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不会劳烦他的!”

 

“哎他没事的,只是一些生理反应加上天热胃口有些不好,你不用担心。这也不是你的锅,就算你不问他也会主动问你的,关心微草已经成了他的本能。我既然不能阻止,就只能尽我的能力在这段时间帮微草解决一些问题,这样他询问起微草的时候,能踏实一点,开心一点,仅此而已。”

 

“……”高英杰什么都说不出来,甚至有一点感动。他一瞬间突然理解了自己崇拜了那么多年的前队长为什么会彻彻底底地被乔一帆吃干抹净。一个是自己好友一个是自己队长,高英杰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嫉妒。

 

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傻白甜的少年了,乔一帆说的他都懂,而且这确实是当下最完美而且双赢的解决方案。

 

他捶了把乔一帆的肩膀,“不带你这么随时随地发狗粮的!快回去陪队长吧,明个记得准时来接受压榨。”

 

于是乔一帆给微草当了一周的陪练,每天都赶在王杰希下班之前回家。一直到微草集训结束的那天,乔一帆费了好大劲才拒绝了想要拉着他一起出去疯的微草队员们,逗留得稍微晚了一点,回到家发现王杰希已经回来了。

 

“今天下班挺早的?”乔一帆装作坦坦荡荡的样子。

 

“嗯,早退了一会。”王杰希说,“明天上午做完B超,下午我们去一趟民政局,然后把国庆送到阿姨家。”

 

民政局?送国庆到他妈家乔一帆能理解,去民政局是什么情况?

 

“扯证。”王杰希平静地说,“结婚证。”

 

诶????乔一帆惊呆了,语无伦次连比带划,“现在?不是说,等我退役以后再……”

 

“给孩子上户口的时候会需要的。咱们的户口簿正好都在B市,去了H市以后再办就不方便了。你不愿意的话——”

 

“我愿意!我太愿意了!”乔一帆一把抱住王杰希,激动得浑身颤抖,“我,我刚才就是太激动了,我没想到这么突然……嗐,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啊!”

 

“嗯。”王杰希认真地回应道。

 

乔一帆紧紧抱着王杰希,肩膀剧烈地颤动着,也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

 

王杰希拍了拍他的后背,等他稍稍镇定下来了,才说:“好好准备一下吧,证件记得带齐。乔国庆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光玩具就一大箱,你也太能惯他了。”

 

乔一帆使劲抽了抽鼻子。“太突然了,我……我还什么都没准备呢,连戒指都还没挑呢……”

 

“你有时间给微草当陪练,没时间挑戒指?”王杰希突然问。

 

什么?!乔一帆更惊讶了,慌张地放开王杰希,“你,你怎么知道?英杰告诉你的?”

 

“我看过了微草训练营队员的新录像。每个人的进步都很明显,尤其那个鬼剑士,出招习惯简直跟你如出一辙,你觉得还需要英杰来告诉我么?”

 

“……”乔一帆挠了挠头,“呃……我,我其实就是去摸个底,顺便玩两把……毕竟我也需要保持训练的状态的……”

 

“以后别做这种傻事了。”王杰希投过来的目光温柔无比。

 

乔一帆微微一笑,“能让你开心的,都不算傻事。”

 

何况,王杰希留给微草的时间少了,留给自己的自然就多了。

 

漫漫长夜,两个人又怎么会浪费。

 

 

 

8

 

 

陈医生看着B超单上的数据,眉头紧锁。

 

“虽然血液hCG检测的结果是阳性,但这B超的结果……”

 

乔一帆握了握王杰希微凉的手。

 

“从B超的结果看来,跟上一次的hCG的检测并不一致……当然了,还是要以B超的检测为准,因为hCG的含量在发情期前后波动会非常大,尤其是在你这个年纪……如果体内激素水平紊乱,确实会出现hCG阳性的情况,也就是——假孕。”

 

乔一帆握着王杰希的手微微有点抖。

 

“hCG升高会造成一系列怀孕早期的假象,比如孕吐,频繁发情等症状,这些都是正常的,过一阵子随着激素水平的恢复,这些症状都会随之消失。总之,这位王先生并没有怀孕。”

 

王杰希平平静静地看着B超片子,又对比了一下墙上贴着的怀孕示例图。

 

“陈医生,您是不是看错了?”王杰希说,“这个阴影的地方,我觉得跟那张图很像。”

 

“不会错的,我都当了几十年的医生了,看这种片子还是从来没有出过错的。”

 

“您要不要再好好看看?”王杰希仍然平心静气,嘴唇却有些泛白。

 

“我看几遍都是一样的。”陈医生叹了口气,“你们这样的,我见得多了。没怀上不要紧,你们身体健康年轻力壮,积极备孕,很快就会有的!”

 

“谢谢……谢谢陈大夫!”乔一帆嘴唇颤抖着,给陈医生行了个礼,拉着仍然执拗地想要问个明白的王杰希走出诊室。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手牵手走着,谁都没有说话。


诊所的空气带着股消毒水味,让人窒息。

 

诊所外却是另一个世界,阳光正好,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

 

温柔的阳光洒在两个人身上,连悲伤的情绪也仿佛被蒸发干净了。

 

“其实,”乔一帆努力地笑了一下,说:“如果你愿意,我还是希望可以带你去H市的,我这阵子看了不少中医书,还没机会给你调理身体呢。”

 

“你不想去的话,我们就回到从前那样两地也不错。想你想得不行的时候,我就飞过来看你一眼,就当为航空公司做做贡献了。而且国庆也不用离开家了。”

 

“那些婴儿用品可以留着,毕竟早晚用得到嘛。叶神寄来的保健品有点可惜了,保质期还蛮短的,可能要浪费他一片心意了。”

 

“其实,我看那些生产时的描写或照片时,我特别害怕,胆子也越来越小。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要你承担这么大的风险去生孩子,我还是希望你没病没痛,平平安安地跟我在一起。”

 

“杰希?”乔一帆扯了扯王杰希的手,忽然发现扯不动。

 

“你要去哪?”王杰希问。

 

乔一帆愣愣地,“回家啊,去取车。”

 

王杰希伸手一指:“民政局就在前面,你回家干吗?”

 

乔一帆愣在原地,眼泪唰地一下流了下来。

 

王杰希擦了擦他的脸,“我记得某人让我不许反悔,可他自己好像先反悔了。”

 

乔一帆捂住嘴,也不知是哭是笑,使劲摇头。

 

“你这个样子,怎么照结婚照啊。”王杰希叹了口气,“看着像我逼婚似的。”

 

乔一帆低着头,眼泪还未干,便差点笑得上不来气儿,浑身打颤。

 

“一会阿姨看见了,肯定以为我欺负你了。她是不是一直以为我们在一起是我欺负你?”王杰希很严肃地问。

 

“怎么会,她可是你的脑残粉来着,喜欢你还来不及。”乔一帆笑着摇头,“这么说,乔国庆到底还是要送过去吗?”

 

“送啊,反正什么都准备好了,干脆生一个吧。”

 

 

  



所以闹了半天是假孕,但俩人把该办的都办了婚也结了,也是托了它的福吧~

梗是从各种三十题里翻的,“一方误以为自己怀孕”,其实细思极恐,但我舍不得虐乔王,就转化成个小甜饼啦~

第一次尝试abo还蛮爽的,开车真的很方便……但放飞过后,还是要回归正常一阵子,不然用abo来解释一切真的是很偷懒的行为……

最后: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 305228787

我们的目标是:躺平吃粮!




评论(17)

热度(285)